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林杨的一番话,我开始观察小熙,他总是躲着我,除了教室里,他没有再和我出现在一个画面里。

  吃完午饭以后,看见小熙从食堂经过,好机会,这次我一定要弄明白。

  “小熙。”他听见我的声音头也不回的就往操场上跑,我在后面紧追不舍。

  “小熙,我又不吃人,你最近干嘛总躲着我?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说清楚吗?”

  他依旧头也不回的跑着,大概是太长时间没有运动了,脚突然抽筋了。

  一个咧蹴摔的一副狗吃屎。

  膝盖和手肘带来的疼痛,使我爬地上嗷嗷直叫,但却怎么也起不来。

  林熙感觉身后突然没了动静,便奇怪的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身后空无一人,溪儿呢?他还在心里疑惑,远处地下爬着的身影,让他一下子就确定,尹溪儿摔跤了。

  他三步并做两步,快速跑到尹溪儿面前,扶起了爬在地上的尹溪儿。

  “小熙,你跑那么快干嘛?”我揉着胳膊,说到,疼的我脸都快皱成一团了。

  “你干嘛那么不小心,我跑你不追不就好了。”

  林熙皱着眉头,检查着我的膝盖手肘,摔破了层皮,血肉模糊的。

  “我背你去医务室。”

  “小熙,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总躲着我。”我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着。

  “没有。”之后我没有再说话,他也只是让医生给我上了药,就把我送回寝室,转身走了。

  “同学,你认识尹溪儿和林杨吗?”校门外野子,拦住了准备回家的林熙。

  “不认识。”林熙上下打量着野子,看出他并不是善类,准备转身就走。

  “等一下,我在学校门口看见过你和尹溪儿一起走进教室的,你怎么还说不认识?”

  野子挡住了林熙的去路,一副你不说清楚,我不放你走的摸样。

  “你看错了。”林熙推开了挡在面前的野子,快速的走开,他不想和这种社会败类多说一句话。

  “你不说也行,我以后会经常跟踪你,我就不信你们不会一起走。”林熙脚步一顿,复又继续走远了。

  “溪儿怎么会认识这种人,他想找溪儿干嘛?”

  林熙喃喃自语,他没有告诉溪儿,野子的出现,他知道依溪儿直率的脾气,肯定什么事情当面解决。

  可这种人,他还是不想溪儿和他再有任何交际,所以才会避免和溪儿走在一起……

  周五傍晚,林杨和往常一样送我回家,自从发生了野子那件事后,他每星期都坚持要送我回家,我也没有拒绝,毕竟我也怕那种事情再发生。

  当我们走到学校拐角时,我看见了林熙,他被一群和野子一样的小混混围住。

  我立刻跳下了林杨的自行车,就要冲过去,却被林杨拉了回来。

  “你在这待着,我去。”看着林杨笃定的神情,我点了点头。

  我靠在墙角偷听,林杨不让我靠近,我根本听不见什么,但我看见了那个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的人,瞬间我的脚就像灌了铅一样,寸步难移。

  以野子为手的那帮人,开始推囊着林杨和林熙,我再也不能听林杨的话,就这么看着不靠近。

  我拾起路边的枯树枝,就冲了上去,挡在林杨和林熙的身前。

  “你们想干嘛?”我颤颤微微的说出这么一句毫无力量的话,林杨则立刻把我拉到身后。

  “不是叫你不要过来吗?”我看着林杨紧皱的眉头和有些慌乱的神情。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那么多人欺负你们两个。”我用力抓着手中的树枝,来显示自己可以抵挡一些风雨。

  “尹溪儿,你可算出现了,我可找你找了很久哦,要不今天我们就把上次没做完的事情……”

  看着野子抹着嘴角,像看着食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一脸邪恶的笑意,让原本已经慢慢消失的痛苦记忆,又瞬间袭上整个大脑。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捂着耳朵,拼命的喊着,像发疯一样,拿着树枝就是乱打一阵。

  林杨和林熙都被我的举动吓着了,只知道最后林杨拼命的抱着我,把树枝从我手中夺去,扔在了地上,我看见他胳膊上被树枝抽出了几道红印子,在他白皙的皮肤上各位的醒目。

  “溪儿,不要怕,没事的,没事的。”我听见林杨的安慰声,才渐渐平复情绪。林杨看着我渐渐冷静下来。

  “林熙,你带溪儿先回去,这里我来解决。”林熙搂着我,皱着眉头,不知道该走还是不该走。

  “可是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的。”

  “我可以,你先带溪儿离开。”林熙刚想带我走离这个是非之地。

  “你们今天谁都别想走,要走把这个女的给我留下。”野子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后来,林杨和林熙两人和他们一伙人打了起来,我吓的蹲在墙角不知所措。

  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破碎玻璃酒瓶,拾起就冲向了,和林杨撕扯在一起的野子,我听见玻璃穿透皮肉的声音,以及野子的嗷叫声。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野子捂着肚子,鲜血还在咕噜咕噜的往外冒,我慌乱的看着林杨,林杨也诧异的看着我,所有人都看着我,我的手上还沾着野子的血。

  “溪儿,不怕。”林杨抱着我,叫我别怕,可我怎么能不怕。看着野子倒在地上抽搐,鲜血还在止不住的流。

  “林杨,我杀人了。”我看着手里的鲜血,每一个字从我嘴里出来的都异常艰难。

  “没有,溪儿没有杀人。”

  之后,来了好多人,有救护车有警车。我抓着林杨的手,可还是被警察拷上了手铐,带上了警车。

  #更+R新sd最!&快上酷匠网+

  我不知道在小黑屋了被关了多久,总有不同的人,每隔几个小时就对我询问一番:“你叫什么名字?几岁?父母是谁?”

  “你为什么要拿玻璃瓶伤他?”

  “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

  他们每次都问我相同的问题,到最后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故意杀他的。

  期间我妈哭着来看我,林熙叫我不要害怕,林杨则从来没出现过,我开始害怕,没人告诉我野子有没有死,也没人告诉我还能不能出去。

  我在小黑屋里,关了很久很久,我不知道有过几个太阳升起又落下,我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这么无助过,有一刻我想,也许我再也出不去了,那我和林杨的人生从此以后,一墙之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