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暄了几句,李阿姨开始介绍坐在她旁边的妇女:“这位是王阿姨。”再指着另一边的小伙子说:“这是王阿姨的独生子,胥晓峰。”

  “晓峰啊,这是你伯父,伯母,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欧若诗欧姑娘了!”李阿姨开始介绍欧家人。

  姑娘?欧若诗差点吐血,现在这个社会还带这样介绍的?真是奇葩!

  这时,李阿姨已经开始介绍欧晨阳了:“这是……”她也不知道怎么介绍。

  “奥,他是我小儿子,叫欧晨阳,是弟弟啦!”欧妈妈赶紧接茬。

  李阿姨会意一笑说道:“对对对!以后成了一家人,可不就是弟弟了嘛!”

  欧若诗偷偷踹了一脚死命憋着笑的欧晨阳,礼貌的打招呼:“王阿姨好,胥……先生你们好!”

  男生擒着笑,礼貌的回应:“伯父,伯母,好!弟弟,好!若诗,你好!”额,弟弟好?!这是啥个意思?

  欧爸爸显得比较木讷,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而欧妈妈是笑成了一朵花:“好啊!好啊!这晓峰可真有礼貌!”

  李阿姨自豪的说:“那是当然!不好的我能给你家若诗介绍?好了,也别让他们这样干坐着了,让他们单独去外面走走也好,去房间坐坐也好,这里我们坐着聊会儿!”

  a酷q匠网唯Y一!q正5版,+@其f他都¤是盗K版。◇

  这正合欧妈妈心意:“对对对,若诗!赶紧去吧!带着晓峰去房间里聊会儿!”说完,还动起手来推她。

  进房间!哪有妈这样迫不及待让男人进自己女儿的房间的!欧若诗很是反感,又不能说出口,只是尴尬的微笑推辞:“大家一起坐在这吧,多热闹啊!呵呵呵……”

  “去去去,和晓峰单独聊聊,增进一下彼此的感情么!”欧妈妈不客气的下“驱逐”令。

  “要不这样吧!我们出去走走,好吗,若诗?”胥晓峰看出欧若诗的尴尬和不情愿,解围说道。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欧若诗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眼胥晓峰,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溜达”去了。

  夜色很暗了,周围田地里,树木里,无数青蛙,知了在鸣叫。

  欧若诗一个人走在前面,胥晓峰跟在后面。

  怎么说呢,这个男生和以前的方寻比起来,第一印象要靠谱多了,至少人家没有一开始就问工作,工资的事。另外,这个胥晓峰虽然不是很高,看上去还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但长相让人看了很舒服,有点小帅。

  欧若诗不是矫情的人,不会像某些女孩子,失恋后就放不下,无论什么时候什么情况都表现得无比痛苦,悲哀,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失恋了,然后见人就诉说自己逝去的爱情,还要说什么“我不会再爱了”这些不靠实际的话。

  那她痛吗?难受吗?

  当然,人心都是肉长的,谁能不痛,不难过!只不过她喜欢把难过放在心里,不想表达出来罢了。

  或许可以尝试和他交往一下?你真的想做利用新的感情来忘却上一段感情这种卑鄙的事?

  欧若诗又开始纠结,这时候胥晓峰忽然上前一把牵住了她的手。

  欧若诗吓了一大跳,第一反应是抽离,不过手被胥晓峰握得紧紧的。

  算了,不是要尝试和他恋爱吗?!那就试试和他接触一下吧!

  欧若诗就任凭他牵着,两个人也不说话,就这样在村子里逛了一圈。

  快到家门口时,欧若诗赶紧又抽离自己的手。胥晓峰没想到欧若诗会忽然抽离,这次就硬生生让她逃开了。

  才踏进家门,就听得三个女嬷嬷笑声,说话声,大有相谈甚欢的感觉。

  走进里面一看,欧晨阳已经受不了跑了,欧爸爸坐在角落,喝着茶,完全插不进话。桌子上瓜子,零食,水果已经消耗了一大半。

  “哟!回来了!”欧妈妈眼尖,先看到他们。

  这时,李阿姨和王阿姨也看到了他们。李阿姨说:“这么快回来干嘛?不多逛一会儿!”

  “就是!就是!”欧妈妈和王阿姨再这短短的几十分钟内已经达成了一致,两个人都有点惋惜的意思。

  欧若诗和胥晓峰尴尬得站在那,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人感觉怎么样?”李阿姨走到他们身边,问道。

  王阿姨和欧妈妈齐刷刷的看着他俩。

  胥晓峰腼腆的点点头,欧妈妈立即舒了口气。

  大家目光一致地看向欧若诗,欧若诗有种被逼梁山的感觉,“呵呵”的讪笑了一下。

  OK了,就这一笑,大家就了解了,这一对互看对眼了。

  李阿姨他们又坐了一会儿,终于要走了。临走前,又要欧若诗和胥晓峰互留电话,所有程序都在四个大人的监视下完成。

  最后,欧妈妈还不停的挥手行注目礼,一直看到他们的小车不见了一点儿踪影,才满意的关门。

  “小诗啊,这男孩子还不错,和你同龄!妈妈是会计,爸爸是包工程的,他本人在公司里跑业务,家里有三套房子,这样的家庭配我们最好了!稳稳妥妥的!我看啊,就他吧!”欧妈妈兴致勃勃,意犹未尽的说道。

  嘿,这老妈子真行,就这么点功夫,啥都弄清楚了。

  今天一天,欧若诗可被折腾的受不了了,她现在最想的就是睡觉,所以也没怎么注意欧妈妈说的话,只敷衍说道:“妈,这事再说吧,我再考虑一下!”

  “你还考虑什么啊考虑!我可和你说啊,我就认定晓峰了!”欧妈妈见欧若诗有不肯的意思,又口没遮拦的发起脾气来:“实话和你说,晓峰也就是矮点,要不然他这么好的条件早就有对象了,你可别错过这桩好婚姻。你不听我的,将来找的对象没晓峰好,可别怪妈妈不给你嫁妆!”

  心寒!欧若诗一言不发,也没和妈妈争执,自己上楼去了。给不给嫁妆这无所谓,可为什么妈妈每次说得话不像是亲妈会说的话呢!难道自己是捡来的吗?还是充话费送的?哦,她出生时手机都还没有呢!

  明天必须走!欧若诗在心里打定主意。家里再呆下去,她怕会影响自己和妈妈之间的感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谢谢宝贝儿们给我推荐和投挖,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飞菲!飞菲耐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