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这又是唱的哪门子戏啊?”宋艳兰尖细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

  相对于昨天,她今天穿的旗袍更高档,上面的绣花更繁琐。她的身材前凸后翘,皮肤除了略微松弛外,没什么别的什么问题。看得出来她保养得挺不错,毕竟也是四十五岁的人了。

  再看她浓妆艳抹,手里拿着一把会散发出香味的白檀扇,一步一摇,慢慢悠悠的走了上来。

  最可气的是,她嘴角的笑带着不可一世的讥讽,她的脸就是在跟乐向笛说:我是赢家。

  乐天成发令:“把少爷扶进去。阿威,打电话叫陈医生来!”

  “是,老爷!”威叔赶紧跑下去打电话,安排人去接陈医生。

  门口的保镖扶起乐向笛,威婶泪流满面跟在后面。

  宋艳兰看着乐向笛的惨况,嘴角笑的越发开了,不过聪明如她,她当然知道拿扇子挡着。

  “宜平,你哭丧着脸干嘛?他又没事,别整天哭哭啼啼,搞得家里这么晦气!”宋艳兰早就想摆摆女主人的威风了,碍于以前抓不到威婶什么把柄,所以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总算如愿了,毕竟拿地位越高的开腔就越显示她的身份。

  W!最84新Js章Gi节#上酷匠网_x

  “我……”威婶也是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女人,她比起小笛的母亲秦素茹可是差远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宋艳兰已经是新夫人了,看在乐天成的面子上,威婶还是把气压下去了。

  保镖再次把乐向笛扶到床上,威婶赶紧顺他心口,给他拿水,照顾的无微不至。

  “宜平是自己人,你别这样说话!”乐天成知道宋艳兰说话刻薄,他压低了声音跟她说话就是为了给她面子。

  只可惜,这位不是那么领情,反而抬高了声音故意给威婶难堪:“哟~她是自己人?什么时候成的自己人?那我这个和你同床共枕的女人到是个外人了?呵呵,我倒要好好审审你们俩,什么时候在我和魏威(威叔全名)的眼皮子底下成了自己人了?”

  “你可别胡说!我和老爷清清白白的!”贞洁在上一代人的心中还是比较重要的,被宋艳兰这么一栽赃,威婶也是气不打一出来,立马就反驳了。

  这不仅给威婶难堪,也给乐天成一个大难堪。他眼睛一瞪,挥手要打她:“这话怎么能乱说!”

  “怎么?你要打我?你打啊,你打!”宋艳兰把脸迎上去。

  这一刻,乐向笛觉得乐天成是有血性的,他很期待这一巴掌能打下去。

  可是最终乐天成没下得了手,只无奈说道:“你就别闹了吧!”

  乐向笛失望透顶,他还记得自己的妈妈曾被这个男人挥过一巴掌……他为自己的妈妈不值!他的妈妈爱错了这个男人!

  哼,就知道你不敢打我!宋艳兰那个满脸得意啊,眼光瞟到威婶,威婶默默的在一边在流泪,一边给乐向笛喂水。

  “宜平,别以为乐家对你和魏威好,你就真当自己是乐家人了!还敢对我‘你’啊‘你’的,记住以后叫我‘太太’!”

  威婶全身一颤,给乐向笛递水的手僵在了半空中,虽然她帮乐家管家,但她从来没受过这种屈辱。

  “艳兰!”乐天成发怒了。

  宋艳兰压根不当回事:“怎么?我说错了?我不是你老婆吗?她既然叫你‘老爷’,就应该叫我‘太太’!哼,你这么偏袒,难道你们真的有私情?”

  “你!”乐天成被气得哑口无言。

  好啊!乐天成,你在外面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心狠的把父母赶走,把儿子绑了!现在却连个女人也管不了!你可真爱她!行啊!你管不了,我来替你管!

  乐向笛身子一翻,要下床揍那个女人。

  威婶马上按住了他,用嘴型说了个“别”字。

  乐向笛怒瞪了一眼宋艳兰,再看看威婶“拜托”的眼神,只好作罢了。

  “陈医生来了!”这时候威叔把陈医生迎了进来。

  威婶赶紧让开位置给陈医生。

  陈医生拿出一个医用小手电对乐向笛说:“小笛,来把嘴张开!”刚才电话时,威叔已经跟陈医生说过乐向笛失声的事情。

  乐向笛一歪头,拒绝治疗。

  “你还要继续作吗?非要变成真的哑巴才甘心吗?”乐天成严厉的声音再次响起。

  连个女人都管不好的男人根本不配管我!乐向笛白了他一眼,就是不配合。

  “臭小子!你眼里真没有我这个父亲了!”乐天成生气的骂道。

  “老爷,您和太太还是先出去吧!我和宜平在这劝劝他!”主要是宋艳兰在这是个大问题,又不好只支走她,所以威叔请乐天成一块走。

  “也好!辛苦你们了!”乐天成心疼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而还不能理解爸爸心情的乐向笛头偏向一边看都不看他一眼,他有些心寒。

  宋艳兰扭着屁股,转身走了。乐天成是看了又看乐向笛。直到宋艳兰在外面催:“天成,快出来!”他这才走了出去。

  陈医生耐心的说:“小笛,让我看看你的喉咙!”

  然,乐向笛摇摇头,仍拒绝。

  刚才的事让威婶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她承诺说:“小笛!你赶紧让陈医生看看喉咙,把身体都养好了,威婶放你出去!”

  “诶”威叔不知道威婶为什么转变,背地里拉了拉她的衣服,指责道:“你胡说什么!”

  威婶甩开他的手,说:“我没胡说!你们看看,好好的孩子给折磨成什么样了!”

  一听威婶这么说,乐向笛眼睛霎时就放光了,他用等待确认的眼神看着威婶。

  威婶上前摸了摸他的脸,心疼的说:“好孩子!威婶说到做到!”

  “我看你是疯了!”威叔还想继续“教育”威婶。

  只见,乐向笛“啊”了一声张开嘴巴,竟好好配合起来了。威叔赶紧闭嘴,至少现在他不能再说什么了。

  陈医生很快确定了乐向笛的喉咙问题,原来是因为他不吃不喝,身体还是有些虚脱,喉咙本来就发炎,他还大喊大叫,声带就撕裂了,导致失声,不过这种失声也是暂时性的,养好声带就行了。

  陈医生拿出一种药,还有的他让威叔明天派人去他那取,还交代多弄点清淡的流食给乐向笛吃,不要吃盐咸的食物,再嘱咐多休息之类的。

  威叔,威婶一一说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感谢傅520宝贝儿对飞菲的支持哟~耐你,么么么~请大家多多签到,推荐,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