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乐奶奶白了她一眼,不理她。

  “你也坐吧!”乐爷爷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谢谢爸~”难得老太爷对她如此客气,宋艳兰有些小小惊喜,也礼貌的道了声谢。只是那个“爸”字的尾音辗转悠长,恨不得甩到天上去了。

  欧若诗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乐向笛反正已经习惯了,见怪不怪!

  乐天成坐下,眼神冷冷的扫了一眼乐向笛,问道:“怎么?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吗?”

  “爸!”乐向笛叫了一声,照例忽略宋艳兰。

  “叔叔好!阿……”欧若诗站起来,对着乐天成喊了一声,再喊宋艳兰的时候,乐向笛突然直接把她拉下,让她一屁股坐回原位。

  “額!”欧若诗十分尴尬。

  当然,当着外人的面给她甩脸子,宋艳兰也是挺尴尬的。

  好啊!你看我怎么给你老子吹枕边风!

  乐天成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和审视的目光盯着欧若诗,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个遍。

  看的欧若诗心里直发毛,这一刻,她还真种有想退缩的感觉。还好,乐向笛适时的握住了她无所适从的小手,让她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天成,你吃晚餐了没有?”乐奶奶心疼自己的儿子,赶紧先问一问乐天成的饱暖。

  就算儿子活到了一百岁,在妈妈的眼里,儿子永远是她长不大的孩子。这句话是一点没错的!

  “来之前……”乐天成也不想麻烦自己的老母亲,想说吃过就算了。

  “我和天成都没吃过呢,就想着到您这边来尝尝这边厨房的手艺。妈,赶紧叫厨房准备晚餐。”她可饿死了,也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不客气的指挥起乐奶奶来。

  一忙完工作,乐天成推了好几个应酬,急急忙忙的赶过来。本来不想带她,可是宋艳兰泼皮撒欢,软磨硬泡,死闹着要过来,美其名曰夫唱妇随,要永远陪着自己的老公,其实就是为了来看看这边别墅是什么样的。

  结婚也有几年了,别的房产乐天成都带着她,唯独这幢山腰别墅,她从来没踏足过,想想就气人!今天总算如愿了!真没想到,这里竟如此豪华,古董装饰比他们住的主宅还要多!

  看来平时还要多下功夫,把这幢房子的产权搞到自己的名下才行!

  她一进门一双眼睛滴溜溜地打转,乐奶奶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

  这女人有够讨厌的了!真不知儿子看上她哪点!和素茹比起来,她连素茹的指甲盖都比不上!真是想想就来气!

  “金管家,吩咐厨房下两碗面条来!”给吃面条是因为乐奶奶既不想儿子挨饿,也不想让宋艳兰嚣张。

  “哟,妈~你招待儿子,媳妇给吃面条哪!你好意思,我们还不爱吃呢!”哼,一家人都欺负我,老娘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你爱吃不吃!金管家,做一碗面过来给老爷吃就行了!”乐奶奶就是明着不喜欢她。

  “哼!”宋艳兰双手环胸,生气地把头甩到一边。

  “奥,不用了!妈,我不饿!”乐天成拒绝了老母亲的心意,他要是接受的话,打了宋艳兰的脸不说,还给所有下人看了他们一家的笑话了。

  “金管家,你留下,叫她们都下去吧!”

  “是!”金管家立即把几个女佣打发了。

  乐奶奶很是不悦,板着脸问:“自从素茹走了之后,你从来没来过这边。今天是哪阵风把你吹回来了?”

  真不知道儿子被狐狸精灌了什么迷魂汤!什么时候都护着她!

  “我回来看看您和爸爸!您脚没事了吧?”乐天成有些内疚。

  “你要是真关心,就不会到今天才回来看我了!”电话都打得很少,乐奶奶语气中透露出抱怨。

  切!不就是回来赶走你儿子身边的女人嘛!扯那么多干吗?废话一堆!老娘今天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回来看你们的好戏的,现在一场好戏没看到,反而被你们看了老娘的好戏!

  “妈,您知道的,我太忙,但我心里很牵挂您和爸爸……”

  乐奶奶欣慰的点点头,表示体谅儿子。

  “哟!恕我眼拙!这位是谁啊?”见不得他们母子情深,宋艳兰故意把话题引到欧若诗身上。

  来者不善!欧若诗突然觉得后背凉凉的。

  “若若是小笛的女朋友,也是我和老头子未来的孙媳妇儿!在场所有人都给我听清楚,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若若是我们乐家未来真正的女主人!”这个狐狸精想成为我乐家的女主人,有我在,休想!乐奶奶直接宣布。

  今天奶奶真给力!乐向笛暗自高兴。   “妈!您这不是胡闹嘛!这事我还没同意呢!你怎么能随便宣布!”乐天成反对,脸色铁青。

  “你同不同意都与我没关系!我一定会娶她的!”乐向笛将欧若诗搂进怀里,示威似得反呛。

  “我是你爸爸!你的婚事都要经过我同意!”乐天成眼珠子一瞪,霸道的说。

  这时,久未开口的乐爷爷也终于开口了:“天成,我问你,你的婚事可有经过我的同意!”

  “爸……”乐天成哑言,的确他的两段婚姻全是由自己做的主。

  乐老爷子话一出,宋艳兰可就按耐不住了:“爸!话可不能这么说!天成的婚姻是没让您做过主。可天成有能耐啊,看他的事业,可没让您老帮过什么忙吧?他是投资什么,什么就赚钱!可见天成的眼光有多么的好~”她斜眼瞧了瞧老爷子和乐向笛,讽刺道:“哼,只怕你们老的,小的加起来,眼光都没天成好呢!”几句话一说,她不仅给自己脸上贴了金,还让乐向笛他们处于了劣势,不得不佩服她的确有手段。

  这话可把老夫妻两和乐向笛气的够呛。

  欧若诗到觉得吃点亏没事,就害怕她的存在会导致他们一家反目成仇,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所以有点提心吊胆的。

  E◇酷50匠S网正版j首发'A

  “我爸的确有眼光,不过那是年轻的时候!怕就怕他现在年纪大了,视力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