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你是谁?要想进乐家大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乐天成用尽力气咆哮出声,把话说绝。

  “别气!别气!”乐奶奶帮他拍背,她怕自己的宝贝儿子再气出病来。

  “小笛,你怎么说?”只要小笛同意,这事也好办,乐爷爷麻溜儿问孙子的看法。

  “对不起!爷爷!我也不同意!”乐向笛毫无悬念的拒绝。全家人都欺负他的小胖妞,所以他更要保护她:“这辈子我就娶欧若诗一个女人!”

  “诶~”乐爷爷也是失望透顶!

  “若若,你放心!虽然你只能做小,但奶奶绝对不会亏待你啊!你就是少张证而已!该有的奶奶绝对不会少你!”乐奶奶仍妄想说动欧若诗。

  “奶奶,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真的不能接受!很抱歉!”

  真是匪夷所思!做小妾,这都什么年代了!爱情和爱人怎么可以分享呢!就算别人行,那也是别人,在她这是绝对不行的!

  好说歹说都没用,乐奶奶白了她好几眼!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体谅!难道她就想拆散我们乐家吗?开始还以为她善解人意,如今看来,前面真是看错她了!

  “若若,你这又是何必……”心里有了隔阂,乐奶奶越看她越不喜欢。

  “妈!别和他两废话了!阿威,分开他们!”软的不行,直接硬的!我乐天成就不相信你们还能坚持下去。

  “是!”

  “等等!”乐向笛放开欧若诗,改为单手搂抱她,一只手伸出,做“叫停”动作。

  保镖们个个都不敢轻举妄动。

  “爸!爷爷,奶奶!既然你们不肯让她进乐家大门,那我只好选择走出这个大门!”乐向笛一字一句,对着乐家家长们说出他最终的选择。

  “小笛,我看你是真疯了!”乐家爷爷怒斥他。

  “若若!你可不能让他这么做啊!乐家只有小笛一棵独苗!”乐奶奶泪涕俱下。

  闹成这样,欧若诗一直很内疚,也想过要放弃。可没想到,乐向笛竟肯为了她,做出这样重大的选择和牺牲。如果,这时候她还在“要不要坚持跟他在一起”的问题上摇摆不定,那么自己就太不值得他这么爱了!

  “小笛……”感动自在心中,此时欧若诗也不知道用什么才能回报乐向笛对她如此深厚的爱。

  “逆子!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走出乐家大门一步!”乐天成已经完全暴怒,他不敢相信儿子为了这个女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知道你不放我,我是走不出去的!爸,要么你就选择接纳她,要么你不接纳她,但必须让我和她走!总之,我是一定要和她在一起的!算我求你!”乐向笛话语句句肯切。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他乐天成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难搞的没见过!还就不相信治不了自己的儿子!

  乐向笛突然笑了两声,笑中有无奈,也有决绝:“我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如果,你硬要分开我们,我只能说,我会倾尽一切能力,寻找一切机会去死!绝不会做你事业联姻的牺牲品!我不相信你能派人永远看着我,看我一辈子!”

  轰……又是一记轰天雷,乐天成身子一软。儿子为了一个女人,用自己的命来做威胁,要离开自己,他这个父亲真是太失败了!

  “老爷!您没事吧!”金管家用自己的身体给当家的做支撑。

  “哎呀!这……这日子没法过了!”乐奶奶长叹一声,倒在乐爷爷的怀里,哭了起来。儿子和孙子,她一个都不想失去!可了不得喽!

  “小笛!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的爸爸?”威叔也看不下去了,他真担心老爷吃不消,身体会垮掉。

  乐向笛选择沉默。

  全场唯一能高兴的起来的也只有宋艳兰了,她躲在一旁,努力抑制自己的兴奋和喜悦!

  美中不足的唯一一点就是自己的肚子太不争气了,要是她已经为乐家生下了一儿半女,那现在乐天成就不用那么纠结了,肯定把她捧上了天!还好为时不晚,从今天开始,好好调理身体,争取早日生个大胖儿子,哈哈!

  两方僵持了几分钟,乐天成说了一个字,决定了他们接下来的命运:“滚!”

  这个儿子算白养了!他看都不想看他们!由金管家扶着转身踏进屋里。

  “小笛……我的孙子!宝贝儿乖孙!……呜呜……”乐奶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伤心欲绝。

  “爸,妈!你们全都进来!他不是乐家子孙了!让这个陌生人离开!”乐天成背对着屋外,话语中已经透着冷漠!

  “小笛……”奶奶还牵肠挂肚的。

  “进去吧!”爷爷掺着她,垂头丧气的看了孙子一眼,也再没有多余的语言。

  “天成!你可当心身体啊!”宋艳兰挂着大大的笑脸,示威似得瞪了瞪他们,转头进去的一瞬间,像变脸似得,脸上已尽是关心的神色。

  大开眼界了,欧若诗佩服!

  “威叔,我……”

  “小笛,”威叔打断乐向笛:“现在反悔刚才的话还来得及!你只要说反悔,威叔现在就去跟你爸爸说!他会原谅你的!一切还跟原来一样!”

  乐向笛摇摇头:“威叔,你不用再说了!我说过了,除非他肯接纳小诗!”

  固执!果然是乐天成的儿子!固执到一起去了!父子两谁也不肯低头。

  威叔叹了口气,终于放弃要乐向笛回归的念头,把箭头直指欧若诗。

  “丫头!你真是厉害!真不知道你到底哪里好,让我们小笛为了你宁可与家决裂!这样做,你良心真的不会不安吗?”

  欧若诗当场一愣,她的要害被戳中了。

  “威叔!不许你这样说!”乐向笛第一时间护着欧若诗。

  “好!我不说!你已经是大人了!自己有选择的权利!我的确没有资格说什么!”威叔转身,背对着他们,背影显得格外落寞,伤感,他也不想亲眼看着乐向笛离开。

  “威叔,家里……”

  B最f新章节nT上3r酷匠{网;8

  “不用说了!走吧!”威叔打断他,也不再多言。

  “保重!威叔!”乐向笛最后问候。

  威叔却再也不说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