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怎样?十年而已,我耗不起吗?

  哎!今天的和好到底是对还是错?!

  哈哈!生生的打脸!有钱人就是这样,喜欢践踏穷人的自尊,然后用钱来摆平穷人!

  我欧若诗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欧若诗拿起那张支票,她一个个看在场所有人的脸。

  看他们的那副嘴脸,他们好开心!他们脸上得潜台词是:能用钱解决得事都不叫事!他们在讽刺,在讥笑!连爷爷,奶奶看到她拿钱之后,表情都是欣慰的。

  哈哈!好!心痛得彻底!

  欧若诗最后才看向乐向笛,这个她深爱,也深爱她得男人将会是什么表情?

  “诗!”不要!乐向笛惊恐地看着欧若诗,他好怕她拿那张支票,他害怕被抛弃的感觉。

  选我!“诗……”乐向笛声音哽咽了。难道他们真的要这样分别了?不要!千万不要!他不甘心自己会输给钱!

  呵呵,欧若诗红着眼,强烈的自尊和勇敢的心支配着她没让眼泪掉下来。她用手抚摸身边这个男人的脸,像是在告别。动作那样轻,却把情更深的留在了他的心底!

  这就够了!你对我缠绵得爱情和不舍得情怀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得礼物了!乐向笛!爱上你,我无悔!

  “诗!”乐向笛伸手去抓她附在自己脸上的手,却抓空了。

  酷\d匠网唯c一0正q版¤A,N其L(他都P&是5:盗版$Z

  欧若诗放开乐向笛,转身面对宋艳兰,她深邃的眼神正义,勇敢,宋艳兰在她面前显得像沙子一样渺小。

  她一字一句的说:“我的身份配不上乐家,可能吧!但是,我至少比你高尚!你只是男人的附属品,而我就是堂堂正正的自我!我有你没有的人格尊严!在我眼里,你真的好可怜!你才是真正的穷人,没有爱情,没有人性!”

  “好笑!你拿了乐家的钱说有人格尊严!你的爱情最多就值五百万!”宋艳兰恼羞成怒,脸红一阵白一阵。

  死丫头!嘴巴是厉害!我看你还能厉害到几时!

  欧若诗并没有理她,而是若无其事的把支票一撕两半,对着全场继续说道:“你们有钱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最在意你们的钱!打着‘钱是万能的’这狗屁口号,践踏着穷人得尊严!可是你们践踏错了人!五百万,我花十年不吃不喝也就挣到了!可你们花尽一生也挣不到我对感情得真挚!你们也永远不会懂人生的意义!”话语间,支票变成了四半,八半,十六半……直到撕不了,她把碎片抛向空中。

  洋洋洒洒,碎片像是下了一场小雨。

  全场脸色骤变!

  “诗!谢谢你!”欧若诗的表现让乐向笛十分满足,原来她拿支票只是虚惊一场!

  可当他抓她的手时,却又扑了个空,这让他不解。

  支票都撕了,不就代表选择了他吗?为何突然这样?

  离开他,她真的也十分不舍。可是,没办法,她必须要这样做!

  “小笛!我不想你因为我和家里闹翻,你对我的感情我已经明白了!也够了!谢谢你!”我爱你!她在心里说这句。

  太多的留恋,太多的牵挂……只恨,他们的身份太过悬殊!

  这里,她一刻都不想多呆!欧若诗拿起自己的包包冲了出去。

  “别走!别走啊!”乐向笛绝望的叫出声,疯了似得追出去。

  “拉住他!”开口的是乐奶奶!为了儿子,她义无反顾。

  “小笛!”威叔追了出去,命令在外待命的保镖:“抓住少爷,别让他跑了!”

  “是!”

  跟上次一样,十几个保镖把乐向笛团团围住。

  “欧若诗,回来!欧若诗!欧若诗!啊……啊……”他叫的无助,撕心裂肺!叫声划破长空!

  你回来啊!你听不到吗?我在喊你哪!

  欧若诗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划破天迹似得吼叫会是出于乐向笛之口。

  声声呼喊,催人泪下。勾住她的心,拉住她的脚,她再也移不动步子。

  “小笛!小笛!”欧若诗调头返了回来,正在反抗的乐向笛听到声音,转头看到欧若诗在跑回来,反抗的更加厉害了!

  “放开他!放开!你们这些坏蛋!”欧若诗也跟发了疯一样,拼命打保镖。

  因为她是女人,保镖们不敢动手,只能停手把她们圈在中间。

  “诗!诗!”乐向笛抱住欧若诗,如重拾至宝。

  他紧紧抱住欧若诗,生怕她再走了!他说那次是最后一次哭泣也是狗屁!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嚎啕大哭起来。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求求你!”

  “小笛……”欧若诗也呜咽了。

  刚才她可是亲眼看到了,这就是“大户人家”?一言不合就圈禁别人,毫无人权可言!

  可想而知,那次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他到底经历了多大的罪?!

  “你有没有受伤?你的手要不要紧?”欧若诗想到他手上的伤,着急的询问。

  她想查验他的受伤,却被抱的的更紧。

  “没有!一点都不要紧!只要你不再离开我,我哪儿也不痛!”乐向笛像个孩子,表达着心底最朴实无华的心愿。

  就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而已!为什么想要达成却这么难?

  “把他们分开!”威叔狠下心肠,他也是没办法!总不能看着老爷被气死吧。

  “是!”保镖们声势浩大。

  “不要!”乐向笛警备的看着周围的保镖,把欧若诗抱的更紧。

  “小笛!不要任性!”威叔表情严厉,一点都没有了平时和蔼可亲的样子!

  他一声令下:“分开他们!”众保镖得令,一拥而上。拉欧若诗的一组,拉乐向笛的一组。

  “啊!放开!放开!”

  “小笛!小笛!”

  “抱紧我!别怕!”

  “啊!不要!放开我们!”

  ……

  场面又是一片混乱。

  别说,这场景跟法海命小和尚分离许仙和白娘子还有一点像。

  只不过,乐向笛拼尽全力抱住欧若诗,十几个彪形大汉愣是没把他们解开。

  “好了,好了!先放开他们!”威叔突然大发慈悲。

  “威叔,你最疼我了!你放了我吧!”哪怕只是一点点希望,他也要争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