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书写到死胡同,爱你爱到心绞痛。——前言

  高中开学已经好几个星期了,我基本上就没正经听过一节课,小熙总是叮嘱我要好好学习。

  但我实在是学不下去,天天看着林杨和秦沁同进同出,就跟连体婴儿似的,看到我,不是一副陌生人样,就是一副仇人嘴脸,看着就烦,好不容易鼓起信心学习,总会不由的被林杨的每个举动所牵扰。

  不过我最近交到了一个很特别的朋友,他是我们这个学校的大神级人物。

  不是学习方面的大神,而是绘画方面的大神。

  他叫瑾瑜,出自成语,握瑾怀瑜,像个女孩名,文弱儒雅的,但却并非人如其名,而是和名字恰恰相反,他嘴角总是勾勒一抹邪魅的笑,带着神秘,也有一种艺术家的独特气息。

  他是我在绘画室遇见的,我们的第一次交谈源自于一副画,那是梵高的名画《星空》。

  我站在画前,带着一番自己独到的见解,我说梵高是个有精神病和自虐倾向的人,他画出来的东西,我们用常人的看法,太客观了,仅仅用于评价画作的专业术语是不对的。

  其实按我的理解,这幅画不论色彩,还是手法都运用的很大胆,他把一个正常人所不敢运用的色彩强烈的混合在一起,形成属于他自己的风格。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画可以成名,而和他一样绘画水平相当,甚至比他要高出一成的人,却名不见经传,因为我们是正常人,我们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太循规蹈矩了。

  我说完这一大段,大胆的言辞之后,瑾瑜鼓着掌,向我走来,他并没有穿校服,而是一身白色的休闲服,嘴角勾起邪魅的笑,缓缓的向往走来,眼神充满着神秘感。

  “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循规蹈矩,死板的学校还有你这样思想大胆,有主见的女孩子。”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们相视一笑。

  我和他聊了很久,我说我不喜欢学习,他说他也是,我说我喜欢画人物,他说他喜欢画风景,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我们后来每天都相约一起画画,一起讨论有关绘画的知识。

  他最喜欢的画是莫奈的《日出,印象》,那是一副,日出时,海上缓缓升起雾气朦胧,水中反射着天空和太阳的颜色,岸上景色也隐隐约约的,模模糊糊看不清,给人一种神秘的感受。

  我羡慕他知道那么多的名画,而我在他面前就显的捉襟见肘了。

  我这三年埋在书堆里,放弃了所有青春期热爱的东西,只有画画是我一直在坚持的。

  我最擅长的是人物画,然而画过最多的人,却是林杨。

  如果说我学习是为了和林杨考进同一所高中,我想绘画应该是和一个叫梦想有关的东西。

  即使这样,我的梦想,也把林杨画了进去。

  之后我每天都压着铃声进班,带着铃声第一个冲出教室,为的就是能和我心中的偶像,瑾瑜多一些交谈。

  有一次瑾瑜来班级找我,他和那天一样,一身白色休闲服,慵懒的靠在栏杆上,在门外就吸引很多目光,他的轮廓并没有像林杨那样精致鲜明,而是有一种从内到外散发着的独特气息,就不像一个平凡人,后来才知道他读高三,比高两届。

  他说他准备考上海美术学院,看着他和我高谈阔论的时候,一举一动都散发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我羡慕他的不顾一切,为了梦想的那份勇气。

  他说他是来给我送送别礼物的。

  “小大胆,给,这是我画的第一幅人物画,送给你了!”我兴奋的接过画,偶像特意给我画的,高兴的我语无伦次。

  “这是给我的?我太高兴了,画的一定很棒。”我接过就准备拆开,瑾瑜却阻止了,我带着不解的表情,看着他。

  “别当着我的面拆,我不擅长画人物,因为你喜欢人物画,所以我才画的人物,怕没画好,你该笑话我了。”

  “哦,偶像的画,都是最好的,可是以后你不在学校了,是不是我们这辈子都不会有联系了。”

  我垂下了头,带着我所有的无奈和不舍重重的垂下了。

  “傻丫头,不会的,以后你可以来上海美术学院啊,你不是也喜欢绘画吗?也可以试着考这所大学啊?”瑾瑜温柔的揉着我的头发,带着哄孩子的口气和我轻轻的说。

  “我,,画画只是我的爱好。”我只能这么说,林杨,才是我的梦想啊。

  “傻丫头,那你可以来上海找我玩啊!”瑾瑜用手指轻轻弹着我的脑门,虽然不是很疼,但还是有被吓到。

  “你才傻。”

  林杨这时刚好从篮球场回来,还穿着球服,满头大汗的。

  他停下来看着我和瑾瑜,和我四目相对,眼中说不出什么滋味。

  “尹溪儿,这是你男朋友啊。”他同行人这句话问的我和瑾瑜都很尴尬。

  “不,不是,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你瞎说什么。”我脸红心跳的解释,急于澄清关系,反而有点弄巧成拙了。

  “对对对,傻丫头和我只是朋友关系。”瑾瑜搂着我的肩膀,眉头上扬的看着林杨,带着浓浓的挑衅气味。随即就引来一阵唏嘘声。

  林杨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脸色铁青的走进了班级,像是一副生气的摸样。

  “那个,瑾瑜,我先进班了,以后我去了上海肯定会去找你玩。”我向瑾瑜摆摆手,跟着林杨身后就跑进了班级。

  “林杨,我和他只是在绘画室认识的一个朋友,不是什么男朋友。”

  我特意加重了男朋友这三个字眼,只是希望林杨不要误会。

  林杨却突然的转身,让我一个没刹住撞了个满怀,鼻子撞的生疼。

  我揉着鼻子说道:“你干嘛突然停下来啊?”抬头对上他凛冽的目光,吓的我双手合十,后退到安全距离内。

  “不管他是你男朋友还是朋友,和,我,都,没,有,任,何,关,系~~”

  林杨突然的一声,让所有在各自打闹的同学都看向了我们,我感觉到自己脸在慢慢烧热,然后灼烫。

  “没关系就没关系嘛,说那么大声干嘛~~”

  我特意拉长了音,为了不甘示弱,伟大的尹溪儿告诉你们,做什么事情气势很重要。

  我气冲冲的走到座位上,坐下。

  小熙贴过来:“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保护的像个宝贝似的。”听他这么一说,才想起偶像送我的画都还没看呢。

  看J正X版+D章9R节上酷P}匠网

  “我偶像送的,是一幅画,等着,我打开给你长长见识。”我轻轻的打开,生怕一个不小心会弄坏。

  当那幅画,渐渐清晰的出现在眼前时,我惊讶到了,那是我的自画像,是我和瑾瑜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我在梵高画前高谈阔论时候的背影。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也可以这么好看,瞬间感觉暖到不行。

  “这个画中的女孩,怎么那么眼熟啊?”小熙挠头思考,我笑他一副傻样子。

  “是我啊,你能不眼熟吗?”我伸手就给林熙一个爆栗。

  听我这么一说,周围的同学都围过来,要一睹我画像的风采。

  我摆出一幅高高在上的摸样,让她们膜拜,感觉无比的自豪。

  “就一破画,有必要这么当个宝贝似的护着?”林杨回过头对我就是一番嘲讽,这明显就是赤裸裸的羡慕嫉妒恨。

  “破画你画一个啊,我可清楚的记得你是个绘画白痴。”林杨被我弄的语塞,不能怪我,谁叫他刚才突然对我大呼小叫的,现在还嘲笑我偶像的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我在很努力的更文,你真的不打算萌萌哒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