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记得小学毕业那年,我路过办公室,出于好奇心的驱使,我扒在门外偷听了。

  透过门缝,看见了林杨的背影,竖立在办公桌前,心想林杨肯定又闯什么祸了,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林杨,你决定初中去哪里读了吗?”班主任试探的问到。

  “老师,我想要直升我们学校的初中。”他没有片刻的犹豫,脱口而出,也让我大吃一惊。

  “林杨,也不是说我们学校的初中不好,可是和鸥立初中还是没法比的,我希望你上鸥立初中,为了你的前途,你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到了。”

  X*最/f新9!章“…节上Lx酷匠!网

  班主任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红色小本子。

  林杨接过通知书,捏在手里,有点不知所措,他其实喜欢鸥立初中,因为那里天地大,高手云集,足够他大展拳脚,也多些挑战。

  可现在,初心不复,他知道以溪儿的成绩是不可能被录取的。

  他珍惜这个朋友,从见面起就想要守护,这个倔强到有点偏执的女孩子。

  “老师,不用了,我不去。”说完这句话,林杨就跑出了办公室,头也不回。

  门外,听到声响,吓的我措手不及,可即使这样,我还是被林杨重重的撞倒在地上,发出疼痛的呻吟声。

  他对于我的出现很慌乱,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林杨,清冷的眉稍皱的厉害,脸色铁青着。

  “对不起,还好吗?痛不痛?”林杨急切的询问,连忙拉起跌坐在地上的我,透过他冰冷的指间,我感受到他的紧张。

  “我没事。”我抽出被他紧握着的手,倔强的抬起头看着他,他眼中闪过一丝悲伤,办公室里的谈话,我对于林杨是有些怨气的,气他偷偷报考鸥立。

  “林杨,你再好好想想,毕竟……。”班主任黑沉着脸,带着不可抗拒的肃气。

  “不用了,老师我先回班级了。”林杨的态度很坚定,不带有一丝的质疑,我感觉气氛渐渐将至冰点。

  看着林杨渐渐走远的背影,我竟有种即将分离的悲伤。

  “尹溪儿,你把这个带给林杨,你两关系好,多劝劝他,他应该去那样的学校才有好前途。”

  老师把通知书递到我面前,我木衲的伸出手,接过那一纸薄薄的通知书。

  这红色的小本本,哪里是通知书啊,明明就是我和林杨的离婚证啊,它只会清楚的将我和林杨的世界划分出一条永不可跨过的鸿沟。

  我并没有立刻把通知书给林杨,出于私心,我不想林杨去鸥立,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的不想林杨离开我。

  夜晚,窗外华灯亮起,伴着知了的轻叫声,我坐在床头,从书包里拿出那本红色的通知书。

  甚至有一刻,心中涌显出一种可怕的念头,如果我把这本通知书撕了毁了火烧了,那是不是林杨就不会离开我了。

  可当我看见,林杨的名字明晃晃的印在上面时我才打消了那可怕的念头。

  看着鸥立学校的海报,那是一所特别漂亮的学校,设施什么的都是我梦寐以求的。

  可我不能去,不能陪林杨去那样的学校。

  想了好久好久,他是林杨啊,只有这样广阔的天空才适合他。

  这天我来的很早,班级空荡荡的,我小心翼翼的把通知书放进了林杨的书中夹着。

  那是他最喜欢的一本书《最好的我们》八月长安著,我知道他一定会看。

  “同学们,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也是你们最后一个儿童节,过了今天,你们就长大了。”

  班主任突然的一席话,让我觉得有点慌,长大,什么是长大,长大意味着什么,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同学们,下午拍毕业照,记得穿校服,打扮漂亮点哦,好了,班干都留下来装扮教室,其他同学可以先回家了。”

  回家,下课,这两个词汇对于坐在教室里的同学来说,是充满了魔力的。

  可今天的我却不忙着收拾东西回家,我留下来装扮教室,我想多看看这个班级,也想多增添一些回忆。

  我拿起一个黄色的气球使劲的吹起来,想把所有的不快都吹进气球。

  “溪儿,儿童节快乐!”是林杨,他总是这样傻笑着,像夏日里的薄荷。

  “林杨,我们长大了吗?”对于我奇怪的问题,林杨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复又恢复镇定的神情,认认真真的给我解释。

  “嗯,我们长大了,以后就可以自由自在的飞翔了。”看着林杨说着这话的时候,神采飞扬。

  对啊,他和我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他适合无拘无束的生活,而我不能成为他的牵绊。

  “可是林杨,我不想长大。”我低下了头,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傻溪儿,这是你不想就不想的事吗?”林杨温柔的揉了揉我的头发,带着丝丝宠溺。

  他袖子上淡淡的薄荷清香吸进我的鼻腔,然后蔓延在我的心脏,心肺甚至血液。

  “如果我长大了,是不是就意味着离开你,离开秦沁,还有我们六一班的所有同学?”我带着哭腔,抽搐着说道。

  “不是这样的溪儿,我们都会陪着你,不管在哪里我都会记得溪儿,我们是好朋友啊。”

  “林杨,初中你要去哪里读?”明明已经知道了答案,我却还是抱着希望。

  就像张皓宸书中写到的那句:有些东西,即便知道它过期了,但还是抱着侥幸的态度吃,吃到拉肚子才能信,就跟抽奖券刮出“谢”字也不信邪,一定要把“谢谢参与”四个字都刮出来,因为没办法接受啊,听到一起听过的歌,吃到一起吃过的东西,经历一切相似的瞬间,就会没自尊地去挽回。

  “我还不知道。”不知道怎么跟你说,爸妈准备要送我去鸥立学校。

  “可是林杨,我知道,我知道你成绩那么好,肯定会选择去鸥立学校,我都知道,那天老师在办公室和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顺着脸颊,掉落到林杨的手背上。

  “溪儿,相信我,我们还做前后桌。”林杨没有给我太多的安慰,眸光闪着些许无奈,丢下这句承诺,扬长而去。

  我要怎么相信你,录取通知书就在你书本里夹着。

  我们也不可能像耿耿余淮那样,或许也只能像耿耿余淮那样的结局。

  林杨并没有争取到上普通初中的机会,他并没有长大到可以为自己的人生做选择。

  他带着无奈和平时一样翻开那本,他每晚入睡前都要看的小说书《最好的我们》。

  他喜欢他能像余淮那样遇到属于他的耿耿,他相信溪儿就是他的耿耿。

  书中掉落出溪儿夹在里面的通知书,他很奇怪,为什么通知书会在这本书里,还附有一张便利贴。

  “林杨,我们初中不要再做前后桌了,我会好好学习,三年后,我们约定上同一所高中。”

  拿着一纸通知书,我们去了不同的学校,将来也会遇见不同的同学。好像同学,就是毕业了,没有必要再联系的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每天早上十点准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