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贵客!用得着本大少亲自下来见面!”

  欧若诗姐弟和奶奶正愉快的聊着天,忽然一声熟悉中透着沙哑的男声从楼梯间传来。大家都停止了说话,目光朝着楼梯的方向看去。

  旋转的木质楼梯上,一双穿着XX牌名贵凉拖的脚慢慢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脚踝骨骼分明,筋絡清晰,皮肤白嫩。光看脚也知道,这人气质不会差。

  一步,两步,三步……当乐向笛整个人从楼梯里脱颖而出,当他和欧若诗四目相对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仿佛静止了。

  小胖妞!乐向笛呼吸都停了一拍。

  他站定在楼梯的拐角最高处,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心里又是诧异,又是开心。在看到另一边的“情敌”之后,他脸上的惊喜一闪而过,故作镇定的做成淡定又冷漠的样子。

  欧若诗看到乐向笛之后也是先惊呆了,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小笛!欧若诗红着眼,这几天日思夜想的爱人此刻就在她眼前,叫她内心怎么能不激动,不狂野呢。要不是尚存一些理智,她绝对会跑上去抱住他,大哭一场。

  “姐…”欧晨阳进屋后就没闭上过嘴巴,现在看到乐向笛之后,他的嘴巴更是张到了最大化,最起码可以塞三个鸡蛋。 姐啊姐,你嫁入豪门有望喽!找姐夫时找不到,不找时姐夫自动出现了,真正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乖孙!快过来,来见见新朋友!”乐奶奶对着楼梯上的乐向笛招招手。

  乐向笛原本想给这个奶奶所谓的贵宾来个下马威之后就离开的,没想到这个贵宾就是自己心里无法抛掉的欧若诗。

  酷B匠网y正z版*L首!发~

  什么“下马威”他也做不出来了,此时此刻他发现自己贱的很。明明对方都带了“男朋友”上门了,有血性的话,就应该赶他们走啊!可是,他心里却还是觉得能多看她一眼是一眼,不想她离开。

  强烈的自尊在他心里作祟,乐向笛不想让这个女人看到他失去她后很受伤,所以他表现的异常高傲,他都没正眼去看欧若诗和自己的那个“情敌”。

  “奶奶!他们就是贵客噢?跟我有什么关系!”乐向笛慢慢走过来,坐在了奶奶身边,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想要用对欧若诗极为不尊重来体现心里的不在乎,尽管这种不在乎的是装的。

  乐奶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宝贝儿乖孙这么不礼貌,她赶紧拍拍乐向笛说:“宝贝儿,不许这么没礼貌,若若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快跟人家好好打个招呼!”

  这抬举的也太高了,欧若诗脸感到些许羞愧,忙说道:“奶奶,哪有你说得这么严重!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受伤!”

  乐向笛终于睁眼,面对他们,他扫了一眼“情敌”。

  哼,好你个欧若诗,把我的衣服贴给这个小白脸穿!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看来,本少爷不给他一个难堪,你不知道本少爷的威风!

  出发前,欧晨阳找了一套乐向笛的比较昂贵的衣服穿在了身上。欧若诗阻止他,但他非说不能让有钱人觉得他们太寒酸。其实,欧若诗知道他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乐向笛对这个情敌又恨又嫉妒,刚才下楼一瞬间还苦于羞辱这个小白脸没机会,没由头呢,这下可好了!

  “奶奶,你说要给我介绍的女朋友就是她?她就是你说的若若?”欧若诗欧若诗,欧欧,若若,诗诗,哪个都可以叫!他早该想到的!哎,真笨!

  “对啊!我们若若这个‘小胖妞’比你的‘小胖妞’如何?”乐奶奶得意洋洋,可见她十分中意欧若诗。

  “和我的那个‘小胖妞’有的一拼呢!我很喜欢!”乐向笛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欧若诗感觉出这句话不太对劲,知道乐向笛还在怪她,她心里也挺难过。转念一想,既然他有气就让他发一会儿,稍后找个机会跟他解释一下不就好了。

  “若若,这个就是我的乖孙了,叫乐向笛!怎么样?帅不帅?”乐奶奶不知道这小两口其实早认识,还在尽力撮合呢。

  “是啊!你倒是说说,是我帅,还是他帅?”乐向笛抬了抬头,指向欧晨阳的方向。

  “哥哥,情人眼里出西施啊!当然是你帅!”欧晨阳赶紧套近乎。

  这个小白脸竟然讽刺他!意思是他们共同拥有了这个女人吗?这一声“哥哥”可把乐向笛的肺都气炸了!

  “你叫我‘哥哥’?那你不就要叫她‘姐姐’了?”

  “对啊!我是要叫姐姐啊!”欧晨阳赶紧回答。

  恬不知耻!这是什么奇葩人啊!

  乐向笛猛的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对着欧晨阳一通指责:“你要脸吗?你是不是男人?竟然说出这种话!如果你爱她就好好爱!带着自己的女朋友跑到她前男友家里来相亲,还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小子要是敢玩弄她,我就整死你!”乐向笛发现还是爱战胜了一切,看到心爱的女人受“辱”,他做不出落井下石的肮脏之举,只想保护她。

  他仗义执言,大家都吓了一跳。奶奶满脸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小笛,说什么呢!快坐下来!”若若可千万别觉得我家小笛是神经病啊!

  哎呀,我去!欧晨阳知道自己说得谎言说大发了,急忙站起来解释:“哥!哥!误会了!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乐向笛一把将欧晨阳推倒在沙发上,怒气冲天的对着欧若诗又是一通骂:“你看看你找的什么男人!他算是个男人吗?就是一个乞丐,专捡人家用过的!”他指的是衣服。

  “混蛋你!”欧若诗以为乐向笛再说自己是被用过的。气的不行,站起来拉着欧晨阳说:“我们走!”

  “别走!若若!”乐奶奶叫她。

  “奶奶,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改天再来拜访!我们先走了!”欧若诗眼睛里噙着泪,礼貌的和乐奶奶告别。

  这女人!我在保护她,她还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真是恨铁不成钢!没有骨气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