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这个时候,卢美芬才感觉到存在感。她淫荡的走向大床,对着两个可以做她儿子的男人诱惑性的一招手,这两男人立即扑了上去,在她身上上下其手。

  “哈哈哈哈……爽,太爽了……”卢美芬忽然大笑起来,也不知这笑是痛苦还是痛快。这声“爽”也不知道是真爽还是假爽。

  “啊~对,就是这样!呃~”一场三人大战开始,画面污诲的不得入目。很快,萎靡的呻吟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床上的两个男人是为了钱,床上的女人却只是为了报复自己深爱得男人。他们肉体的碰撞,也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一个女人被伤的是有多深,才会选择背弃自己深爱的男人?

  显而易见,这个伤是深入骨髓的,在女人的心上烙下了一个永久性的伤疤!

  卢美芬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匍匐在她身上的两个男人用尽心思取悦于她,在她身上用力挺进。

  “啊~嗯~”……

  田清凡,今天又给你两顶大大的绿帽子!放心,这绝对不是最后两顶!慢慢享受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天,卢美芬果然早早的来到了舒适购,甚至比田清凡更早。

  当田清凡进入办公室后,意外的发现卢美芬已经坐在了他的老板椅上。

  “你怎么会来?”不怪田清凡惊讶,实在是这位老板娘来公司的几率比中一千万大奖的几率还低。

  ;3酷G匠*网¤s唯一正b*版(?,$其v(他!、都t9是R盗版&K

  卢美芬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烟猛吸了一口,不慌不忙的伸出左手夹住烟,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嘴里吐出一团浓浓的烟,显得十分悠闲。

  田清凡很是不悦,上前一把抢下她的烟,捻熄在烟灰缸里:“这是公司,请你注意点形象好吗?”

  卢美芬自嘲的抿了下嘴,她很想把老公的行为解读成关心她。可是,她没法自欺欺人,从田清凡的语气里听到的明明是无尽的厌恶。

  好啊,既然你没有一点夫妻情分,我又何必要守着那没用的情感。

  田清凡坐在客位,冷淡的说:“说,来公司到底什么事?”

  卢美芬悠哉悠哉地又点了一根烟,直到看到田清凡眼里似乎在喷火了才觉得爽到一塌糊涂,她咯咯咯咯的笑起来:“我来看看我亲爱的老公你啊!”

  “现在你看到了,可以走了!”

  “哎呀,我们夫妻差不多又一个月没见了吧?怎么一见面就赶我走呢?别忘记,你可是我的老公啊!”卢美芬句句话都刺激着这个现在有名无实的老公。

  田清凡注意到她的脖子上一条条的吻痕,想到昨晚她又不知和哪个小白脸一起鬼混,心中就泛起恶心。

  “是吗?我是你的老公?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那你昨晚又是和哪个‘老公’在一起的?”他讽刺的问道。

  卢美芬心里很是受伤,看来这个老公心里真的已经没她了。

  好啊,既然如此,她还想挽留什么呢!索性就破罐子破摔吧!

  “昨晚啊?昨晚可不止一个‘老公哟’,是两个!”她故意表现得意犹未尽:“诶,别人的能力和时间可都比你长多了!你现在还能‘举’吗?”她刺激着对面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这对男人来说,绝对是天大的侮辱。“你…”不发飙都不像男人了。

  “嘘!”卢美芬食指点在唇上,“你不想全公司听到关于你的丑闻的话,我劝你还是闭嘴吧!”

  “你到底有什么事?!”为了面子,他还是忍了下来。毕竟,不出声只是在他们两人之间没面子,出了声可是在全公司都没面子了。

  “一个月了,还不给我生活费吗?” 

  “上个月才给你八十万,你这么快就花光了?”一要钱,田清凡一个头就变两个大。

  卢美芬毫不在意,说道:“八十万都不够!这样,从这个月开始你直接给我一百万吧!”

  “你疯了!一百万?你想把家里都败光才甘心吗?”田清凡怒目圆睁,这眼神根本不是在看老婆,简直是在看仇人!

  不给可以,你哄哄我啊!为什么连骗都不肯骗我!

  他的态度彻底惹恼了卢美芬。

  “我自己老公的钱怎么就不能花了?我吃光,用光,花光,好歹是用在我自己身上,总比让你偷偷摸摸给别人用好吧!”

  “你胡说什么,一大早就抽风是吧?!要疯回家疯去,别在公司里胡闹!”田清凡拿出支票簿,飞快地签了一张支票,扔在卢美芬脸上:“拿着钱,给我滚!去找你的‘老公’去!”

  这张支票摔在她脸上,也摔碎了她最后的情感。

  她是多么希望自己的老公能面对自己,好好解释一下。可是,却什么也没有。

  她捡起支票,塞进包包里,说道:“还有一件事,没办完我可不能走!”

  “什么事?”

  “给我把欧若诗开了!”

  “你说什么?你彻底疯了?!”

  卢美芬笑得很悲伤:“哈哈,我疯了?对,我就是疯了!”

  “她哪里惹到你了?你要开除她?”

  “她没惹到我,但是她旷工了!你可以开除她的助理,为什么就不能开除她?难道你对她有什么不可言明的情感吗?”语气里是满满的质问。

  田清凡不回答她的话,反而问道:“是不是老蒋,老常他们跟你说了什么?我现在就把他们两开除!”

  “你敢!老蒋是我亲戚,你敢开他,我让你永无宁日,把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的事全部宣传出去!”卢美芬另类的威胁,好像他的老婆不是她本人似得。

  “要开除欧若诗,就连老蒋,老常一起开除!我说到做到!”这句话的语气里没有一丝留情。

  “好啊!那我们就离婚!你净身出户吧!”卢美芬使出杀手锏。

  当年田清凡为了娶她,可是在岳父岳母前发过誓的,还签了合约,只要田清凡敢对不起她,或者他们离婚,那么所有财产都归卢美芬。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田清凡才会对卢美芬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