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婶,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放我走?”乐向笛接过威婶递来的药丸就着水一饮而尽。

  他的声音已经能发出了,只是还是很沙哑,没有恢复好。

  威婶再接过他手里的水杯,不放心的说道:“威婶答应你了就不会骗你,你的喉咙还没有好,在养几天吧!”

  }d酷匠5@网{首发l

  “我不!”这日子可要熬到什么时候啊!乐向笛像个孩子一样跟威婶撒娇:“威婶,求你了!我都好了!出去了我也可以休养!我求你!”

  “小笛,你没好呢,威婶实在不放心啊!”威婶像个慈母,心心念念牵挂着乐向笛的一切。

  乐向笛知道威婶好,可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奔溃了。这么多天没有和小胖联系,也不知道小胖会不会误会他背叛感情。

  想到这,乐向笛又急促起来,“威婶,我有个很重要的人需要去见她,还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和她说,所以我拜托你现在就放了我吧!不然我会死!”

  威婶大吃一惊:“这么严重?”

  乐向笛“嗯”了一声,诚恳的看着威婶的眼睛,点了点头。

  “是上次老爷说的那个女孩?”威婶试着猜测。

  乐向笛又点了点头,认可说道:“是的!她是我要娶的人,我也永远不会负她!”

  “那她一定是个好女孩!是个值得你爱的女孩!”威婶微笑着说。

  “和她在一起,我才有被爱的感觉,我才觉得自己有个家!我这么多天没回去,也没联系她,我怕她误会,然后离开我!我害怕她离开我!所以威婶,我求求你了,你就早点实现你的承诺吧!”乐向笛话里满是急切和恳求。

  威婶笑而不语,收拾东西要走人。

  “威婶,难道你是骗我的?”乐向笛脸色大变。

  威婶回过身来,笑吟吟地说:“要走,也要让我和你威叔说一下,让他做个安排睁只眼闭只眼啊!你再休息休息,明天放你走!”

  “真的!威婶!”乐向笛欣喜若狂:“威婶,你对我太好了!谢谢威婶!”

  这是乐向笛回家后,威婶第一次见他这么高兴,自己也不觉得开心起来。

  说真的,这孩子要的真不多!一点没有有钱孩子家的傲娇“王子”病。

  希望他永远幸福,这样素茹在天上也就安心了!

  欧若诗这边奉了母命,相了亲,本以为任务完成了,也就可以消停了,结果欧妈妈跟机器人一样一逮到时间,机会就对着欧若诗念叨。

  说什么“我认定了晓峰这个女婿”,“不要错过机会”之类的。这还是好的,最可气的是欧妈妈还说什么“你身材不好,这是个大问题,晓峰这么苗条不挑你就很好了,你就别挑来挑去了”。

  这明显是打心眼里,做妈的自己都瞧不上自己的女儿啊!欧若诗第二天一大早就收拾包袱走人了。

  欧晨阳也收拾了一大包,不顾欧妈妈的反对,屁颠屁颠跟着去了。

  欧晨阳拎着行李理所当然的去到另一个房间,欧若诗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听到这二货的惊叫声:“啊,姐。你跟那个男人同居了啊?!”很显然,他已经看到了柜子里满满的衣服。

  欧若诗脸庞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没说话。欧晨阳看她的样子也猜到了八九分,就不再问她了。

  “我把他的衣服扔了,把地方给你腾出来!”反正,那个人也不会回来了,留着干吗?而且她再也不想看到他的东西。

  “诶诶,别啊姐!”欧晨阳拦住冲动的欧若诗,“我刚才看了看,你这个男朋……”姐姐的脸色不好看,赶紧改口:“前……前男朋友…的眼光,风格都很不错,跟你弟弟我有的一拼啊!这些衣服扔了可惜,我看还是便宜我得了!”边说边挑了几件衣服在自己胸前比对了一下。

  天哪!真不知自己造了啥孽,为啥自己的亲妈和亲弟弟都这么奇葩!

  不管他了,这么多天没在家,家里早就脏死了!欧若诗赶紧动手打扫起来!

  恍惚中,她看到乐向笛向她走过来,还拿着抹布似乎要逗她……

  又来!上次他也这样逗她,把她脸上弄得脏兮兮的,这次可没这么容易,哼!

  欧若诗抡起拖把一扫过去,只听见“哎呀”一声惨叫。

  “小笛!”欧若诗一晃眼,再看,摔倒在地的竟然是他的二货弟弟,欧晨阳!

  “哎哟,哎哟!姐,你谋杀亲弟啊!”欧晨阳揉着尾椎骨,不满的抱怨。

  欧若诗蹲下,虽然她也心疼弟弟,可脸上明显的失望:“你怎么样?要不要紧啊?”

  二货弟弟趁机敲竹杠:“哎哟,姐,我骨折了可能,给点钱我去医院看看吧!”

  要死!跟自己的亲姐姐玩碰瓷!欧若诗大力在他屁股处打了一记,站起来骂道:“好的不学,净学这些坏的!你信不信我赶你回家!”

  欧晨阳屁股里像垫了弹簧,一跃而起:“嘿嘿😁,别这样,姐!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么!再说,你刚才忽然对着我笑,我正想过来问问你呢,哪知道你忽然对我一拖把……”话说,还真是疼!虽然自己说骨折有点夸张。

  欧若诗怔了怔,原来自己把这个“活宝”弟弟看成了……哎!怪自己到现在还想着那个负心汉!

  “你拿着抹布干吗?是不是想把脏的抹我脸上?”她这个弟弟可是从小到大都没做过一点活,忽然拿抹布,这可真叫“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天大的冤枉啊!欧晨阳夸张的对着老天嚷起来:“老天,快下场六月雪吧!我跟窦娥可有的一拼!”

  看她这个较真的样子,欧若诗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

  “姐,我是看你一个人打扫不晓得要打扫到什么时候,好心帮帮你,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想自己的弟弟!我现在郑重问问你,你好好考虑,慎重回答。因为你的回答牵动着一颗纯真的心,这颗心有可能因为你不负责任的回答而破碎!所以我再三希望你能够慎重回答。你……”

  “你倒是问啊!”废话可真多!

  “我在你心中是不染风尘的还是猥琐的?”他期待,真挚的望着姐姐。

  “……猥琐的!”答案没有一丝留情。

  OhNo!“纯真少年”捧着头,根本不能接受这个答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谢谢傅520宝贝儿的大力支持!么么么!宝贝儿们,大力的为飞菲追书,推荐(撸撸)和签到吧!飞菲需要你们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