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高级酒店的房间里,几男一女坐在沙发上正在商量着什么。

  细看,原来是舒适购专门以欧若诗为敌蒋经理,常经理,龚琪和另外两名经理。

  现在开口的是蒋经理:“美芬,我看那个田清凡是越来越向着那个丫头了,她都多少天没来上班了!田清凡不追究她就算了,竟然把提出追究责任的我们拎出来骂了一顿!你要是再不出来说几句,我看以后舒适购就没人知道你卢美芬才是真正的老板娘了!”

  老蒋每次一激动,说话的时候肉就一抖一抖的,煞是好玩!

  原来这个女的就是田清凡的老婆卢美芬。

  跟宋艳兰相反,卢美芬穿衣打扮喜欢和她的年纪相符,淡妆素裹,长发绾髻,若不是她两指间的烟出卖了她,绝对不会有人相信她这样婉约的女人会在外面包小白脸。

  卢美芬抽了一口烟,不急不乱,慢慢吐出一圈圈烟圈,这些烟圈在空气中慢慢变大,扩散,再消失……

  “有没有这么夸张,我记得田清凡只喜欢身材好的女人啊,他会看的上欧若诗这个胖丫头?”卢美芬轻启朱唇,不相信刚才的话。

  欧若诗在她印象中,一直是比较好的,若是说田清凡看上别的女人她肯定相信。可这欧若诗嘛,曾经可是土丑滾圆,只会一门心思工作的胖女孩,难道她现在也开窍了,像“钱”看,像“厚”赚了?!

  “美芬啊美芬!你要是这么想,那你绝对小瞧她了!她可是八面玲珑,把几个男人都哄的围着她团团转。就比如这次B区A店的店长,所有人都提议由龚琪担任,偏偏欧若诗说了一句让她部门的高俊担任,结果田清凡就真的宣布由高俊担任了!你说问题大不大?”老蒋补了一刀。

  卢美芬手里的烟才抽了半根,她直接把剩下的半根烟在烟灰缸里用力捻息。

  老蒋看出卢美芬开始重视这个问题,他像其他人眨了眨眼睛,剩下来的人受意,一起帮腔。

  “蒋经理说的对!”

  A看p正&版;章U节x上w酷d(匠\网!C

  “老板娘,你可不要掉以轻心啊!”

  “确有其事,确有其事!”

  卢美芬单手支在沙发上,手掌微微揉着太阳穴,很伤脑筋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她才问道:“为什么欧若诗忽然没来上班了?”

  老常赶紧接口:“听公司里其他人说,那天她去找田总,不知道说什么事。没过多久,她就哭着跑出来了,然后直接离开公司,一直没来上班。噢,对了!那天,老板把她的助理开除了。”

  “助理,什么助理?被开除就开除呗,用得着这么上心?”卢美芬的好奇心被勾起了。

  “老板娘,你是不知道,这个胖丫头本事可大的不得了。同时和三个男人周旋,她助理也是其中一个。公司里的人都说,都说……”

  老常故意卖关子。

  “说什么?你倒是说啊!”卢美芬不耐烦得敲了一下沙发。

  “别人都说,老板开除了情敌,欧若诗去和老板理论,威胁老板说要开除情敌,就必须要和你离婚。老板不答应,双方就争吵了,后来欧若诗就跑了!大概事情就是这样!”这话也不知是其他人编的还是他们自己编的,反正是又给欧若诗泼了一大盆脏水。

  好你个田清凡,到现在都还没死心!看来,你是铁了心的要到外面找个小三给你生儿子了!

  卢美芬悲哀了的神色一晃而过,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大不了闹个鱼死网破的表情,可见报复心是极重的。

  龚琪则也乘机会哭丧着脸告状说:“干妈,欧若诗在舒适购已经是一人之下,他人之上了!她人事部里的职员仗着他们经理受老板恩宠,在公司打架滋事,被我看见后,高俊那小子就在厕所里拍了我的裸照,威胁我不准上报。你可要为我出一口气啊!”卢美芬的确是龚琪的干儿子,只不过是他们背着田清凡自己认得,田清凡从来不知道这件事情。

  几个人一起胡说八道了一番,志在打压欧若诗,让她永远翻不了身。

  其实,这些人和欧若诗真没什么深仇大恨,只不过田清凡太向着欧若诗了。就比如老蒋,他是觉得田清凡对外人比对他这个亲戚都要好,他当然不甘心了!

  正所谓:三人成虎,五人成章。众口铄金,积销毁骨。

  卢美芬的态度明显的发生了变化,她眉头深锁,想了下道:“既然她已经多日不上班了,那我明天去一趟,让她永远不要来上班了!”

  “这样好!干妈,最好连那个高俊一起开除,让那些人知道你才是舒适购的老板娘!”龚琪拍手叫好。

  老蒋,老常众人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又闲话家常了一下,卢美芬看了看时间,说道:“行了,我明天会去的,你们走吧!到时候再联系!”

  老蒋他们明白这个老板娘的动机,相互看了一眼,一起站起来,跟卢美芬告辞。

  卢美芬静坐了一会儿,心里有如惊涛骇浪般情绪翻滚不停,心中浓浓的醋意转化成了恨意。

  田清凡,你以为你受了委屈!你以为你是弱者!可你知道你伤害我有多深吗?

  我当初不嫌你穷,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跟你,为你生了一个女儿。结果,你是怎么对我的?你竟然为了要生儿子,和我的闺蜜上床!

  呵呵,你伤我这么深,我凭什么不能报复你!我就要用你赚的钱去包养男人!我还要尽可能的和各种各样的男人上床,让你戴尽绿帽子!哈哈,你等着吧!

  卢美芬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满腹仇意说道:“今天我要两个!快点!”

  电话挂上不久,居然来了两个年纪不大的帅哥。

  卢美芬没有迟疑,主动的把所有衣服脱光。两个帅哥也没想到这位阿姨如此心急,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还等着干吗?老娘不给你们钱吗?”卢美芬不悦的说。

  金主当然不能得罪!两个小哥赶紧把衣服扒光。不消片刻,房间里的两男一女已经裸身相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