地球果然离了谁都一样转,没有林杨的高一一班,并没有因为林杨的离开而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数学老师还是如往常一样在讲台上说着无聊的公式,秦沁也还是一样偷偷在课桌底下看着小说书,林熙也还是在认真的听课,难道只有我还记得林杨来过吗?

  “秦沁你看见我数学作业本了吗?”我在书包里翻找了一统,完全没有作业本的踪影。

  “数学作业本不是刚发下来吗?你看桌子上有没有?”秦沁也来帮我一起找桌子周围方圆百里都被我们找了一遍,完全没有。

  “我去问问数学课代表,数学作业是她发的。”我点点头,示意她去问问。

  看着秦沁摇着头,失望而归,我也放弃了。

  MR更y0新n;最G…快8z上wd酷*匠网n

  垂头丧气的做了下来,把桌子上乱翻翻的书,一本一本的装进了书包里“碰!!”

  “对不起,你没事吧。”刚进门的同学把我放在桌子上的玻璃水杯撞到了地上,瞬间碎了一地玻璃渣。

  “你走路不站长眼啊?”秦沁说着就要冲上去和她理论一番。

  “我不是说过对不起了吗?你还想怎样?不就是一个破杯子吗?”

  她撇了我一眼,带着厌恶的眼光从我身边走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硬生生的撞了我的肩膀,虽然不是很疼,但力道过大还是让我后退了几步。

  “你这个人。”秦沁越过我就抓住她的手准备教训她一番。

  “我没事,算了。”

  秦沁看着我的眼睛,也不想让我为难,就没有再说什么,起身去卫生区拿了把扫帚和簸箕帮我把玻璃扫干净了,我拿了把拖把,把地上的水拖干净。

  “这个作业本,不是溪儿的吗?怎么在垃圾桶里?”

  秦沁放下扫帚,捡起垃圾桶里已经脏乱不堪的作业本。

  “是谁干的?”秦沁举起手中的作业本,脸上风云突变。所有的人都齐刷刷的看着我还有秦沁,却无人回答。

  “我问你们是谁干的,是谁把溪儿的作业本丢垃圾桶的?”

  台下依旧寂静一片,数学课代表却把书本吓的掉落到地上,轰的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从办公室回来的林熙。

  “是你对不对?”秦沁急步走到数学课代表桌前,把作业本摔在她桌子上,把我包括所有人在内都吓到了。

  “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数学课代表,转动着眼珠,怒目狰狞。

  “数学作业本刚刚发下来,只经过你的手,不是你还会是谁?”秦沁条理清晰的分析。

  “就算是我又怎样,像尹溪儿这种社会败类,杀人犯根本不配读书。”

  她指着我,怒斥着一番我无法反驳的言语,所有人都看着我,看的我无地自容。

  “你胡说什么吗?”

  秦沁上手就扯着她的头发和她撕扯起来,所有人都乱成一片,我和小熙急忙跑上前,拉开两人,纠缠一片。

  我不知道被谁猛然一推,向后重重的倒了下去,头猛烈的撞在了桌角上。

  疼的我龇牙咧嘴,我捂着额头,有股温热的液体穿过我的手指,顺着手臂滴落在白色的衣服上染红一大片,鲜红刺眼,液体流进眼睛里,痛的我睁不开,嘴角也有血液的腥味,让我一阵恶心。

  视线渐渐模糊,乱成一片的身影也一点一点的变弱,由白变黑。

  “溪儿,溪儿……”我重重的倒下,失去了知觉。

  所有人都停下了撕扯,看着躺在血魄中的溪儿,吓的抱头尖叫,林熙推开挡在溪儿面前捂嘴不知所措的秦沁,抱起躺在地上的溪儿,疯了一样的向医务室跑去。

  秦沁被林熙的举动吓的僵在原地,心里此刻有如大船驶过,惊起一阵波澜。

  当我醒来时,脑袋被绑了一圈绷带,小熙紧紧的握着我的手,眉头皱的厉害,脸色惨白的吓人。

  “溪儿,醒了。”秦沁爬在我身上,紧紧的抱着我。

  “头还疼不疼?”我努力的想要起身,却浑身无力。

  “你别乱动,刚才流了那么多血,现在肯定没有力气,你是不是口渴,我去给你倒水。”

