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笛,你在哪?

  欧若诗漫无目的的在城市里一圈一圈的兜兜转转。乐向笛却仿似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也找寻不到他的影子。

  天空中洋洋洒洒飘起了雨滴,连老天都哭泣了。

  怎么办?怎么办?他身无分文,这会儿会去哪?而且现在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我们之间的误会如果不解开,这辈子还有见面的机会吗?

  欧若诗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担心。可以说没认识乐向笛前她哭的次数屈指可数,曾经她一度认为自己的泪腺是堵塞的。自从认识了乐向笛,她发现以前的观点是错的,她不止泪腺通顺,水份充足,而且眼泪甚至比她的情绪来得快。往往她整张脸已经泪牛满面,眼睛被泪水迷糊的看不清东西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已到达了一个极端。当然,是在她最伤心的时候才这样。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不相信你的!小笛,求求你回来!我不能没有你啊!你回来!小笛!小笛!

  再也不会回来了吗?!全部结束了?!不要,我不想!

  时间一秒一秒流逝,最终欧若诗无力的放弃了寻找,慢慢开车回去。她的精神状态已经疲惫不堪了,如果再坚持下去,恐怕她人没找到,自己先出了事故。

  “姐,找到姐夫没?”欧晨阳关切的注视着欧若诗。

  欧若诗呆呆的,她已经做了这辈子最疯狂的事,从家到停车场,从停车场到家,她穿着睡衣和拖鞋,路人的指指点点,她也毫不在意……可是,她还是没找到乐向笛!

  不回答就不回答,反正我也知道答案了,欧晨阳耸耸肩。

  欧若诗出去后,他可是甩了自己好几个耳光!呃,虽然是轻轻的,但他也很自责了好不好!早知道姐夫这么大牌,他是绝对不会冒充姐姐男朋友的!

  算了,反正都这样了!只是现在的姐姐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真害怕她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

  诶,有办法!

  “姐,你不要灰心,看姐夫刚才很痛苦的样子,说明他心里也是有你的。我们只要找到他,把误会说明不就好了!”欧晨阳出主意说。

  呵呵,说的轻巧,现在一点联系方式都没有,怎么找他?

  欧若诗红着眼,颓唐的瞥了他一眼:“说的废话!你到是说怎么才能找到他啊!

  山人自有妙计!

  欧晨阳把正在充电的乐向笛的手机从电源上拔了下来,放在欧若诗面前晃了晃:“看看姐夫手机上的联系人,一个个问问不就行了。”

  我怎么没想到!

  欧若诗破涕为笑:“那还等什么,快打开看看!”

  “嗯,别急!我这就打开!”

  姐弟两围着一部手机,手机启动之后,欧晨阳快速点开通讯录,通讯录中竟然只有欧若诗和舒适购一些同事和领导的号码。

  看着署名宝贝胖,欧若诗先是感动的稀里哗啦,之后又换了一副愁云惨淡的面孔:“怎么办?他肯定不可能去找同事的!白费心机,这次是真的找不到他了!哇呜~”一时控制不住,又绝望的哭了起来!

  “诶,姐!你别哭啊!哎……”女人就是麻烦,陷入爱情的女人更加麻烦!光会哭哭啼啼,一点办法都不会想!

  “这不是还有通话记录吗?”欧晨阳扬扬手机。

  欧若诗立马又止住了哭声:“快翻!等等,我拿纸和笔记下来!”

  通话记录一打开,最后一次通话记录显示的是给田清凡打电话的记录。往上翻是她自己打的几十个未接来电,再上面还有林欢打的好几个未接来电。之后,除了一个没有署名的来电号码有几次记录之外,其他陌生号码一个没有!

  看来,他说的没错!欧若诗心里更加笃定乐向笛没有骗他!

  可是越了解真相了,她自己就越心伤。

  这时,欧晨阳已经拨通了那个电话。

  %看正版p章~节Jz上Kl酷/匠$`网P

  “喂,小笛,”一个男声传来。

  欧晨阳把手机递给欧若诗,欧若诗愣了一下。

  对方听不到回答,一直在催促:“小笛,什么事?喂?小笛!”其实,说话的就是威叔,但欧若诗是不认识的。

  “喂…你好!”欧若诗终于开口。

  “你是?”威叔很快想到打电话的应该是小笛心里心心念念的小胖妞。

  不等她回答,威叔直接问:“小笛呢?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小笛没事吧?”

  看来小笛没去找这个人!欧若诗顿时失望透顶!

  “叫小笛接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命令似得口气。

  “我,小笛,小笛,他……”欧若诗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支支吾吾了个半天,说不出话来。

  “哎呀,说呀!快说呀!”欧晨阳在旁边小声的为她打气。

  “小笛……刚才来了……之后,生气……跑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如果,如果,他去找你,你能……不能帮我和他说……我,我很想他,叫他快回来!我错了!我再等他!……”欧若诗泣不成声。

  什么,才送过去,竟然把他给气跑了!威叔为小笛不值,这个小胖妞真的值小笛对她好吗?

  看来老爷的决定是对的!把小笛找回来,让他和此女从此断了关系!

  “嘟~”威叔直接挂了电话。

  “小笛吗?什么事?”出声的是乐天成。

  威叔把小笛送走之后,就直接去到公司找乐天成负荆请罪了。

  乐天成了解到是威婶执意如此,并没有怪威叔。

  “老爷,少爷好像和那个丫头发生了矛盾,然后一气之下走了!现在也不知道去哪了,我去找他!”威叔请示乐天成。

  哦?乐天成眼睛发出精明的亮光。发生了矛盾?很好!

  “去找到他,跟着他,确保他的安全!不要让他发现!另外,派一些人注意着那个丫头的动向,不要让他们有机会解开矛盾!”乐天成吩咐道。

  “是,老爷!”

  “阿威啊!你和宜平今天放他看来是放对了!我绑着他,也只是绑着他的人,绑不了他的心!这回,他自己伤了心,死了情,收他就容易多了!呵呵…”乐天成忍不住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