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是个特别月!

  高俊正式离开了人事部,到B市A店任职去了。

  临走前,高俊请大家聚了一次餐,感情深的刘磊等几个人都哭了。

  他还在的时候,欧若诗故意冷淡他。等他真要走的时候,欧若诗想到这么多年同事不容易,背后也流了好几滴眼泪,还让乐向笛喝了一顿饱饱的飞醋。

  另外,欧若诗收到了王小慧发来的短讯,短讯上说她生了个儿子。

  真心为她高兴!想到王小慧,欧若诗感觉她们像是一个世纪没有见过了,也挺想念的!

  欧若诗决定趁空去医院看看她,乐向笛知道后非要吵着一起去。

  “我要去!怎么说慧姐都是我的师傅!而且,你答应过我,永远都不会放开我,到哪都带着我,你忘记拉!”乐向笛来个小鬼缠人。

  “好吧!那你快点,等会儿还要买些礼物呢!”说的有道理,欧若诗只有点头同意。

  “姐!我也要去!”欧晨阳嘟着嘴,跟在她屁股后面说道。

  “你又不认识人家!你去干吗?”真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哪哪儿都要凑热闹!

  欧晨阳倔倔的坚持说:“那也要去!”他耷拉着脸跟个小怨妇似得。

  也不知道他这两天怎么了,总是一脸蒙逼的样子,动不动就要跟着他们去哪儿。晚上乐向笛想和他姐姐亲热亲热,他偏偏不让,全身挂在乐向笛身上,说晚上害怕,要姐夫陪。

  害得乐向笛从回来之后,都没碰过小胖妞!

  “姐!不要抛弃我!”欧晨阳从后面环住欧若诗撒娇,语气里都是委屈。

  “什么情况?”怕弟弟生病,欧若诗转回身,用手摸摸他的额头,看他有没有发烧。

  一点都不烫!这更让欧若诗担心了:“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啊!”

  “啪!”乐向笛一阵风似得跑过来,一掌拍在欧晨阳头上。

  欧晨阳哇哇大叫!

  “他是我弟弟,还生着病!你这时候打他也太狠了!跟后妈一样!”欧若诗投诉道。

  哎,乐向笛叹口气,没有作任何解释,只跟欧若诗说了一句:“看着啊!”

  之后,他掏出一张卡,就是上面存了十万元的银行卡,递到欧晨阳面前。

  奇迹发生了!只见欧晨阳立马闭上了嘴,双手接过卡片,恭恭敬敬的朝着乐向笛鞠了一躬:“谢谢姐夫,姐夫万岁!”啥毛病也没有了,效果好的比打了一阵强心针还牛掰!

  “以后记住,她是我老婆,不许你再抱她,听到没?”哪怕是弟弟也不行!乐向笛搂过欧若诗,强权主义的说道。

  “是!姐夫!姐夫您说的话就是圣旨!”欧晨阳像机器人不停九十度大鞠躬,还不忘告别说道:“姐夫,姐姐,慢走!早去早回!”这样子恨不得把他们供起来,弄得欧若诗莫名其妙!

  “好了!跟屁虫解决了!”钱能解决的问题都是小问题,乐向笛一脸嘚瑟:“我们走吧!”

  欧若诗有点懂了,合着欧晨阳这二货看他们感情好,然后吃醋了!天天不是缠小笛就是缠自己,在寻找归属感。

  不过,她在弟弟的心目中再怎么重要最终也还是敌不过钱!事实已经证明了:姐夫一给钱,空虚,寂寞,冷的小舅子就立刻回春了!哈哈!

  这小子!我看他是闲的慌!

  趁欧晨阳不注意,欧若诗上前一把夺走那张卡片,还不忘在他头上也拍了一记。

  “臭小子!明天跟着我去公司报道!”反了他们了!敢当着当家人的面敢私相授受!欧若诗把卡片塞进自己的包包。

  “臭姐!你打我!我才不要去你公司面试呢!这是姐夫给我的,我要用来创业呢!你不能这么霸道,夺走我的资源!”欧晨阳不服气,抢也抢不到。呜呜呜………“你用强权欺负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我不服!我要上诉!”

  “对!就是强权!不来你试试看!”笑话,别人我管不着!但你们两个还不是就像我手里的蚂蚱,分分钟就捏死的事!这回轮到欧若诗嘚瑟了,她继续说:“你不服气的话也可以问问他,这卡到底给谁?”

  “姐夫,你说!”千万顶住!男人的面子别忘记!

  最新/z章Q节$上…I酷匠网X@

  “额……”考虑了三秒,乐向笛选择搓搓手上的冷汗,装作没看到,离开了姐弟俩的“战争”。

  “姐夫,我鄙视你!你们的表现让我心痛!欧!我吐血了!”欧晨阳捧着胸口,装腔作势。

  “不要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中午我买菜回来做饭,不要再叫外卖!听到没?”直到离开家的前一秒,欧若诗还在喋喋不休的说。

  尽管欧晨阳再沮丧,也不敢不理她。他低着头,萎靡的说了一句:“知道啦!”

  王小慧初为人母,正享受着这份为人母的喜悦。

  只见欧若诗和乐向笛两人,四只手提着满满的好几大包进入了病房。

  “欧总!小笛!”王小慧激动地从床上坐起来,由于用力太猛了,碰到了伤口,“诶哟诶哟”叫了好几声,惹得苏震心疼死了。

  “你看你,都做妈了,还这么不小心!”欧若诗把东西都放在储物柜上。

  “慧姐!”乐向笛也把东西顺好。

  “没事!没事!”看到他们两人一起来,王小慧秒懂了,笑容也变得异常暧昧。在她看来,这两人是应该快要修成正果了!

  “你们来就来呗!还买这么多东西干吗!来,快坐!”王小慧招呼。

  “小小心意,别说这么多客套话!”欧若诗坐下,环顾了一下环境。

  别说!苏震还挺细心,给老婆定的是一人住的家庭式公寓月子房,陪房家人睡在另一个房间,还有厨房,客厅,卫生间。

  “孩子呢?怎么没看到?”欧若诗问,毕竟来得目的就是看产妇和孩子麽。

  “护士小姐抱去洗澡了。”王小慧对他俩暧昧的眨了眨眼睛,说道:“啥时候给我喜糖啊?”

  欧若诗脸一红,乐向笛则相反,笑着说:“若是可以,我想现在就娶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宝贝儿们,由于用脑过度,飞菲今天写着写着,突然睡着了!看在我努力的份上,给飞菲一些鼓励吧!各种鼓励都行,推荐!挖挖!恶魔果实,解封,打赏,随便看着给,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