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我和秦沁每天都活在惶恐里,但似乎,野子只是威胁秦沁放的大话而已,也没有再出现过,我们也渐渐放松了警惕。

  “溪儿,周末有空吗?”林杨推着单车和我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阳将我们的背影拉的老长,老长,那是我和林杨周末回家都必须会经过的一条窄窄的小巷子。

  “嗯,周末,我应该没什么事,怎么了?”我思考了很久,排除所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看着林杨,他嘴角扬起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

  “周末,我们出去玩吧,就我们俩。”

  林杨特意加重了我们俩的读音,让我更加好奇他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

  “玩什么,给本姑娘说明白点,不然姐姐不约。”

  我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趾高气扬的。

  “看你那嘚瑟样,你比我小好吧,还姐姐。”

  林杨随即就是一记拍头杀,虽然没有很用力,可足以让我从刚才的装逼圈中脱回。

  “林杨,你又打我头,不知道这样会长不高吗?”

  我说着就要打他的头,可是他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头还,多很多。即使我用力跳起来,也还是够不着他的头,只能跳的干着急。

  “就你那点小个子,任你长,也别想超过一米六五,和小爷我比身高,尹溪儿,你这辈子别想了。”我被林杨那嘚瑟样,气的够呛,一副走路带风的摸样走在前面。

  “怎么了,还生气了啊?”林杨推着单车,追上我,我其实并没有生气就是想作一作。

  “哼!”看着林杨真以为我生气了,一脸不知所措的摸样,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我绷住表情,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是一副生气摸样,不理他,继续走。

  “好好好,我错了,呐,我蹲下来给你打好不好?”

  林杨把车子停在一边,拦在我面前,我依旧不说话,因为我深知对于林杨,沉默是最大的武器。

  “打吧,打吧!”林杨果真在我面前半蹲下来,把头什到我面前,样子滑稽极了。

  “傻瓜,谁想打你。”我笑着说,林杨听见我的笑声,便抬起头,那张让我想念三年的面孔,就这样清晰的反映在我面前,清晰的连微细的毛孔都肯定分辨。红晕渐渐蔓上脸颊。

  “你不生气了?”林杨不确信的问,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看到我,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不生气了。”我怕再过久些时间,我会被他发现我的异常,一把把他推离到安全距离以内。

  “不生气了,为什么脸还那么红?不舒服吗?”林杨伸出手在我额头上试了试温度,又试了试自己额头的温度他冰冷的手指触碰的我皮肤时,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不烫啊?”我被他的举动弄的异常尴尬,他是傻逼吗?

  “我又没发烧,为什么会烫,林杨你是不是有病?”

  “你才有……”林杨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手机铃声打断了。

  “我接个电话,是秦沁。”我点点头示意他赶紧接。看着林杨在一旁打电话的样子,回想自己刚才的举动,真的太丢人了。

  “溪儿,要不你先回去吧,秦沁说他有点事情,需要我帮忙。”我答应了,要他不要管我赶紧去。

  可即使秦沁是我最好的朋友,可在林杨这件事上,我还是很自私,我不想林杨和秦沁太亲密,也许现在我能理解为什么,当初我再怎么解释我和林熙,秦沁都不愿意再和我做朋友了,原来喜欢一个人是不能分享的事情。

  看着林杨在夕阳的余晖下,背影被拉的很长很长,我喃喃自语到,林杨,下次,我一定开口让你留下来陪我。

  傍晚,余光斜斜的一缕漏进小巷子里,微风佛面,带来一丝清凉,偶尔会有一两个人走过,清冷的有一丝忧伤。

  我踢着脚边的石头,悠闲的走着,很享受此刻时光带给我的,一丝安宁。

  身后突然有一个身影把我拉进巷子的死角里,对于未知的惶恐,我用力挣脱着,手机被掉落在路旁。

  那个身影在我面前渐渐清晰,越清晰我越害怕。

  “你,你想干嘛?”我双手在胸前合十,立刻对他起了十足的防备。

  “我想干嘛,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我回想着那天的几句话,实在找不出什么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放我出去,我同学等会就来找我了,如果他发现我不见了,肯定会饶不了你的。”我威胁着,虽然没有任何底气,但是气势永远不能输。

  “都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嚣张的气焰?等会,我就让你嚣张不起来。”

  ◎C最新章W节上酷V匠t网B

  野子说着,就把我往墙角逼近,他越来越靠近我,而身后已经没了退路。

  “你不要再过来了,你再过来我就喊人了。”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他微眯着眼睛,嘴角勾起坏笑,让我毛骨悚然。

  “你喊吧,这个点,这里基本上就不会再有人来了,反而你越喊我越兴奋。”

  他的手开始在我身上一阵乱摸,我恶心的挣扎着,可我毕竟是个女孩子,力气远不如他,我动的越厉害,他越是过分,他开始狂吻我的脖子,甚至我听见衣服被撕扯的声音,在朦胧的夜色里,显的是那么刺耳锥心。

  我拼命的喊着林杨的名字,虽然我知道,他不可能会出现在我面前,可是在这种时刻,我第一个想到的只有他,可我又不想他出现,不想让他看见我被……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流进嘴里,涩涩的苦。

  林杨帮秦沁解决完事情,就立刻赶了回来,她以为她可以顺便载溪儿回家,顺便说一下周末去哪里玩,可是当他赶回这里时,已经天微微暗,也没有然后溪儿的影子。

  当他准备带着失望返回时,看见了溪儿掉落在路旁的手机,刚开始他以为是溪儿那个糊涂虫,不小心掉的,但仔细想想又觉得可疑,便在空荡的巷子喊了几声。

  “溪儿,溪儿你在吗?”

  我在几尽绝望里,听见了林杨的声音,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声音又那么真实,放弃反抗的我又立马推开身上的混蛋。

  “林杨,快来救我,林……”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在我脸上响起,嘴角有股血腥味,在口腔蔓延,脸上火辣辣的疼。

  那个混蛋又继续开始他刚才的动作,撕扯着我的衣服,我用力守住自己的清白。

  林杨顺着我的声音,几乎是几秒种就赶了过来,当他看见这一幕时,他当时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把眼前的这个男人杀了,即使杀了也不能解恨,他一把把野子从我身上拉开,就是一记重重的拳头。

  我顺着墙壁,一点一点的摊坐下来,抱头痛哭,我没有抬头看林杨是怎么把野子打的半死,我只知道,他像发了疯一样,想要把野子杀了。

  过了很久,林杨才从地上爬起来,把外套脱了给我披上,我起身抱住林杨,死死的抱着,我害怕的浑身的在发抖,止不住的抖。

  “没事了,没事了。”林杨用力的抱着我,声音沙哑的厉害,好像在用尽全身力气。我感觉背上有几滴水,滴在我的衣服上,映开。

  我知道他哭了,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我知道这次他真的哭了,在我认识他那么长的时间里,第一次看他流眼泪。

  我抬手,想要擦干他脸上的泪珠,但他躲开了,他此刻的表情我这辈子都不愿意再见到,面无表情的像个嗜血的鬼魂,脸色惨白。

  “我没事,真的没事。”我还是抬手擦了擦他脸上已经干枯的泪痕。

  “溪儿,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抱着我连说了好几声对不起,我没有说没关系,因为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他都会自责,只是任由他这样抱着我,此刻只想他抱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小可爱们,学渣的大大这么辛苦码子,你们真的不打算和我表白吗?没有的话,等会我再了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