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沁,你在哪儿。”

  秦沁顺着声音,走出了树林。看着远处拿着手电筒四处喊着自己名字的林杨,立刻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林杨,呜呜呜~”秦沁抱着林杨哭了起来,哭的那么的撕心裂肺。

  “没事了,没事了。”林杨轻轻拍着秦沁的背安慰到,他知道她是真的吓坏了。秦沁在林杨怀里哭了很久很久。

  “走吧,回去吧,告诉老师还有同学们找到你了,你不知道我们大家有多担心你。”秦沁听着林杨的声音,感觉无比的温暖。

  “嗯,好。”他们并肩走回了营地。

  “老师,秦沁找到了。”

  “秦沁,你可算安全回来了,你要是出什么事情,我们大家可,算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好了,秦沁找到了,快下雨了,大家赶紧回各自的帐篷休息吧,今晚辛苦了。”

  同学们听完这番话,就如释重负的躲回了帐篷。林杨把秦沁送到了帐篷,安置下。

  “好了,赶紧休息吧,今天吓坏了吧,我先回帐篷了。”秦沁点点头,躲进睡袋。

  “林杨,秦沁找到了吗?”林熙从另一边的方向走来。

  “嗯,找到了,不过看样子应该吓坏了,睡着了。”

  “对了,你看见溪儿了吗?从刚才开始我就没看见过她?”

  酷匠网K首,发,h

  林熙说着,林杨才想起来刚才秦沁身上穿的好像是溪儿的外套。

  “秦沁,秦沁,你看见溪儿了吗?”林杨拉开帐篷,急切的询问,过度自责刚才没有注意,溪儿也不见了。

  秦沁突然哭了,哭的林杨胆战心惊。

  “怎么了,你哭什么,我问你看见溪儿了没有,你身上穿的不是她的衣服吗?”

  林杨用力摇着秦沁的肩膀,情绪有点不受控制。

  “林杨,你这样会吓坏她的,秦沁你到底有没有看见她,外面都下雨了,你再不说她就该有危险了。”

  “她,她刚才去救我,掉进陷阱里了,我太害怕了,回来就忘记说了。”秦沁抽泣着,抹着眼泪,哭的梨花带雨。

  林杨疯了一样的向小树林的方向飞奔过去,林熙紧随其后。

  雨势渐渐变大,豆大的雨珠掉落在我的脸上,溅出水花来,脚踝的疼痛让我倒吸一口冷气,但我并不害怕,我知道秦沁一定会带着林杨来救我,我确信。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豆大的雨珠渐渐多了起来,夹杂着树叶缓缓的从陷阱上空落下来,纷纷扬扬的撒落,直到把我的衣服全部打湿,冰冷的衣服紧贴着皮肤,明明是夏季,却比寒冬还要刺骨。

  “溪儿,尹溪儿,你在哪?”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想回应他,喉咙却发不出一丝声响。

  我只能打开还有点微弱灯光的手电筒,摇晃着,希望他们能看见。

  “林杨,你看那里有灯光。”还没等林熙说完,林杨就急忙跑到陷阱前。

  “溪儿,你在下面吗?”听见林杨的声音,我知道自己得救了,刚才的恐慌和无措瞬间被得救喜悦所覆盖。

  我不记得他们是怎么把我弄上来的了,但我清楚的看见,林杨紧张的表情,紧张到惨白的脸色,感觉像是疯掉一样急切的询问我,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想张口告诉他,却感觉头昏昏的,眼前一黑,就失去直觉了。

  但恍惚中我听见林杨,拼命喊我的名字,背着我跑,我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颠的厉害。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林杨握着我的手在病床边睡着了,看着他惨白的脸色,昨晚应该是吓怀了。

  我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林杨的眼睛,我最喜欢的就是他的眼睛,喜欢他总是那么肆无忌惮笑的那么纯粹,像个孩子。

  “溪儿,你醒了?”林杨突然睁开眼,我手瞬间缩回,像是一个做了亏心事的小偷。

  “嗯,我睡了很久吧?”我带着还有些沙哑的嗓音轻轻的说。

  “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脚还疼吗??”看着林杨紧张的神情,让我有一刻的恍惚,我的林杨,还是我的林杨。

