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后来把我放了,他说我未成年,属于正当防卫,没构成犯罪,也不会留有案底,让我不要担心,他告诉我,野子没有死,还好我力气没那么大,没有伤到要害,昏迷几天就醒了,后又因为他们惹事在先,也没敢再要些什么赔偿,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了。

  出来的那天来接我的有很多人,但是我没有林杨,我问林熙,林杨为什么没来,他支支吾吾也没说明白。

  期末考也已经在我蹲监狱的时候悄悄过去了,秦沁和我说,我进去之后,林杨就没来上过课,也没有参加期末考,谁都不知道他去哪了。

  他就这样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我走遍我们去过的所有地方,都没有他的身影。

  夜晚,华灯升起,我看着林杨送给我的荼蘼花标本,它还和刚买的时候一样漂亮,可林杨呢,你到底去了哪里,我们陌路了吗?

  我收拾好行李,打算乘过年放假出去散散心,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让我一时间缓不过神,我妈也欣然同意了,虽然她很不放心我一个人出门,但看着我整天闷闷不乐的,想想出去逛逛,也许对我缓解心情是个不错的方法,她交代我一个人要小心点。

  我拖着行李箱,坐上了去往上海的火车,正值春运,火车站人山人海的,看着这些陌生人,突然想到一句话,是谁说过,内心孤独的人即使在人群中也会感到荒凉。

  此刻的我就是这句话的心情,没有林杨的任何地方,我都感觉很荒凉。

  坐了好几个小时的火车才终于到了上海,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选择来这个城市,这个我从来没来过的陌生城市,也许是因为我只想找一个没有林杨的城市。

  下了火车,看着别人都有人接的场景,莫名的一股感伤袭上心头,我的世界如此荒凉。

  我随便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舟车劳顿的我早早就睡了。

  梦里我见到了林杨,他憔悴了不少,眼神也黯淡无光的,我问他去哪了,为什么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他没有回答,像是一个驱壳,就那样静静的站在我面前。

  我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林杨的名字,他像是睡着了,我伸手去触碰时,他却像泡沫一样,消散了,没有任何痕迹。

  我惊醒了,原来只是一个梦,枕头却被我的泪水打湿了一大片。

  “林杨,这真的只是一个梦吗?可为什么还那么痛?”

  旅馆的深夜寂静的可怕,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

  “林杨,我是不是一叶轻舟,只是刚好飘到了你的身边,而你却不是我的彼岸。”

  清晨,我早早的出门了,背着我的画板,去到了一个上海最美的周浦花海,这里并没有花也没有海,在这个初春的季节,花都还没开。

  带着寂寥的心情,我来到了上海美术学院,这个瑾瑜的大学梦。

  从踏进这所校门的那刻起,我就被这所学校的独特气质所迷住了,古典的欧式建筑,还有一排排充满着年代气息的法国梧桐,虽然这个季节,只是一片萧条景象,但也颇有几番独特的韵味。

  走入校园深处,才发现,进门的那刻远不及深处给人带来的神秘。

  我架起了画板,想把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学院,画下来。

  当我画完时,我就呆住了,好好的景物此刻却多了一个背影,那个好久都不见的背影。

  “尹溪儿?”听到有人喊我名字,在这个异地城市,怎么会有人认识我。当我回头时,才明白。

  “瑾瑜学长?”今日的他和以前大不一样,俨然成了一个成熟的男子汉,远不是那个只有冲动和梦想的男孩。

  酷^2匠◇a网P0首发=

  “是我,不过你怎么会在这?”看着瑾瑜一副不敢相信的摸样。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放假期间你怎么还在学校?”

  “学校还有点事情,就过来处理了一下,缘分真是不可思议的东西,没想到就碰见你了。”他说话的口吻,给我一种艺术家气息。

  “事情处理完了吗?”

  “处理好了,你画的是我们学校吗?”瑾瑜指着我还未上色的画板。

  “是的,我不是很会画风景,有点自惭形秽。”我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

  “没有啊,你不是主修这个的画成这样很有天分,不过你画上的那个背影,是我们学校的吗?”

  听他说到那个背影,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沉默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你一个人来的吗?你住哪的?”

  “我一个人来的,住在火车站旁边的小旅馆。”我说的很随意。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一个人住在那种阴暗潮湿的小旅馆,那样多不安全。”

  后来,瑾瑜硬是嚷嚷着把我安置在了一个很豪华很豪华的酒店,无论我怎么说,我住小旅馆挺好的,他也完全听不进去,我拗不过他,只能跟在他身后进去了。

  他带我去了上海很多风景如画的地方,也给我解说了上海美术学院的历史成就,有那么一刻,我突然喜欢上了这座车水马龙的城市,喜欢上了这所充满神秘色彩的学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