  小熙说着就起身准备去倒水,我拉住了他的手,艰难的蠕动着嘴唇,发出细微的声响。

  “我不渴。”

  “那饿不饿?”小熙帮我盖好被子,在床边坐了下来。

  “我不饿,就是感觉头有点疼,晕乎乎的,还有点恶心。”我皱着眉头,看着林熙和秦沁。

  “我去找医生。”秦沁起身跑了出去,医生很快就过来了,听诊器透过衣服,贴在我胸口上凉凉的。

  “没事,只是流血过多的正常反应,修养几天就好了。”听医生这一番言论述词,林熙和秦沁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不然我一定饶不了那个推你的人,对了,溪儿,是谁推的你?”

  “当时人都乱成一团,我上去拉推推囊囊的也不知道是谁,也许只是不小心碰的。”我看着秦沁准备要替我报仇的凛冽目光,再看着林熙一副担心的摸样。

  “你再仔细想想有可能是谁。”

  “啊……”我抱着头,疼的我倒吸一口冷气,伤口只要一用力就会有剧烈的疼痛撕扯着。

  “溪儿,没事,不要想了,秦沁你也是,她刚醒,你这么问她,她受不了的。”秦沁低下了头,沉默不语,过了一会,疼痛不那么剧烈了,我才缓缓说道。

  “小熙,你不要说沁儿,她也是担心我。”

  我起身坐了起来,准备穿鞋。

  “你要干嘛,跟我说我帮你。”

  “我要回班级上课,同学们肯定吓坏了,我要平平安安的回去,不然她们会担心的。”小熙把我按了回去,语重心长的说。

  “医生说了让你好好休息,班级的事我会处理。”

  “对对对,你好好休息就行了,班级那些同学哪会担心你啊,扒不得你永远不回去呢。”听着秦沁的这番话,突然感觉自己好悲凉。

  “对不起,溪儿,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多想。”

  “你没有对不起我,你说的很对,但是今天我一定要回去上课。”我起身下床,准备穿鞋子。

  “你做着别动,我帮你穿。”林熙说着就拿起地上的白色帆布鞋,要帮我穿。

  “不用了,小熙,我自己来。”我抓着他的手,他抬头看着我,眼神里有着莫名的不容抗拒,我松开了手,不再阻挠。

  “我知道你倔强,你做的决定没人能改变,但你要听我的话,到班里什么话都别说,交给我处理。”

  我看着他,重重的点头,他修长的手指,帮我穿鞋的动作温柔娴熟,小时候我经常要他帮我穿鞋,穿衣服,扎头发,到后来的背书包,所有的事情都依赖他。

  他像小时候那样背着我下楼梯,上楼梯,秦沁跟在后面,我不敢看她的表情,我怕看到我最不想看见的表情。

  带着所有同学的目光,他把我放在了座位上,然后缓缓走向讲台。

  “今天,我在这里给你们说清楚,她,尹溪儿,没有杀人,也不是什么社会败类,那天她之所以会弄伤那个地痞流氓,是为了救我和林杨,所以她没有做错任何事,她没有解释不代表默认你们的猜测,她是我们高一一班的一员,也是我们的同学,作为同学我们应该这样对待一个在流氓面前勇敢冲上去解救同学的她吗?敢问在坐的同学,你们有她那份勇气吗?”

  我看着讲台上义正言辞的林熙,看着同学们渐渐柔和的目光,不知为何,鼻子酸酸的,眼睛也有点涩的睁不开。

  下课后,同学们在我的座位周围围了一圈又一圈。

  “溪儿,对不起,我不该把你作业本丢垃圾桶里。”

  “溪儿,我也对不起,不该在背后说你坏话。”

  “我也是,我也是。”看到同学们都一副征求我原谅的摸样,我心的化了。

  “没关系,你们没有错,只是我什么都不说,所有你们才会误会我,我不怪你们。”我笑着,拉起数学课代表以及几位同学的手,很久没有感受到同学的温暖了。

  “溪儿,你真好。”同学们得到我的原谅,也都咧嘴笑了,笑的花枝乱颤。

  之后再也没有同学捉弄我,也不再排挤我,而且对我特别的友好,所以说人之初性本善,你善待周围的人,别人也同样会被你的善心所感化,我的生活也渐渐和原来一样风平浪静,三点一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