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向笛拉回欧若诗,把她丢沙发里,指着欧晨阳说:“要滚你一个人滚!这是我家!我要留谁就留谁!”

  欧若诗当然心疼自己的弟弟,像母鸡护小鸡一样护着他说:“我不留!我们要走一起走!”她更心痛,没想到自己在心爱的男人眼里只是一件用过的东西。

  “你这个女人!”乐向笛抡起拳头要揍她,欧若诗也闭着眼睛扬起了脸。

  “啊!小笛!不可以!”奶奶大叫。

  “姐!”欧晨阳也害怕得惊叫了一声。

  1、2、3,跟以前一样,欧若诗没感受到疼痛感。她睁开眼,乐向笛得拳头还举得高高的。这是第几次他想打却下不了手打她了?

  她看到他的眼睛里布满红血丝,他难过的低泣,身子不停得抽动,手慢慢放了下来。

  说好的不再哭呢!

  这一刻,欧若诗被他的情绪感染,她无声得哭泣,泪一行一行流下。

  相爱得两个人干吗总喜欢相互折磨呢?

  乐奶奶和欧晨阳惊魂终定。乐奶奶呼了口气,轻拍自己的胸口压惊。

  欧晨阳立即上前安慰姐姐,“姐,没事吧?”

  真相爱啊!“滚吧!你们都滚!离开我家!”乐向笛指着大门下逐客令。他可见不得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

  “小笛!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可以对我的客人无礼?!”奶奶忽然意识到,莫非若若就是宝贝儿乖孙得女朋友?!

  “我们走!”欧若诗拉起欧晨阳就走。看来这个男人已经不再爱她了,更不需要她的解释了,她留在这也是徒劳。

  走了两步,欧晨阳再也忍不住了。“哎呀!”他甩了姐姐得手,回到乐向笛身边说:“哥哥,其实……”

  “你没资格跟我说话!你这个捡破烂儿的!你身上穿得都是我不要的衣服,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优越感!”

  这句话刺伤了欧晨阳,就好像他的脸皮在别人面前活生生的被扒了下来。

  “是!我虚荣!这衣服是你的!我现在就脱下来还你!”欧晨阳真的要把衣服脱下来给他。

  乐向笛还不依不饶:“不用脱!我都说了这是破烂儿,是我不要的,你拿去穿吧!”

  “我,”欧晨阳恨不得自己立刻消失,不要再面对任何人,他甚至感受到角落里的女佣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我走!”欧晨阳再也挺不住了,低着头小跑离开。

  “这是我的卡,上面还有些钱,他身上的衣服我买了!剩下的我买不起,他也没碰过,我会给你寄过来!”弟弟被这样看不起,做姐姐的也不好受,她把自己的卡砸在乐向笛手里,转身就去追欧晨阳。

  你可真爱这小子!我到底哪里不好!哪里不如他!“摁!”乐向笛把卡片砸在地上,这是他唯一能出气的方式。

  “小笛啊!你怎么能对若若的弟弟说那种话!你如果爱若若的话,也要爱她的家人啊!”奶奶已经确定宝贝儿乖孙和欧若诗的关系,只是她不知道欧晨阳装他姐姐的男朋友,所以不知道乐向笛为什么生气。

  “奶奶!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小白脸拆散了我和小胖妞!他是小三,第三者,我怎么能把他当弟弟看待!我不揍他已经给足她面子了!”乐向笛一肚子的苦闷爆发出来,和奶奶诉苦。

  乐奶奶可算明白了!

  “小笛啊!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你们的事,不过奶奶感觉你是误会了!刚才那个可是若若的亲弟弟啊!他怎么做小三啊!这可不能乱说!”

“我没乱说!是那小子亲口告诉我的!他说他叫夏朔德,是小胖妞的男朋友,叫我离开小胖妞!我可没有冤枉他,奶奶!”说到这事,他就生气,情绪不由得激动起来。

  “不会吧!刚才他跟我说自己叫欧晨阳啊!就算不说名字,奶奶我光看他们的脸就知道他们啊是一个爹妈生的!什么夏朔德啊!不可能!”乐奶奶不相信,估计自己的乖孙子被骗了。

  奶奶这么一说,乐向笛回想了一下,小胖妞和小白脸长得是有几分像。

  莫非他真的是她弟弟?那个名字是假的?“夏朔德,夏朔德,夏朔德……瞎说的!”我类个去!这名字已经告诉他了,一切都是瞎说的,他竟然没开窍!还把好不容易自动送上门的小胖妞给气跑了!

  瞎说的?哈哈!乐奶奶也是又好玩又好笑!

  不好!小胖妞呢!我要追!

  乐向笛捡起小胖妞的卡片,冲出屋外去了,半空中飘来一句回音:“奶奶!我去找我的小胖妞!”

  “诶,你有了若若,又不要奶奶啦!”乐奶奶反应过来的时候,宝贝儿乖孙的影子都不见了!

  “哎!可怜又剩我一个老婆子了!我去找我的老头子吧!”

  郊区空旷的马路上,两辆车一前一后追逐着。

  欧若诗开着五十万不到的小车,载着欧晨阳在前面。乐向笛开着一辆红色的千万跑车跟在后面。

  欧若诗在别墅见过那辆跑车,知道肯定是乐向笛追来了。她从来不飙车的,这次为了赌口气竟然直接上到了一百七八十码。

  原本生着气的欧晨阳身体只往座椅里钻,都顾不上生气了:“姐,慢点!你开的人不觉得,我坐在你身边的怕!感觉在坐有生命危险的过山车!”

  ,/酷s8匠网yF首|V发

  这女人不要命了吗?开那么快!乐向笛不敢追太紧,怕刺激到她出事故,只好保持一定的距离,跟在她后面按喇叭。

  “姐!姐!生命可贵,爱情价高!我看你还是停车和他好好再谈一下吧!我还年轻,还没娶老婆呢!看在我还年轻的份上,求姐姐给一条活路!”欧晨阳先妥协。

  不过,欧若诗好像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闭嘴!你是我弟弟,被羞辱了,我还能和他好好谈吗?有点骨气好不好?!”

  “羞辱跟生命,我选择后者,求姐姐三思!”

  “你废话太多。”欧若诗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乐向笛一脚油门,从他们身边飞驰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