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若诗不知道他们父子有什么问题,看乐向笛表情觉得他们矛盾肯定大,不禁在心里为自己和他之间的事捏把冷汗。

  一个儿子,一个孙子,两个都是宝!乐奶奶可不想她深爱的两个男人成为仇敌。

  虽然儿子的很多做法,她也不赞成。但作为母亲来说,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维持好他们的父子关系,不让矛盾恶化升级。

  “小笛!你爸爸毕竟是你父亲啊!虽然他对不起你妈,但他绝对是爱你的!只是有些做法偏激了点,你可一定要原谅他啊!也要体谅他!”乐奶奶充当和事老,先劝孙子。

  3j酷匠J网首*发‘

  乐向笛什么都好说,唯两件事不能让步!一是乐天成,二是欧若诗!因此,乐奶奶的劝是没用的!

  “我永远不可能原谅他!除非妈妈不恨他,能原谅他!否则我绝不会原谅他!我会一直恨他!”他几乎是咬着牙说的,牙和牙之间相互摩擦,发出“咯滋咯滋”的声音。

  这是得有多恨啊!欧若诗有些心疼,看来小笛受了不少委屈!

  乐奶奶为自己的儿子难过,哪个做父母的听到孩子说永远不原谅自己不难过,不悲伤!

  “小笛!你妈妈已经去世这么久了,你爸爸也不想的!我相信你妈妈不会恨你爸爸的!”乐奶奶试图再劝说。

  “奶奶!你体谅你的儿子没错!可你也要体谅我作为一个儿子为母亲哀伤的心情啊!当年,我妈妈躺在病床上,每天承受病痛的折磨已经很可怜了!乐天成他要找女人为什么不能等老婆走了之后再找?他偏偏在妈妈的病房里勾搭上了专门照顾妈妈的护士!你知道一个女人亲眼看着自己的爱人在自己的病床前和另一个女人暧昧的样子有多心痛,有多难过吗?那种心痛是撕心裂肺的!那种难过是痛彻心扉的!”

  乐向笛悲从中来,每次只要想到或提到这些事,他都一次又一次为自己的妈妈感到不值!

  原来这样!欧若诗也同情乐向笛的妈妈,也为她感到难过,但她更多的是因为乐向笛的悲伤而悲伤!

  “小笛……”这些都是事实,乐奶奶无从辩驳!她的儿子自己造的孽,伤害了他自己的儿子,如今他儿子对他的怨恨,其实都是那个已经过世的媳妇儿对自己薄情丈夫的一个报应!

  “对不起!我需要冷静!”情绪已经到达顶点,乐向笛怕自己失控,伤害到这两个他最爱的女人,所以起身跑上楼去了。

  “小笛!”欧若诗站起来,预追上去,又怕失礼,于是看了看乐奶奶,征求她的意见。

  乐奶奶点点头,她的眼神似乎再说:若若啊!好好安慰他!

  欧若诗也点点头,答应了奶奶的期许。

  “小笛!小笛!”没想到楼上这么多房间!欧若诗也不知道是哪间,只能试探性的轻唤,希望能得到回应。

  突然一阵乒呤乓啷的声音从左边的一个房间传来。

  应该是这了,欧若诗猜想。

  门没有关,只是虚掩着。欧若诗轻轻推开门,房间里暗的不行,她尝试着喊:“小笛!小笛……”

  一个拉力,欧若诗猛的往前走了好几步,跌进那个熟悉的胸膛。一双有力的臂膀环住了她,她就这样在昏暗的光线里,与自己心爱的男人相拥着,坐在地上。

  “小笛,你没事吧?”她尝试和他说话,只有说了话他才能打开心扉,然后她才能与他交流,宽慰他。

  而乐向笛并没有说话……他全身在颤抖!

  “小笛!告诉我!你没事吧?”欧若诗在黑暗中抚摸他。

  在他的手腕上她摸到了不明液体,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小笛!小笛!你怎么了?告诉我!灯在哪里?灯在哪里?”

  除了妈妈外,世上唯有这个女人是真心爱护他,关心他的!

  乐向笛拥住,在黑暗中贴上自己的热唇。

  “唔……”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受伤了!受伤了!欧若诗被吻的快要窒息!却完全融不进去,心里一直想着他的伤。

  “额!”欧若诗自己咬了自己一口。

  淡淡的血腥味流进乐向笛的嘴里。“你这个女人疯了!”他放开欧若诗,担心的快速开灯。

  只见欧若诗的樱桃小嘴上多了一抹鲜艳的的血红,他的嘴上也同样沾染了一滴血。

  “给我看看!”他两同时说这句话,相互去查对方的伤口。

  “我没事!”又是异口同声。

  “噗!”两个人都笑了。

  欧若诗抬起他的手,手腕处的确被什么割破了,还在一滴一滴的淌着血。

  “我没事!让我看看你的嘴!”相比自己,乐向笛还是更关心欧若诗的唇。

  “我才没事呢!一点小伤口!”欧若诗抢过他的手,说:“你看你,伤口还挺深的!要去打破伤风针!”

  “我没事!别瞎超心!不用打针的,过几天就会自动愈合的!”

  欧若诗一看,地上都是装饰品,玻璃器皿的渣子和残片。真惊险,刚才黑暗中没一屁股坐在残片上,否则屁股应该变成四瓣了!

  看他心灵和身体一同受伤,欧若诗于心不忍。她什么也不想说了,只是站起来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找个药箱来给你包扎!”

  乐向笛拉住她说:“你找不到的!再说也不用你找啊!”刚才发泄了一下,他郁结的心情稍微疏散了一些。

  他也站起来,按了一个钮。不一会儿,一个首先的女佣就走了进来,她恭敬地对乐向笛鞠了一躬,说道:“少爷,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乐向笛白了她一眼,不爽的说:“你瞎子啊?看不到满地的碎片和本少爷手上的伤口吗?还不赶紧叫人来打扫,顺便把药箱拿过来!本少爷要包扎!”

  “是!是!”女佣怕的要命,连忙应允,低头转身的时候还撞在了墙上。

  看她的狼狈样,欧若诗有些不忍心,说道:“你看你,干吗这么凶!把人家小女孩吓到了!”说实话,她是一点不习惯这种命令别人的感觉。

  “我,我是少爷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宝贝儿们,大家好!这一章因为我改动了,然后没有客服审核,所以延迟公布了!对不起了,大家!另外,感谢追书的,签到的,推荐的,投挖挖和恶魔果实的,还有为飞菲解封的书友,感谢你们对飞菲的支持!飞菲在这没法一一道谢,但飞菲心中对大家满满的感谢!再次谢谢大家!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