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晨阳,你给我过来!”

  一到家,欧若诗别的不说,先问罪她那个可恶的大嘴巴弟弟。

  欧晨阳正迷恋在游戏中,不能自拔,手敲打键盘的频率可以说是一秒敲打几下。

  “干吗,姐?我忙着呢!没空!”他埋头苦干,学习都没这么认真。

  真后悔,当时不该一时心软,轻信他是来找工作的。事实证明,她给自己招了个大爷回来。

  来了这么多天,这个宝贝弟弟啥工作都没找,就是天天游戏,混吃混喝。

  而自己呢,每天下了班还要回来给他做饭!

  太久没收他骨头了,这家伙越来越放肆!

  乐向笛这几天也没认真找工作,和欧晨阳在家里厮混了几天,他看出来欧若诗这是要拿人开刀了,心想先避避风头吧!

  于是,他拎着菜表现的很乖巧的样子,说道:“我去洗菜。”之后,就进了厨房。

  “欧晨阳,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如果不关掉游戏,我就过去废了你的电脑!”

  姐姐玩真的!

  欧晨阳听到欧若诗冷冽的声音响起,知道这次打马虎眼可过不去,赶紧识相的把游戏退出了。

  “怎么了?我亲爱的姐姐!”他嬉皮笑脸的跑过来讨好欧若诗。

  现在的孩子真不是盖的,见猫变色,溜须拍马的功夫一套一套,变着花样跟你玩!

  “姐姐,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弟弟我为你鞍前马后,万死不辞!”欧晨阳作了一个揖,动作豪情万丈,还真挑不出他毛病。

  看他天真可爱,还是个孩子,欧若诗不忍心再凶他,可想到他经常把她往“火坑”推,自己又很无奈。

  “哎!”该拿他这个二货弟弟怎么办呢?欧若诗叹了一口气。

  “姐!我看是姐夫犯了错吧!”欧晨阳把乐向笛拖下水,神秘兮兮的说:“我跟你说,姐夫他平时就是个二货,要不咱两合起伙来整整他吧!”

  “你小子!该打!”

  乐向笛穿着女士围裙,站在欧晨阳给他头上来了一颗毛栗子。

  “啊!”欧晨阳反射性地护住头,回头一看,是乐向笛,他立即躲到欧若诗身后找靠山:“姐,姐夫又打你这个惹人疼爱得亲弟弟,你倒是管管啊!”

  “你小子挑拨我老婆来捉弄我,我不打你打谁?”虽然他身在厨房,可心在客厅。

  他可是随时随地听着他们姐弟俩得对话,一听到欧晨阳低低地说了“姐夫”两个字,他就放下手里得菜,蹑手蹑脚得走过来偷听了,然后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欧晨阳大喊冤枉:“姐夫,我那是曲线救国!这你都看不出来啊!姐姐要教训我,我先拿你挡着,反正她这么爱你,也不会拿你怎样!你真是太笨了!”

  听到他这样说,乐向笛呈现出来的那个骄傲啊,根本没法形容:“那是当然!我是她心尖儿上的人!”

  都扯到哪去了?两个活宝!个个都精得跟猴一样!

  给他们一搅,差点忘记正事!

  “别闹了都!”欧若诗把欧晨阳像拎小鸡似得拎出来,问道:“晨晨,你什么时候跟妈说我的事得?都怎么说的?今天妈妈打电话给我了,你知道她得性格!我是活活被你坑了!”

  欧晨阳这才正色,拍着脑袋说:“哎呀!姐,真对不起!”

  欧若诗有种不好的预感:“怎么说?”

  “那天你跟姐夫回去之后,我就一个人回来了。之后,接到妈妈得电话,她又叫我好好劝劝你,说胥晓峰不错什么的!我心想你也不喜欢那个胥晓峰,就跟妈说了你和姐夫的事!哪知道你们晚上就和姐夫家闹掰了,我也忘记把这事告诉你了!事情就是这样!”

  这样的话,也怪不得谁,只能说一切都是天注定啊!(女主的话:屁!一切都是作者注定的!)

  乐向笛不关心别的,他只关心那个胥什么从哪冒出来的:“胥晓峰是谁?”从哪冒出来的!

  “就是我姐的相亲对象!”欧晨阳可以称得上是快嘴了。

  “欧若诗!”这次轮到乐向笛发威了:“你怎么解释!”

  臭婆娘!敢瞒着他相亲!而且,事后也补坦白从宽!要不是欧晨阳这个傻子,他还不知道会被瞒到什么时候呢!

  好吧!欧若诗心虚了,“呵呵!那是咱两‘分手’时发生的意外,我是被强迫的!但是,我跟他什么事都没有,除了……”

  还有“除了”?不得了了!

  “除了牵了下手!”欧若诗弱弱的说。

  “什么!”乐向笛差点在原地蹦三尺高,“他敢牵我的女人!我去剁了他!”

  乐向笛解开围裙,样子不像再说假的。

  欧若诗怕出事,立即使用平时这两个男人对她用的招数---撒娇,讨好。她主动抱住这个为她愤怒的男人:“不要为不值得的人生气啦!我心里只有你!亲爱的!么么么……”

  咳!难得这么乖!乐向笛美人在怀,怒气渐渐降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火气。

  真是心痒难耐啊!好久没吃肉了!

  “你也太没诚意了,亲亲不是用说的,要用实际行动的!”还么么么呢,又不是在打电话!

  欧若诗害羞的用眼神示意弟弟在身后呢,其实欧晨阳一看不对劲,早就溜了,他可不想年纪轻轻就长针眼!

  “今晚,到我房里,我给你留门!”欧若诗给了他一个风情万种的眼神,还性感的伸了下舌头。

  “唔!”乐向笛只感觉“一柱擎天”,两道鼻血一流。

  玩大了!

  “晨晨,快拿冷毛巾!快点!”欧若诗着急忙慌的叫起来,“快快,流鼻血了!”

  “奥奥!来了!来了!”欧晨阳赶紧拿来一条冷水里絞过的毛巾。

  欧若诗把毛巾敷在乐向笛头上,把他推到沙发上坐着,让他仰着头,又那纸巾给他擦鼻血。

  欧晨阳取笑他:“姐夫!你定力可真差!”

  F看Wx正版M章I节上G酷Z匠w网1i

  “你小子懂什么!我是真男人!”乐向笛懒理什么都不懂的“小男生”,笑嘻嘻的问欧若诗:“宝贝儿,说话可要算话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