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流鼻血了,就别说话了!”白流这么多血,看来要给他补补了。晚上买只鸡吧,欧若诗想。

  “姐姐,你这美人计使得太成功了!我姐夫就像孙悟空,被你收的服服帖帖!”欧晨阳还五十步笑百步呢!

  “你的意思是你胆子大!敢不把你姐姐放在眼里了是不是?”小子,越来越不像话!等我哄的你姐开心,让她来收拾你!

  “嗯,说说。你是不是不把我放眼里了?”欧若诗帮乐向笛把毛巾翻了个面,反问欧晨阳,她也很想知道答案呢!

  “不敢!不敢!”欧晨阳拼命摇手,拍起马屁来:“小弟我也是被姐收的服服帖帖!”

  乐向笛可乐了:“既然如此,我是孙悟空,你到说说你是猪八戒还是沙和尚?”

  这两人太丑了,他可谁也不想做!

  “姐夫,我跟你不一样!我是红孩儿,姐姐就是那救苦救难的观世音!”欧晨阳拍马屁是一溜一溜的。

  “别贫嘴!”欧若诗白了他一眼,菩萨可不能胡乱亵渎。

  没想到欧晨阳还不收敛,继续拍马屁说:“姐姐您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我们都听从您的安排!您就是天上的太阳,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我在您温暖的怀抱里茁壮成长!您用您甘甜的乳汁哺育……”

  “放屁!”欧若诗骂了一句,越说越离谱,越来越没规矩了!

  “你就是欠揍!”乐向笛丢过去一个抱枕,砸在他脸上:“一边玩去!”胡说八道的,她的乳汁只有我儿子能享用!

  p看w正+/版P%章!y节上5N酷匠f网@

  “比喻!比喻!说错了!别生气!”欧晨阳拍马屁说溜嘴了,这话可不能乱说,大家都懂得。

  “姐姐,那个胥晓峰还有没有再联系你啊?”他又想靠转移话题来……

  “你小子再提那个不相干的人,我就……”乐向笛气的要起来揍他。

  计谋拆穿,他也显得特不好意思,赶紧退出他们的二人世界,不再停留:“好了,好了!两位慢慢幸福!我一边玩去了!”

  “这孩子!越来越不想话了!明天一定要让他跟我去上班,让他知道知道生活不易!”欧若诗嘀咕道。

  乐向笛搂过欧若诗靠在他胸口,无比宽容的说:“别计较!他就是孩子心性!”

  “那你还生气吗?”欧若诗移动了一下,找了舒服的位置。

  “看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原谅你吧!”乐向笛决定放弃追责:“不过,你实话说一句,还有什么事瞒我吗?有的话,现在就说。”

  要说吗?欧若诗想到那个被高俊强迫的吻。

  算了,没勇气!

  高俊已经去到B市了,应该不会再有问题。

  想到刚才牵个手,乐向笛都这么激动。若是和他说那个吻,不要出人命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忘记吧!

  “怎么不说话了?”乐向笛问。

  “奥,我在想还有没有什么事瞒着你。”

  “那到底还有没有啊?”

  “没有!”

  对不起啦,老天菩萨!原谅我善意的谎言!

  乐向笛非常满意,对她也无比的信任:“我就知道,你不会再有什么瞒我了!亲爱的宝贝儿!我超级爱你!你爱我吗?”他索爱问道。

  “我爱你啊!我也是超级爱你!”她往他怀里钻的更深一些。

  “你不爱我!”乐向笛赌气说:“不然你怎么会不跟我领证?”

  “我怎么会不想!我做梦都想!你说的去国外领证,领回来我们国家也不承认啊!”这个办法是治标不治本!

  “再说,我是希望再拖一阵。因为有可能经过一段时间,爷爷奶奶和你父亲看到了我们在一起的决心,最后他们妥协了呢!对不对?”欧若诗说出自己的想法。

  “会吗?”乐向笛持怀疑的态度。

  “会!”欧若诗离开他怀抱,坐起来用力点头:“一定会!”

  既然她这么坚持,乐向笛就跟她统一战线:“好!听你的!”

  欧若诗又扑进乐向笛的怀抱,这个身体有吸引力,她一点都不想离开他。

  “姐!我饿了!”远距电灯泡发出抗议:“要不要只顾自己恩爱,不顾弟弟死活这么残忍啊!”

  “哎!”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他,这辈子老天才给她这么个弟弟折磨她!

  欧若诗无奈的退出爱人的怀抱:“你休息一会儿,我去做饭!”

  “嗯!”乐向笛点点头。

  晚上的时候,欧晨阳被迫早早的关上电脑,睡觉去了。原因是,明天开始他要上班。

  乐向笛主动讲故事,把欧晨阳哄睡着才蹑手蹑脚的溜进欧若诗的房间。

  我来了,宝贝儿!乐向笛心花怒放,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咦,门是留着,可灯已经关了,宝贝儿胖睡了?乐向笛在黑漆玛塔的房间里摸索着。

  突然,一股柔软的力量在黑暗中拉住了他,把他一把推到在床上。

  没等他反应过来,頃刻间一俱灵巧肉感的身躯就压上了他。

  多么熟悉又久违的触感啊!

  这时候,乐向笛已经彻底反应过来了!这妞今天跟他玩新鲜的啊!

  “公子!”娇滴滴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气息招呼在他耳廓上。

  乐向笛倒吸一口气,这妞已经掌握了他的“要领”,竟然把他的功夫使在他身上!

  公子又是什么鬼?

  “小女子名唤采心,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因家道中落,不得已去京城寻亲,路遇凶徒,幸得公子相救!公子大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望公子……”

  乐向笛哭笑不得,感情这是在玩剧情啊!

  照她这样演,他这个公子是正人君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吃到她这口小肥肉啊!

  这可不行!

  乐向笛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欧若诗惊呼:“公子,不是这样的!剧情不对!”

  他轻啄她脸,笑道:“娘子,你真调皮!陈年旧事你还拿出来说干吗?今日是你我洞房花烛之夜,千金难买!你我还是早点安歇吧!”唇直接附上她的!

  “公~唔……”欧若诗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慢慢沉沦进爱的漩涡里。

  今夜,可有的忙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