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若诗把手臂伸出来,白皙的皮肤上青了一大块。

  “你看你!把女儿掐成什么样了?”欧爸爸心疼的说。

  欧晨阳也看不下去了,对着欧妈妈一通指责:“妈,你怎么这么对姐啊!她是不是你亲生女儿啊?哪有像你这样对女儿的啊!”

  欧妈妈最疼这个宝贝儿子,平时欧爸爸说她,她都要反驳,就是这个儿子,怎么说她,她都不会有意见。

  “你不知道,你姐姐的老板叫她想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这不就是要辞退她吗?”欧妈妈用无比轻柔的语气,继续对她的宝贝儿子说道:“我的意思是叫你姐姐赶紧回去,跟老板有错认个错,好继续上班!她这份工作好,要是没了,上哪再去找这么好的工作啊!你姐姐又没你这么好的学历……”

  “妈!”欧晨阳看到欧若诗没落的表情,知道这话伤了姐姐的心,赶紧阻止那个口没遮拦的妈继续说下去!

  “不会说话别乱说!”欧爸爸抽了一下欧妈妈的胳膊,虽然没用什么劲,但引得欧妈妈提高了分贝:“你打我干吗?我怎么不会说话啦!”

  “别说了!”欧爸爸和欧晨阳齐声阻止,欧妈妈这才闭嘴。

  欧若诗捂着发疼的手臂,什么话也不说,呆呆的走去自己的房间。

  “小诗!”

  “姐…”

  然,欧若诗并没理睬他们。

  四道目光像箭一样齐射向欧妈妈,欧妈妈很后悔不该说那些话,不过她有时候比欧爸爸还要面子:“看我干吗?我的意思只是让她别浪费那么好的工作嘛!”

  “哼!”欧爸爸气愤离去。

  欧晨阳知道事情变成这样,欧妈妈心里也不好过,他搂搂自己亲爱的妈,好生安慰:“好了好了!没事没事!”

  欧若诗不怪妈妈,她清楚自己妈妈就是这样的人。

  而且,经过欧妈妈这样一闹,她忽然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就是欧妈妈说的问题。不管从客观还是主观上来说,欧妈妈说得都没错!

  她知道自己能坐上部门经理的位置,不是偶然,也不是凭学历。而是凭着自己吃苦耐劳,向上坚持,最后才走到那个位置的。如果离开了“舒适购”,那么自己又能去哪呢?又会点什么呢?

  再换家超市吗?那还不如舒适购,毕竟舒适购是国内超市龙头老大。而且,现在她的收入是任何超市都给不了她的。

  再换个行业,还是从小职员做起?再花个十年,十几年慢慢拼搏?那现在的房贷,车贷,爸妈的生活费怎么办?

  欧若诗坐在床上,手里抱着个大抱枕,满脑子都想着工作这件事。

  你这根本就不叫爱,你这是自私!你只爱你自己!你让我觉得恶心!最重要的是,我根本不爱你!我只想做好一个打工者的本分工作!请你不要骚扰我!我再也不要见到你!永远不要!

  离开的时候,对田清凡所说的话又不停在她脑中盘旋。

  哎,早知道就不说得这么绝对了!估计,田清凡肯定恼羞成怒了吧!或许,她被开除的通知也下来了?!

  “姐!”

  房门没关,欧晨阳端着一盘自家地里种的香瓜,走了进来。

  “来尝尝!妈切的,叫我拿上来给你吃,可甜了!”欧晨阳拉了把椅子坐下,把香瓜放在床头柜,自己先用牙签叉了一片吃起来:“嗯~好吃好吃!”不是他夸张,自己家种的瓜是真好吃。

  欧若诗被心事撑得饱饱的,没什么胃口吃。

  t酷'匠b网正V版首发r

  “姐!你可不能小气啊!你真的生妈妈的气?”看她不吃,脸上也没笑色,欧晨阳猜测着。

  “没有!我只是觉得妈妈说得很对!没有那份工作,我又能做什么呢!”还好有这么个弟弟能陪她说说话,不然这些日子她不疯也会闷死。

  “啊!你真的被妈妈说对了?你被老板开除了?”

  “没有!不过也快了!”欧若诗逗弄着玩偶,表情是妥妥的漫不经心:“怎么?你也怕我找不到工作,养不了全家?”

  欧晨阳把嘴里的香瓜快速嚼了嚼,吞了下去,拍拍自己的胸膛,有种义薄云天的气势:“我养家!姐,你为这个家已经付出很多了!现在,我能工作了,这个家的担子让我来扛吧!”

  没想到弟弟一下长大了这么多,欧若诗感觉特别欣慰:“你有这份心就好了!先找份工作,慢慢做起来吧!等你真的有了能力,姐姐也就放心了!”这孩子真的懂事了!

  “诶,姐,我有件事跟你商量。”

  “什么事?”

  “你回市里的时候,捎我一块去呗!”欧晨阳谄媚的笑着。

  聊了几句,欧若诗本来放空了,手拿着根牙签要叉香瓜,结果欧晨阳来这么一句话,她连牙签都没拿稳,给掉了。感情这小子刚才说得煽情的话都是铺垫,这句说得才是重点。

  “姐,你这是几个意思?”欧晨阳不解。

  去市里没问题,但话是要问清楚的:“你只是去玩几天吗?”

  奥,原来问这个!欧晨阳开怀了,又接着说自己的理想:“我想去市里发展,你知道的我学设计,在市里好发展一点!我要在市里闯出一片天空,像你一样三年内买房买车,讨老婆,把爸妈接到市里去享福!”

  三年?这孩子还是太幼稚啊!欧若诗有些无语,自己的确是在三年内买车买房,可是她可花了七年在作铺垫啊!

  不过,有理想是好的。

  “去了市里,你准备住哪?怎么生活?”欧若诗问道。

  欧晨阳格外夸张的张大嘴巴,叫道:“什么?姐,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个问题还问我吗?我是你的亲弟耶!在还没有好的归宿前,我当然还是吃你的,住你的了!”

  他说得理所当然,把欧若诗问的哑口无言。

  给弟弟住是应该,可是另一个房间已经给那个人了,他回来的话怎么办?欧若诗脑海里又浮现出乐向笛的笑脸。

  “姐!姐!”

  “嗯?”欧若诗一闪神,乐向笛的笑脸消失。

  “就这么说定了啊!嘿嘿…这瓜好吃,你慢慢吃!我走了!”目的达到,欧晨阳一溜烟跑了。

  这速度……欧若诗叉起一块香瓜送进嘴里。这得好好品尝,毕竟为了它,她付出的代价也蛮大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