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少爷没有错,可是人家也挺可怜的!她没有做错什么,你为什么把自己的情绪撒在别人身上?”她伸手帮他擦掉他嘴上得血迹。也许是出于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所以欧若诗还挺同情刚才的女佣的。

  别说,乐向笛对欧若诗是比珍珠还要真的真爱。不管她出于什么心态说出得话,他都会听进耳朵,记在心里。

  “好拉!我错啦!”他像个已经认识到自己做错了得孩子。

  好奇怪,为什么和好之后,他一直在道歉呢!

  很快,刚才得女佣已经拿着药箱和打扫工具进了房间。

  欧若诗伸手接药箱:“给我!”她亲自帮着包扎才放心。

  两人坐在床沿上,乐向笛自动乖乖得把手交给欧若诗,欧若诗打开药箱,低着头认真得帮他擦拭血迹,消毒,上药水,最后用白纱布小心翼翼得给他打了个蝴蝶结……

  “你不痛啊?”消毒得时候,欧若诗忍不住问他。

  乐向笛看着她,自己也感觉到只要有小胖妞在,他就能安静,祥和,完完全全静止了下来。

  “有是有一点拉!不过我是男人啊!哪会轻易叫痛!就算你用刀子刺我一刀,我也不会轻易叫出声得!”

  “你确定你不是在装酷!”欧若诗打趣他。

  虽然是玩笑话,但乐向笛很不服气:“你小看我!要不然你现在拿刀子捅我一下试试!”他拍拍胸脯:“叫一声,我就不是爷们!”这动作,还真的挺爷们得!

  蝴蝶结正好也打好了,乐向笛直接用受伤得右手拍胸脯。

  “诶诶诶,我相信啊!你不要拍,一用力万一血流的更多呢!到时候还要去医院缝几针!”欧若诗抢着他得手查看,还好没事。

  有这样一个关心自己,全心全意爱自己得女人在身边,这一辈子真的够了!乐向笛满满得内心感动,真挚得眼神看得欧若诗害羞得低下了头。

  “你得伤口要不要紧?”

  欧若诗得嘴唇伤口不大,血却一直在溢。

  “不要紧!”她下意识地用舌头舔了一下唇,“嘶~”一阵焦灼感,还挺疼的?血刚被舔没,一会儿又一丝丝的冒了出来。

  “还说不要紧,又流血了!怎么办呢?”乐向笛紧张兮兮得。

  “真的没事!放心吧!”别大惊小怪,让别人看了还以为我矫情呢!欧若诗暗忖。

  “谁准你伤害自己了?你这个女人,竟然自己咬自己一口!”

  旧账还得翻,这个小胖妞总是那么不听话!

  “谁叫你……”欧若诗停住,看了一眼努力工作得女佣。

  还有外人在呢,有些话不能说。

  乐向笛见她有所顾虑,也觉得“电灯泡”太碍眼,又不客气地说:“喂!打扫好没?好了赶紧滚!”

  最#l新.@章9节上酷t#匠网

  “是!是!少爷,马上就好!”

  人家女佣何其无辜,被吓得那可怜见儿。

  女佣加快速度,三两下功夫就弄好了,对着乐向笛鞠了一躬,“少爷,打扫好了!”

  “那还不快滚!留在这看戏啊!”

  “是!少爷!”

  女佣也不知道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加快脚步走到门口。

  后面又丢来一句:“把门关上!”

  “是!”

  直到传来了门合上得声音,欧若诗才开口:“你看看,又来了!你脾气怎么这么坏啊?!”这是为了给他保留少爷得颜面。

  “我脾气哪里坏啊?”

  欧若诗没有回答,但脸上像写满了反问句:不坏吗?

  乐向笛心虚,“好吧!是有那么一点点坏!”

  这还差不多!

  “但是,本少爷没有对你坏过吧!每次都听你的话!你这个女人简直没良心!”他委屈得控诉欧若诗得“恶”行:“哪有像你这样,胳膊肘向外拐的?”

  “我这是帮理不帮亲!”欧若诗脱口而出。

  矮油!承认他们两人是“亲”了!

  乐向笛贼贼得一笑,发挥出“不要脸”得本质:“亲爱的,我们是该‘亲’一下了!”分别这么多天,可真的想死他了!

  他突然扑过去,把小胖妞压在身下,肉肉得触感勾引着他每一个细胞和神经。

  “啊!不要!”果然,刚才刻意叫人把门关上是不怀好意得。欧若诗惊叫连连,大白天做这种事怎么好!虽然她也觉得自己很想他!哈哈……

  “你要!宝贝儿,你得身体明明在回应我!”小胖妞得嘴唇受了伤,暂且放过。

  乐向笛把“罪恶”得嘴唇伸向了她得脖子,再慢慢向下……

  “额……”某人快要被征服。

  “少爷,到了午餐时间!老太太请您和若若小姐下去用餐。”金管家得声音忽然从门外传了进来。

  “啊!不要!”金管家得声音像洪钟一样,一下就敲醒了欧若诗,她着急慌忙得推开乐向笛,边整理衣服边说:“走吧,奶奶叫了。”

  这个金树林!早不来,晚不来,如此紧要得关头到来了!

  乐向笛虽不满,也无可奈何。

  “该死得!”他忿忿不平得下了床,走在前头开路。

  门一打开,金管家毕恭毕敬得现在门口等候着呢。

  “少爷,若若小姐,请吧!老太太和老太爷已经在餐厅等两位了。”

  “知道了!走吧!”乐向笛牵起欧若诗得手,行动起来。

  “谢谢金管家,你辛苦了!”小胖妞回过头来,礼貌的对金管家客气了一下。

  真不懂这个女人为什么对所有人都要有礼貌!这些人都是他家花钱雇的,这些事本来就是他们应该做的啊!再说,金树林明明坏了他的好事,她却说谢谢!这不是明摆着她不想……

  “你个女人对谁都谢!唯独不对我说,还老要我道歉!哼!”乐向笛低声在她耳边咕囔。

  嘿嘿!欧若诗吐吐舌头,好像是有点!

  一直未露面的乐爷爷总算出现了,他看到欧若诗也高兴的不得了。特别是乐奶奶跟他说了自己孙子和这个丫头的事,他是越看欧若诗越顺眼。

  “爷爷,奶奶!”小两口一起喊。

  “诶!快坐快坐!”乐奶奶高兴的合不拢嘴。

  宝贝儿孙子和自己的眼光都没错!这丫头一脸的福气相,越看越好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