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杨背着我走出了医院,小熙和沁儿跟在后面,我们和好了,这样真好。

  “溪儿,你渴不渴?想不想上厕所?你饿吗?”秦沁在宿舍问这问那的,弄的我好像生活不能自理了一样。

  “我不饿也不渴更不想上厕所,你休息会吧,从刚才回到寝室到现在,你一直帮我做这做那的,该累坏了。”

  我笑着把秦沁拉到我床边,和我并肩而坐。

  “溪儿,我不累,就是想做些事情弥补一下。”看着秦沁咬着嘴唇,眼神闪着泪光。

  “你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弥补我,反而是我应该感谢你,要不是你我……”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沁突然的熊抱给憋回了嘴里。

  “沁儿,其实我一直都想和你和好,我很在乎你这个朋友,我感谢这次意外,让你又回到我身边。”我抚摸着她柔顺的长直发,缓缓的说道。

  在我脚伤这段时间,秦沁明天都掺着我一起上下学,林熙每天都会把我背回寝室,林杨也每天都会来寝室接我去班级。

  我成了一个国家保护动物,什么事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张张嘴就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这样的时光我很珍惜,我喜欢我的朋友都在我身边。

  有一次,周末放假,我在学校外面,看见秦沁和一个陌生男子拉拉扯扯,那个男生穿着破洞牛仔裤,胳膊上纹着很多奇怪的纹身,头发也染着杀马特的色彩,嘴里叼着一只烟,雾气缭绕的。

  我还在想秦沁为什么会和这种人有交集,便躲在一边偷听。

  我离的很远,并没有听见他们具体说些什么,只是由开始的争执到那个陌生人动手打了秦沁,我再也沉不住气了,冲上去把秦沁护在我身后。

  “你凭什么打她?”小痞子男生,从上到下打量着我,带着奇怪的眼光看的我浑身不舒服。

  “她是谁?”他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指着我,问向我身后被吓的瑟瑟发抖的秦沁。

  “我是她好朋友,你又是谁?凭什么打她?”小痞子男生勾起嘴角坏笑,笑的异常猥琐。

  “我是他男朋友,让开,别多管闲事。”

  他一把把我推开,我一个没站稳,重重的撞在了旁边的护栏上,胳膊擦破一层皮,血肉模糊的。

  “放开她,不然我打电话报警了。”

  我摇晃着手机,威胁到,那个小痞子男,眉头微皱,嘴里骂着不能入耳的脏话,准备抢我的手机,被我躲开了。

  “沁儿,跑。”我拉着秦沁就跑,小痞子男生紧紧跟在身后穷追不舍。

  “溪儿,你不要管我,这事和你没关系,你这样只会惹上麻烦的。”秦沁甩开我的手,停止了奔跑。

  “怎么和我没有关系,我们是好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又拉着她的手继续跑,眼看着小痞子男生就快追上来了,没办法只能找了一个拐角躲了起来,我和秦沁害怕的都屏住了呼吸,直到看着那个男生跑远的背影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好了,他,他走远了。”我拍着胸口大口呼吸着空气。

  “谢谢你,溪儿。”看着秦沁满头大汗的样子,还不忘说谢谢,我被她的样子弄笑了。

  “走吧,这里好脏。”我拉着秦沁来到转角的一家冰淇淋店坐下,要了两杯柠檬水。

  “沁儿,刚才那个人真的是你男朋友?”我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我不相信秦沁会找那种人做男朋友。

  “是初中时刚转校到鸥立中学认识的。”看着秦沁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我实在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但我实在想要弄清楚,我怕那个男生再来找她。

  “那他今天为什么来找你?”

  “我初中刚转校来鸥立中学的时候,谁都不认识,又因为林熙,心情很不好,所有就经常逃课去网吧,他就是我在网吧遇见的,别人都叫他野子,刚开始他很热情的教我玩游戏,我渐渐的很崇拜他在游戏里,可以护着我,所有就答应了他的追求。可是后来他在玩游戏的时候,对我动手动脚。我忍了,我以为他只是表示关系好的小动作而已,可后来他把我拉进小巷子里,想,想对我。”

  她说着说着就哭出了声,我知道那段记忆对于她肯定很黑暗。

  “我知道,我知道,不怕,不怕,都过去了。”

  /更新C最快Y◇上UO酷g匠A/网s?

  我抱着她,轻拍着她的背,给她递了纸巾和水,她渐渐安抚好情绪继续说道。

  “那天,天很黑,我以为我的清白会就这样被他毁了,是林杨,是他路过救了我,还被野子打到住院。”

  看到秦沁说起林杨时,眼睛里泛着光,就像我看林杨时一样的眼神,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后来林杨才知道我初一和你在同一所学校,会经常问我你的情况,我那时还埋怨你,所以就说你抢走我最喜欢的人,还和林熙关系暧昧,很多很多你不好的话,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过你的名字。”

  我好像全明白了,明白为什么林杨突然对我那么冷淡,为什么说我们都长大了,原来是因为秦沁添油加醋说的这些。

  “那之后呢?”

  “之后,我每天都会去林杨班级问他题目,下课也是主动找他吃饭,野子也没有再来找过我,今天是个意外,他偶然看见了我,因为怀恨在心,说要找林杨麻烦,我们才会争执。”

  秦沁握着我的手,微微用了力,我知道她很害怕野子会找林杨麻烦。

  “没事的,大不了我们告诉林杨让他小心点就好了。”

  秦沁听着我的话,才眉头舒展,嘴角微杨笑了,眉眼弯弯的,很好看。

  之后的每天我都会和秦沁一起上下学也会送她回家,而野子找她的事情,我们统一决定不告诉任何人。

  一来是怕人多嘴杂,对秦沁的影响不好,二来怕林杨那冲动的性格会直接找野子打一架,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小心为好。

  起初我和秦沁每天都活在惶恐里,但似乎,野子只是威胁秦沁放的大话而已,也没有再出现过,我们也渐渐放松了警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我的小可爱们,有没有在追啊,同是单身狗的举个抓吧,让我知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