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挂断了,还能找谁呢?

  欧若诗拿着乐向笛的手机,哭一阵,好一阵,像神经病似得。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再说恋爱嘛,分分合合总是有的!

  不管结果如何,反正他是稳赚了!欧晨阳抢过手机:“姐!要真的找不到姐夫,说明你们之间的缘分也就尽了,你呀就想开点吧!再说,咱也不算太亏,现在很多女孩子谈恋爱都贴钱呢!咱们是赚的,哈!”嘿嘿,反正他是稳赚的了!姐夫留下的衣服,他可以装装逼,泡泡美妞什么的!想想都开心!

  也许哭得太多,她已经没有眼泪了,眼睛肿不说,眼皮已经给她擦的开始火辣辣的疼了。

  恢复了些理智,欧若诗抢过手机,对着他那没出息的弟弟威胁说:“给我想办法!找不到他,这些东西我送给叫花子也不给你!”

  “别呀!姐!你也不想想,百乐集团可是国际上有名的集团啊!咱们家什么身份!怎么跟人家配!所以说,你能跟百乐太子爷谈场恋爱已经是咱家祖上积了德了!结果,你就别去追求了,这场恋爱注定无疾而终!你现在应该好好谈场新恋爱,重新过新的生活,让过去成为你人生中一段最美好的回忆就行了!!”

  欧晨阳找出欧若诗的手机,又继续说道:“姐,看看上面的胥晓峰,别把他忘记!他也许才是你的良配!你看他给你发了多少条信息!”

  胥晓峰!呵呵,她还真的把这个人忘记了!手机提示有好几条未看短信,欧若诗打开,里面真的是胥晓峰发来的信息。

  一条条全是问:你在干嘛呢?

  干嘛呢?

  哈罗,忙吗?

  ……

  为什么不回我信息?

  看到回我信息!

  ……

  真执着!就是不停的发发发。

  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想法,反正欧若诗是不喜欢发信息的。明明打个电话几分钟就能搞定的事,为什么要花很久的时间来发信息,回信息呢?

  不停的问:你在干吗?

  有意思吗?难道对方就没有事情做,一直守着手机就为回他信息而活?还不如直接打个电话问对方呢,立刻就能得到答案。

  反正她是不喜欢这种比较拖沓的男人,没有魄力的感觉。

  欧若诗选择不回信息,这种隐蔽式回答她觉得对方应该懂了。

  放下手机,她慎重考虑弟弟刚才说的话。不得不说,以她的家庭,身份和乐向笛是极不相配的。她也能预见,即使乐向笛没走,那百乐集团的当家人也不可能同意他们再一起!

  有必要继续执着吗?欧若诗看看手机上“胥晓峰”三个字,再看看乐向笛的行李,手机。

  我擦!她给了欧晨阳一脚!

  “啊!干吗踢我,姐!”欧晨阳大叫。

  “他的手机不许你动!”欧若诗发射出长姐威严。

  “那小子又不要了,便宜便宜你弟弟我,有什么关系!”姐也真是的!

  “你不要叫他‘小子’,否则我会更用力揍你!还有,要不要不是你说了算,如果你不想我赶你走,就给我想办法找到他,到时候我自会给你买最新款手机慰劳你!”欧若诗又夺过手机。

  酷匠网…;首5发m

  “哼,就会欺负你弟弟!办法有,你敢做吗?去百乐集团找他去啊!”欧晨阳放弃抢手机,一屁股坐到电脑前继续玩他的游戏去了。姐姐已经不疼他了,5555555555…

  不过,姐啊姐,只要你找不到或不敢去找,等到最后,这些还不是我的!哈哈!

  去百乐集团找他去啊!欧若诗懵懵的。

  要去吗?能去吗?

  正在欧若诗苦恼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是欧妈!估计又是为了胥晓峰的事!

  欧若诗硬着头皮,接通电话。

  “喂,妈。”

  “跟你说多少遍了,晓峰很不错,很好!,让你试着交往!你就是不听!人家跟你发多少条信息啊?!你一条都不回,你有礼貌吗?懂修养吗?你让我以后怎么出去跟那些姊妹们见面?我最后跟你说一遍,我心目中只有晓峰是女婿的最佳人选啊!你要是让他跑了,以后别叫我妈!”

  一点间隙没有,欧妈妈劈头盖脸的对着女儿一顿吼。

  欧若诗心都凉了,也许她没回信息是不妥,但刚才欧妈说得那些话也太叫她伤心了,一点都不像在跟自己的女儿说话,她反倒更像是个陌生人。

  “妈,你听我说…”欧若诗试图解释。

  可欧妈非但不听,还说了更加难听的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做了什么?!你一个大姑娘家不要脸了,丢人丢到外面去了!你不要脸,我和你爸还要脸呢!我警告你,在外面别做出什么伤风败俗的事,别到时候害得晨晨讨不到老婆!”

  欧若诗只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妈,你胡说什么?我做什么伤风败俗的事了?”

  “人家晓峰都跟李阿姨说了!你在外面开放得不得了,跟别的男的当街都能亲嘴儿,私底下不知道还做了什么呢!照片都给李阿姨看了!你自己说,我从小怎么教育你的?你现在又是怎么做的?!”

  欧若诗想起了那张照片,原来胥晓峰也看到过!她更是绝对没想到胥晓峰竟然是个这么阴险的人!那那晚胥晓峰主动牵她手是什么意思,是觉得她很随便吗?

  “你好好想一下,人家晓峰说了,不计前嫌,他挺喜欢你的,你赶紧给我回信息,回电话!听到没?!”

  “我……”不想和他交往!

  话没说完,欧妈就怒气冲冲把电话给挂了。

  “姐,妈打来都说什么了?”真奇怪,姐姐都没说上话,电话怎么就挂了!

  欧若诗没有心情回答他的问题。

  “怎么了,姐?”欧晨阳又问了一遍。

  “别说话!我想静静!”欧若诗爆发性的一吼,欧晨阳终于住嘴了。

  一桩事没解决,现在又来了一桩事。真不明白这个胥晓峰是什么意思,他的目的在哪里?

  啊~为什么这么多烦心事全都聚集到一起了?!

  好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