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小胖!乐向笛听到欧若诗的声音,第一时间停下手,眼睛寻着声音看去,却看到欧若诗穿着睡衣,一副慵懒的状态。

  真的是他!欧若诗的目光对上那张多日未见的俊逸脸庞。乐向笛!这个她又期盼,又憎恨的男人!他还回来干什么?!

  这才几天没联系,这女人竟胆大包天,敢把野男人带回来了!

  “欧若诗!”乐向笛怒气冲天,迈开大步子向欧若诗移动过去。

  刚被压倒在地的欧晨阳趁机快速爬起来,一个飞扑,从背后将乐向笛摔倒外地。

  欧晨阳一只眼睛被打的黑眼圈都出来了,左边面颊又被打得鼓鼓的,像在嘴里含了顆鸡蛋,用一个成语叫什么……奥,对了,鼻青脸肿,绝对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哈哈,我让你嚣张,你输了吧!”他坐在乐向笛身上,丝毫不觉得偷袭是一种耻辱。

  “小人!偷袭这种卑鄙的事你也做!有种你放开我,我们单打独斗!”乐向笛对他的行为嗤之以鼻。其实这只是小儿科,他当兵的时候,这种擒拿也经常练,只是他想看看自己和这个“新欢”之间,他心爱的小胖会帮谁。

  “这叫兵不厌诈!小子!”欧晨阳无比骄傲。

  怎么回事?!欧若诗捂住胸口,因心跳加快胸口大幅度的起伏着。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把这段感情深埋了,她也觉得自己已经将情感控制得很好了。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看到他后就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和渴望了!

  好想冲上去抱抱他,好想告诉他自己有多么想他,多么爱他!

  9e更pf新Bc最:☆快cH上酷9_匠#网#

  可只要一想到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曾经背叛过他们的爱情,她心中的渴望和冲动就像被流沙快速掩埋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和愤恨。

  欧若诗冷冷的再看一眼乐向笛,心里想这将会是最后一眼,从此再也不见。没有多言,她转身走进了房里。

  “啪”,门的响声几乎震动了整个房子。

  乐向笛虽然脸上也挂着伤,但欧晨阳还是从他伤的背后看出了他的样子。

  再看自己姐姐的举止,看来八九不离十了,这个男人就是照片上的男人。

  “嘿!”乐向笛趁欧晨阳分心,长腿往前一踢,力量集中正好踢在欧晨阳的后背。

  “啊!”欧晨阳惨叫一声,身体向前方飞去了。

  此时,乐向笛又来了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欧晨阳双手反扣在背后。

  “说,谁输了?”

  “你,你这不算!这是偷袭,有种你放了我,咱们单打独斗!”欧晨阳被压制的死死的,动弹不开,心里无比不服气,刚才的小开心也全部没了。

  “这叫兵不厌诈,小子!另外加一句话送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还有的学呢!”小鬼,跟我斗!

  “放开我!”欧晨阳反被教训了,气的傻了眼。

  “你先说你是谁,和欧若诗是什么关系?在这做什么?”乐向笛加重扣他手的力量。

  “啊!痛痛痛痛痛!”吃到痛的欧晨阳小脑子忽然一动,说道:“我是她男朋友!你是谁?”

  男朋友!乐向笛身子一僵,这个女人,竟然,竟然连这几天都熬不住了……这么快就找了“小三”!

  欧若诗,你这个臭女人,竟然敢水性杨花他没有心情再跟欧晨阳闹,一松手,放开了他。

  “欧若诗!开门!”乐向笛三两步走到“背叛者”的房间门口,大声叫起门来:“你出来!给我解释清楚!听见没?欧若诗!”

  解释?!我有什么好解释的!好像是你欠我一个解释吧!

  欧若诗躺在床上,心思飘杂着。

  “开门!你不开门,我就一直敲,直到把你房门敲烂为止!听到没!”乐向笛已经没什么耐心了,手上的力量加重,门似乎要被爆裂了!

  “喂!你别敲了!你到底是谁啊?”这事挺稀奇,他们到底是谁和谁分手啊?如果姐姐分的手,那她为啥还要那么难过?!如果是这男的分的手,那他现在何必再唱这出?!欧晨阳是一头雾水。

  “我是谁?我是她男人!”乐向笛对“小三”大吼一声,“正房”的底气一定要足!

  好玩!好玩!欧晨阳玩心大起,脑子一转,又说道:“奥奥,原来是小诗的前男友啊!幸会!幸会!我是小诗的现任男朋友,我叫夏朔德!”说完,还伸出右手礼貌的和“前任”握手。

  乐向笛从来没有过这么没风度的时候,因为他现在的理智已经完全没有了,满脑子都是“我被甩了!不行!我不同意!”

  他一掌拍掉那只伸向他的手,拒绝完成“新旧”交接仪式,愤怒的,霸道的吼道:“她是我的!懂吗?!我还没和她分手呢!我根本就没同意和她分手!”

  奥!他没和姐分手!看来是姐和他分的手!那姐和他分了手,为啥还那么难过呢?嗯~奥,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这男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疾或是说不出口的坏毛病,导致姐姐虽然很爱他,但不得不和他分手!

  好的,姐!你别出来!我来帮你打发掉他!欧晨阳迅速分析了一下“情况”。

  “这位先生,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我家小诗很优秀!很讨人喜欢,但是她现在已经不爱你了,她爱的是鄙人,夏某。我希望你现在快速离开,像个男人一样!以后也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幸福生活了!”欧晨阳说的有模有样的,看起来跟真的似得!

  乐向笛根本不想相信他的话,除非是欧若诗亲口告诉他,可是,他却不自觉的心痛,剜心之痛。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红着眼,按耐住奔溃的情感。“欧若诗,你出来!你说这个男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只要你说是,我就离开!从此,不再打扰你们!”

  磅磅磅……敲门声不断传来,声声控诉着乐向笛的悲伤。

  “吱~”门打开,欧若诗冷冷的望着这个男人,“你想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梦2697宝贝儿,你懂的,感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