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父母都安好的吧?”

  “我母亲已经过世了,父亲很安康!爷爷,奶奶身体也都很好!”乐向笛很诚恳,全程一直保持微笑。

  “妈妈这么年轻就没了好可惜!不过,幸好你爷爷、奶奶和爸爸身体都好,以后让小诗去孝顺他们!对了,听说你爷爷,奶奶很喜欢我们家小诗,还要给你们牵线喏?!”

  WB酷$匠x网唯一z。正4版,其d他…都是盗*Q版

  这些都是欧晨阳的大嘴巴告诉欧妈的。

  哎,当天就翻脸喽!欧若诗暗自感叹。

  “嗯!是有那么回事!真的很喜欢小诗!”乐向笛肯定的说。

  这事本来就有,他也不算撒谎。只不过,已经是过去式了。

  欧妈妈笑得更开心了:“就是啊!我家小诗这么好,喜欢她的人多了!我说小笛,我家小诗年纪不小了,你赶紧回家跟你爸爸商量商量,最好今年能结婚!”

  “妈!”欧若诗已经受不了!

  “怎么了?我说错啥了?你怎么激动?”

  “没有!没有!您没有说错!”乐向笛打圆场:“可能您说让我们早点结婚,小诗舍不得您!”

  胡说八道,她才没有那样想!欧若诗已经受不了他们两个人了,还是去做饭比较好!

  “我去做饭了,你们慢慢聊吧。”

  欧若诗撇下他们两个,走去厨房。背后还传来欧妈在跟乐向笛哄笑:“哈哈,快看,她害羞了!”

  欧若诗只觉得满头黑线,脸好方。

  吃饭的时候,欧妈打电话给欧晨阳,问他回不回来吃饭。

  欧若诗没有拦截掉这个电话,正愁怕有变故呢,还好欧晨阳说不回来,但是有女朋友的事却告诉了欧妈。

  “这孩子,交了个女朋友,说是你们办公室的。小诗,你知道谁吗?”欧妈问。

  欧若诗假装不知道,摇摇头。因为她说知道,欧妈肯定会问她觉得这个女孩怎么样,而她夸也不是,损也不是。

  “你这姐姐也不知怎么做的,一点都不关心弟弟。在这方面,你应该给她把把关啊!”

  她到想,关键那个死心眼的弟弟又不听!

  “他长大了,有主意了,我哪做得了他的主啊!这种事,还是妈你把关比较靠谱!”欧若诗给欧妈带了顶高帽子。

  欧妈戴的很舒服,点点头说:“那倒是!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刚才我也叫他把女朋友带过来,让我瞅瞅的。他说女孩子害羞,下次再说。哎,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小笛,吃菜!”欧妈夹了一筷子菜给乐向笛。

  “诶,妈!”

  怎么直接用吃得筷子夹啊!乐家都用的公筷,她怕小笛接受不了。

  “真好吃!”没想到,乐向笛一口吃了,也没嫌脏。

  “好吃吧!我们家小诗做饭很有水平,都是我教的!来,吃点这个!”欧妈又夹了一筷子。

  “谢谢阿姨!你也吃啊!”乐向笛嘴鼓得满满的。

  “嗯嗯,我吃呢!这些都是我和小诗他爸自己种的菜,可新鲜了!”欧妈这才想起女儿刚才叫她,便问:“小诗,你刚才要和我说什么?”

  “没有,我叫您也多吃点!”欧若诗夹菜给欧妈。

  欧妈却说:“小诗,你不是在减肥吗?怎么还吃?别吃了!”她朝着欧若诗挤挤眼睛。

  “我没说减肥啊!”她还没吃两口呢,怎么叫她别吃了!

  “上次,你不是说得吗?说到做到,快,别吃了!”欧妈抢了她的碗。

  “我没说啊!妈,我饿!”

  “去喝点开水,压压肚子,一会儿就不饿了!”欧妈还是抢了她的碗。

  欧若诗真想哭!活都是她做的,饭却不给她吃!而且,还是她亲妈不给她吃!胖子怎么啦?胖子有罪啊?呜呜呜……

  欧若诗瞥了瞥乐向笛,他正躲在碗后面开怀大笑呢,只是强忍着控制着不发出声音。

  女儿和女婿差别竟然这么大!

  吃完饭,又聊了一会儿,欧妈终于要回去了。

  欧若诗不放心欧妈一个人,要送她。

  欧妈偏不要,要让她多和皇太子培养感情。

  乐向笛机灵的帮欧妈叫了一辆计程车,欧若诗这才放心点。

  这打的到乡下也要很多钱呢,照欧妈性格,她绝对舍不得。不过,这是她女婿叫的,女婿多有钱啊!坐了!

  欧妈直夸乐向笛周到,孝顺,叫他有空就去乡下玩。乐向笛连连答应。

  送走了欧妈,欧若诗和乐向笛回到“爱的巢穴”。

  欧若诗不说话,往沙发上一躺。

  乐向笛立即有眼力见的跑过来,帮她把全身按了一遍。一边按一边说:“老婆大人,辛苦了!”

  哼,也该轮到她享受了!

  “我饿!”

  “我去盛饭!”乐向笛又立即打饭,打菜,端了过来。

  “哎!我好累!”

  “老婆来,老公喂!”乐向笛一勺一勺喂进她嘴巴。

  吃饱喝足,欧若诗说:“我渴!”

  乐向笛又端来一杯水。

  喝完了水,她也终于把乐向笛折磨了一圈。

  “你说,我妈是不是又啰嗦又讨厌?”她怕乐向笛有这种想法,才故意这样问的。

  “没有啊!你妈妈好好!我太喜欢这个丈母娘了!”乐向笛却说。

  “你说真的?”欧若诗半信半疑:“她不在了,你不用拍马屁,照实说。她给你夹菜,你不嫌弃她吗?”

  “为什么要嫌弃?我很喜欢啊?这样吃饭才有趣,才像一家人啊!”

  “……谢谢……”她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真的,他虽然含着金汤匙出生,却一点架子也没有,所作所为就跟普通人家没什么两样。

  “为什么要对我说‘谢谢’?是我该对你说才对!”乐向笛捧着她的脸,在她脸上轻啄了一口。

  “记住,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所追求的也跟大家一样。我只想要一个安稳,幸福的家。当然,这个家里一定要有你。”

  “我知道!可是,我要提前跟你说,你要有心理准备。”

  “你说,我听着呢!”

  “我妈妈是一个普通到再普通的普通农村妇女,她希望我嫁的好,等她知道……”

  “我明白!无论她对我怎样反差,我都不怪她!我会尽我所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放心吧!”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