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乐向笛牵着欧若诗,一路从山上走下来。

  因为和乐家决裂,没有了乐家少爷的名头,所以也不能享受少爷的待遇。

  一路上,欧若诗心事重重,不说一句话。

  乐向笛知道她已经满肚子负罪感了,因此他尽量表现得很轻松,完全没有压力的样子,只为让她也能减少心里负担。

  “累不累?”乐向笛关心得问。

  {T酷匠W、网S永I久Z免r7费看S:小ga说z

  欧若诗小小的喘气,点了点头,答:“有点。”

  下了山,沿途路上虽有路灯,但灯光却不是很亮。

  乐向笛在路边找了块石头,矮凳子大小,够一个人坐。他把它搬过来,放在路灯下,体贴的说道:“过来,坐下休息会儿。”

  还好欧若诗今天没有穿恨天高,穿的是平底小帆布鞋。不过她很久没走这么长的路了,长时间的摩擦,使她的脚底板疼痛起来。

  欧若诗赶紧坐下,脱了鞋子和袜子,开始检查脚底。

  “脚疼?让我看看!”乐向笛蹲到她面前,小心翼翼的捧起她的脚。

  左脚底两个小水泡,右脚底一个大水泡。再走下去,泡破了,肯定会更疼。

  “不走了!休息休息吧!”他心疼欧若诗。

  欧若诗更心疼他,“对不起!我很抱歉让你立场变得这么尴尬!真的对不起!”

  乐向笛就知道她会把责任都归结在自己身上!

  “别这么说!这些与你无关,我和他的矛盾自从妈妈死后就有了!没有今天这事,迟早也会爆发!”

  “可是,没有我,至少你不会与家决裂!不是吗?”这个才是主要问题,让她耿耿于怀到现在。刚才爷爷奶奶哀怨的眼神,一直在她脑中挥散不去。

  乐向笛面露担心的深色,他盯着欧若诗若有所思却不说话。

  “小笛……小笛……”欧若诗轻拍了几下他的脸:“你怎么了?别吓我!”

  乐向笛猛的忽然将她抱住,担心的说:“不要丢下我!不要把我‘还’回去!我不要离开你!我什么都不要!钱,名,利,我统统不看重,我只想要一份真诚,没有欺骗的感情!”

  欧若诗怔了怔,还记得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她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小坏,带点无赖,青春,活力,全身上下散发着霸道,刚毅的气质。现在为了她,却像个小男人,从不吝啬自己的眼泪,也从不埋藏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为了她,他放弃了那么多!他的压力不比自己小,如果自己继续像刚才那样,动不动自怨自艾,不仅缓解不了自己的痛苦,还会把痛苦带给他!

  “小笛!”欧若诗终于想通了,她喃喃轻诉:“我不离开你!我不会把你‘还’给任何人,你是我的!我说过我永远不会丢下你!因为,我爱你!”

  我爱你!

  周边蛙鸣虫叫,好像它们在为这对爱人见证他们的爱情……

  “傻瓜,你眼睛又红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欧若诗取笑他。

  “我才没有泪,我只是有一点点感动而已!”小男人撒娇:“宝贝儿,从今以后,我就彻彻底底是你的人了!你到哪都要带着我!我们不要再分开!”

  “好!我答应你!”欧若诗穿袜,穿鞋后,起身说:“走吧!再不走,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呢!这里又没法打计程车。”

  “你脚再走,水泡就要破了,到时候疼死你!打电话让弟弟来接吧!”乐向笛为了她着想,不想再让她走下去。

  “算了吧!他来接要到什么时候啊!不过,我们可以用这个。”欧若诗拿出手机打开了一个快车软件,很快下了一个订单。

  过了两三分钟,终于有一个范师傅接单了。

  范师傅很快过来,是一辆私家车。原来他有工作,只是下班之后做点外快,补贴点家用。

  “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啊!”范师傅边开车边闲话聊天。

  乐向笛显得尴尬,也不作答。

  “我娘家就在XX庄上,今天回娘家。傍晚的时候来这边玩的!一时忘了时间,所以才这样。”欧若诗道。

  “奥奥,不过这山已经被百乐集团的乐天成买下来了,上面建了别墅,你们去玩的什么啊?”这范师傅就是个普通人,啥都好奇,啥都喜欢问。

  乐向笛皱着眉,有点耐不住性子!

  欧若诗怕他发飙,按着他的手,提醒他不可以乱来,他这才一直忍着。

  “我们来的晚,爬到山上,远远看看别墅的样子就下来了。”欧若诗胡编乱邹的。

  范师傅自言自语道:“你们年轻人可真会玩!也不怕半路跑出个蛇虫鼠蚁,吓着你们。”

  欧若诗干笑两声,不再说什么了。

  等到小区门口时,已经11点了。

  “你们的婚房就在这里?”范师傅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是的!我们刚结婚。”乐向笛抢着回答。

  “小两口真恩爱!”

  “那是!”乐向笛紧紧搂着欧若诗。

  欧若诗不好意思的扭捏一下,笑着跟这个范师傅道别:“谢谢您,师傅!再见!”

  “好好!再见!”范师傅扬长而去。

  “不对啊!他为什么不问我们要钱啊!”乐向笛笑道:“哈哈,我知道了!他肯定是忘记了!记性也太烂了!”

  “哈哈,你才傻呢!”欧若诗笑他:“这个啊是用网银支付的!”她摇摇手机。钱早在他不注意时,她已经付掉了。

  额!好丢脸!乐向笛笑容冻结。

  “走吧!傻傻!”欧若诗牵住他的手。

  这次,他们终于一起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地方。

  从此,他们就要幸福的生活了!想想都开心!

  五分钟后,两人终于站在了自己家门口。

  欧若诗拿出钥匙,正要开门。

  “你听!”乐向笛静止着不动,似乎听到了什么。

  欧若诗静下心来,耳朵贴着门听,竟然听到屋里正在放着劲歌金曲。

  “欧晨阳!”差点把他给忘记了!这小兔崽子趁她不在家抽什么风呢!

  欧若诗加快速度把门打开。

  “等等等等等……”火爆的音乐迅速窜出“强奸”着他两的耳朵。

  “欧晨阳!你在干吗呢!”欧若诗愤怒的看着自己穿着三角内裤,光着上身的弟弟正踩在沙发上,像蛆一样扭动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