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欧若诗叫的很大声,可欧晨阳过于陶醉,他居然没听到!

  “哇噢!”乐向笛带上门,见到这一幕,忍不住惊呼,这小子也太有才了吧!

  不过,这才是年轻人的生活啊!乐向笛随着音乐也舞动起来。曾几何时,他可也是舞蹈高手啊!

  欧若诗郁闷,干干净净的家被亲弟弟糟蹋成了狗窝!桌子上满是打开的零食,饮料,地上好多薯片碎片。

  额啊~这样整理到什么时候!

  “你干吗?”欧若诗睁大圆眼,看着乐向笛做着帅气的舞蹈动作,一路舞到了欧晨阳的地盘,帅气的回旋一跳,他稳稳的蹦上了沙发。

  两个大男人就在一个错愕女人的目光下,跳起了沙发舞。

  “啊!姐夫!”欧晨阳杀猪似得大叫一声。

  乐向笛捂住耳朵,见怪不怪的说:“叫成这样干吗?怎么,没想到你姐夫我舞功比你牛吧!”

  欧晨阳跳下沙发,惊魂未定的样子,突然又惨叫了一声:“啊!姐姐!”他及时用双手护住自己的三角区。

  “怎么?都已经做了,还害羞什么!”看他这个样子,欧若诗反而想笑!

  “姐,别看!转过去!”欧晨阳一边护着私密处,一边到处寻找自己一兴奋不知道扔到哪的裤子和衣服。

  “在这!”乐向笛从角落里找到一条大裤衩,丢给他。

  欧晨阳手忙脚乱的穿起来,嘴里反而抱怨这个房子的主人:“姐!你也真是!回来也不打声招呼!”

  “你还抱怨我!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你不想睡觉,也不能妨碍别人啊!万一邻居找上门,你叫我怎么解释?!”欧若诗几步上前,把欧晨阳笔记本电脑的音乐给关了,“嚎”了好几个小时的音响终于可以休息了。

  “姐!我这音乐声不大!要是影响了别人,人家早就找上门了!哪里还有这场好戏给你看!”欧晨阳满不在乎的撇撇嘴。  

  奇怪!明明他只是穿上了大裤衩,

可欧若诗总觉得这个二货弟弟的大裤衩是穿在了脸上。不然,刚才还表现得很害羞的他,为什么忽然会这么厚颜无耻呢?

  “叭呲,叭呲……”

  姐弟俩同时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原来是乐向笛饿极了,在吃零食。

  “给我吃点!”欧若诗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终于自己也忍不住了,坐在乐向笛旁边,两人一起吃了起来。

  “喂,喂,这是我的夜宵!你们都吃了,我吃什么!”欧晨阳极度不满。

  乐向笛和欧若诗不理他,继续祭自己的五脏庙。

  不消一会儿,零食消灭了一大半。

  “我说你俩儿臊不臊!在家里吃了山珍海味,没给我捎回来也就算了。现在,还来剥削自己亲弟弟的夜宵!你们太可耻了!我都为你俩儿觉得脸红!”欧晨阳翻了翻,自己爱吃的几个零食全空了!

  乐向笛递给欧若诗一块豆腐干,两人继续,丝毫不觉得一点点可耻。

  欧晨阳本也是有调侃的心态,他们全吃了也无所谓,可这种情况也太反常了。

  “姐,姐夫。你们没吃晚饭?”他试探性的问。

  欧若诗想想,吃是吃了几口,可后来消耗的能量太大,那几口他们早就消化掉了!

  “算是没吃吧!”

  “什么叫算是没吃啊?不可能啊!姐夫家财大气粗的,连顿晚饭也不给你们吃啊!怎么可能!”欧晨阳无法相信。

  欧若诗只好把事情原原本本的都说了出来。

  “姐夫!你真男人!我姐没看错你!”等欧若诗说完,欧晨阳总结了一下,拿出两罐啤酒,和乐向笛干起杯来:“来!我敬你!”

  “干!”乐向笛正好想宣泄一下苦闷,便和欧晨阳喝了起来。

  “你们慢慢喝!我明天还要上班呢!我洗澡去睡觉了!”欧若诗主动退出“战”场。

  姐夫和小舅子两人相谈甚欢,而且两人酒量都不行,每人硬撑着喝了几罐之后,就抱在一起睡去了。

  第二天,欧若诗起床后,看到他们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席地而睡,一点都没觉得恶心。再加上爸爸,妈妈,所有她爱的人都在了,很幸福!

  不过,幸福的代价也是蛮大的!

  欧若诗看着满地垃圾,无奈摇头,反正她是没时间打扫了。

  刷牙,洗脸……一切就绪之后,欧若诗在便签上写上“打扫干净,否则后果自负”几个字。为怕他们找借口说没看到,接着她在他俩脸上一人贴了一张,并给他们拍了照,这才踏上了上班的路途。

  8点30分,欧若诗准时踏进办公室。

  九点的时候,她接到内线电话,是田清凡叫她去办公室。

  终于,还是找她了。

  欧若诗早就猜到他会找她,不过说什么内容她就不知道了。

  稍微拖延了几分钟,她才去到五楼。

  敲了敲门,欧若诗站在田清凡办公室门口,直到里面传来一声“进来”,她走了进去。

  “田总!您找我?”因为需要这份工作,所以前面的事,她用选择性失忆来对待。(就是当没发生过)

  :最y新¤w章$节上a酷#;匠网N

  “坐,小诗。”田清凡好像也忘记了前面的事一样,依然笑脸相迎。

  欧若诗坐下。

  “小诗,还有两天,高俊要去A店了,你部门一下少了两个人,一时半会儿又招不到人,估计你会很忙。”田清凡说:“你看,公司里有谁能力比较强,你比较欣赏的,我把她调到你的部门帮你应急。”

  如果没有上次的那件事,欧若诗会欣然接受。可如今嘛,她不能再轻易接受了,因为田清凡对她任何得好都会让她想到这个男人其实在打她的主意,内心龌龊!

  “不用了吧!我可以应付!”欧若诗直接拒绝,大不了多加几个班呗。

  “小诗,”田清凡清楚欧若诗得想法,他也的确是欧若诗想的那样!没办法,他自己控制不住啊!

  “小诗!你还在生我得气吗?”他问。

  “田总!请您称呼我为欧经理!”欧若诗保持冷漠地态度:“我没必要生您的气!因为您只是我的上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