  “不疼了,对了,沁儿她还好吗?昨天应该在陷阱里困了很久,吓坏了吧?”看着林杨的眼神渐渐黯淡,我有一刻担心是不是秦沁出了什么事。

  “她没事,只是受了点惊吓,你都这样了还顾的上别人。”

  “我哪有怎样,只是脚扭了而已,我没那么娇弱,要不是秦沁去告诉你们,我现在恐怕还在陷阱里待着,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

  看着林杨支支吾吾不愿意再谈论的表情,我也没有再说什么。

  “溪儿,你醒了?”林熙端着保温杯,推门而进,听的出他口中的惊喜。

  “嗯,刚醒。”

  “你知不知道昨天那样差点没把我吓死,恶了吧我在医院餐厅打了点白米粥,你吃的。”林熙把床铺轻轻摇了上来,摆好筷子,香喷喷的还有我最爱吃的淹渍萝卜。

  “好香啊!”我搓着手,准备消灭它,昨天真的消耗太多体力了,现在感觉恶的不行。

  “我喂你吃。”小熙拿起汤勺,轻轻吹着热气,雾气朦胧里,他的脸也很惨白。

  “我自己来吧,手又没受伤。”我说着就要抢过汤勺,准备自己吃,小熙立刻缩回手。

  “不行,你看你的脸色苍白的吓人,我来,小时候你不是经常喊着,要小熙哥哥喂你吃饭吗?”

  我拗不过他,只能乖乖的让他一口一口的喂我。看着一旁站着的林杨,眼神微眯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吃饱饱以后,伸了一个大懒腰。

  “我吃饱了,也有力气了,我们什么时候出院,这医院的消毒水实在太难闻了。”我捂着鼻子,务农的说着。

  “我去办出院手续。”林杨说着就走出了医院,他的背影感觉憔悴了不少。

  “小熙,我住院的事,你没告诉我妈吧?”

  “没有,我知道你怕阿姨担心,就没告诉她。”我深深的舒了一口。

  “那就好,沁儿呢,她有没有住院?”看着小熙听到我问秦沁时和林杨同样的表情,让我更加疑惑秦沁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

  “她没事,就是受了点惊吓,已经回家了。”林熙回避着我的眼睛,低着头帮我盖着被子。

  “昨天还好有她,不然我就要死在那片小树林了。”我看着天花板,缓缓的说着,林熙给我盖被子的动作却突然僵在那里,过了好几秒才缓缓回过神。

  “要不是因为她你根本不会掉进去。”

  “小熙,你不能这样说,她是我的闺蜜,一直都是,我知道她对我有误会,但我相信误会总有一天能解开,昨天也是因为,她去找你们,我才得救的啊。”

  林杨办理了出院手续,缓缓往溪儿病房走来,看着门口有个身影,来来回回的走着,时不时扒在门上想要看里面的情况。

  林杨急步走到她面前:“怎么不进去?没脸面对她是吗?”他的话,直白的直击秦沁的心脏。

  “林杨,我,我也很后悔,也很愧疚。”

  “还好她没事,不然你这可是杀人。”秦沁听到杀人这个词时,脸色都变了,尹溪儿是她最好的朋友,她都在做些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林杨,我真的是被吓坏了。”秦沁哭着解释,那么的可怜。

  “我没有告诉她,也不会让她知道的,因为她知道以后只会更伤心,你进去吧,她很担心你。”林杨先一步进了病房,秦沁跟在她身后怯生生的走了进去。

  “沁儿,你有没有受伤,还好吗?”我拉着她的手,检查着她身体,胳膊腿都在,才舒心的笑了。

  “我没事,溪儿,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呜呜~”秦沁突然抱着我哭出声来,让我一时间不知所措。

  “我很好,你没有对不起我。”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背,缓缓的说。

  “溪儿,我们和好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今天是五月二十号,有没有小可爱和我表白啊,没有吗?那我等会再来问一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