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笛啊!你多少吃点啊!”威婶手里端着精心熬制的小米粥,坐在乐向笛床边苦口婆心的劝他。

  乐向笛不为所动,向着了魔怔一样傻呆呆的仰望着天花板。

  “你这孩子,就算你跟你爸爸怄气,也犯不着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啊!”威婶舀了一勺子粥,递到他嘴边:“来,喝一点点,婶给你熬了很久,可爽口了!乖!”

  乐向笛终于有了反应,他的眼神慢悠悠的从天花板转移下来,直到视线对上碰到他嘴唇的小米粥。

  威婶以为刚才说的话对他产生了效果,不禁喜出望外:“好吃着呢,来,吃一口!”她用勺子碰了碰乐向笛的嘴唇。

  “啊噗!”乐向笛像个孩子般,直接大吹了一口气,将一勺子粥吹翻,粥全撒在了他胸口。

  “哎哟,我的大宝贝啊!”威婶怎么也没想到这娃这么能作。

  她赶紧立起来,把碗勺放一边,先用纸给他擦拭,但看衣服上已经沾了一团粥漬。威婶像个母亲一样,包容乐向笛一切小性子:“来,小迪,把这件T恤衫给脱了,威婶去给你洗了!”

  可任凭威婶怎么拖拉生拽,乐向笛就是不为所动。

  威婶见乐向笛是铁了心要作贱自己了,又拿他没办法,只好假装生气样一甩手:“我到底是个下人,再怎么掏心掏肺对你结果也都一样,都是热脸贴冷屁股!好了,好了!你有气尽管对我撒!谁叫我是受气包的命!”

  严格来说,威婶其实不是乐家的佣人。只因威叔是乐天成得保镖,乐家别墅里有专门给威叔住的小楼,威婶随夫入住乐家。她是个闲不住得人,闲来无事就帮着乐家打理,一打理就打理了十几年,在大家眼中,她就是这幢房子里的管家。

  酷0…匠√网^8正!版$=首发

  打小威婶对乐向笛就有如亲生子,乐向笛心中最爱的几个女人除了欧若诗,奶奶和已去世的妈妈之外,就属威婶了。

  现在,威婶说了这几句话来,乐向笛心里是很愧疚的。

  从昨晚到今天晚上,他没吃过一口东西,水也只是他昏睡得时候,威婶给他强喂过几口,其他时间是滴水未进。

  就样糟了一天一夜,他嘴巴早就干的翘皮了。

  乐向笛想对威婶说不是这样的,你是我心中的长辈,我就是把你当成妈妈才会这样闹你,可是喉咙像被卡住了,干涩沙哑的厉害,一发声就像哑巴说话那样,除了发出怪异的声音外,什么也说不出。

  把威婶倒是急出了汗,她顾不得演戏了,忙又端来白开水,着急的说:“赶紧的喝口水,你是想把这嗓子给废了啊?”

  乐向笛这么作不是为了自残,他是想要看看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在乎的乐天成是不是真的连他唯一儿子的性命也可以不顾。

  所以,他再次推开了威婶端来的水。

  “小笛,威婶劝你喝点水,你把喉咙弄坏了,以后怎么和你爸爸理论?你怎么和他抗争?还有,”威婶坐到床边,再把水递过去:“难道你不想再和那个女孩说话了?”威婶早就从威叔那得知了欧若诗和小笛的恋情,只是她从不多嘴而已,现在看来是不得不拿出来说了。

  乐向笛眼睛一亮,原本暗淡的神色稍微有了些光彩。当然要!突然不回去,小胖肯定误会了!我还要跟她解释呢!

  威婶这样一说,果然有用。只见乐向笛立即张嘴喝水,大口大口的喝,咕嘟咕嘟,由于太快太急还给呛着了:“咳咳…咳咳…”

  “慢点!慢点!”威婶赶紧给他拍背:“还喝吗?”

  乐向笛摇摇手,又咳了几声,终于能说话了,只是声音听起来很吃力,有些苍老的感觉:“威婶,叫爷爷奶奶来看看我?”他还不知道爷爷,奶奶已经回乡下别墅去了,心想着奶奶看到他这副德行肯定会救他的。

  “老太爷和老太太今天一大早就独自回乡下了,谁都没告诉。他们叫安保室的铁锹开门,说是就在别墅区溜溜,结果一溜就溜回乡下去了。”威婶边拿毛巾给他擦脸边说道。

  哪知道这一说又触动了乐向笛的仇恨线,他推开威婶的手,也不管自己的喉咙了,扯着嗓子就骂起来:“乐天成,你给我出来!你出来!你自己的父母都不管了,你还是人吗?你不配做儿子,也不配做父亲!乐天成……”

  好不容易才好,现在又这样,威婶又慌了起来:“小笛,别胡说,快别乱喊了!啊,听话!小笛!小笛!……”

  乐向笛拖着无力的身子,下了床,走到房门口,跌跌撞撞的样子好像随时要摔倒,威婶没办法,只有搀着他:“小笛,诶,当心!”

  乐向笛打开房门,看到已经换了两个保镖。好啊!连看守他的人都有轮班制了,乐天成你可真行!

  反正自己也出不去,他也不想出去,竟然就对着房外喊道:“乐天成,你心虚吗?你配做儿子吗?你配做爸爸吗?伪君子,小人!……”

  “小笛,快别喊了!可不能这样说你爸爸!走,回去躺着!”

  “我不回去!”乐向笛一屁股坐在房门口,继续喊:“乐天成……”由于嗓子本来就干哑,加上用嗓过度,他竟然真的失声了。

  “额,额,额……”他拼命想发声,但是怎么也说不出来:“额……额……”尽管说不出话来,他还是要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满。

  威婶被吓坏了,大哭起来:“小笛!小笛!你怎么了?快去叫老爷来啊!”

  “什么事?出什么事了?”威叔率先闻声而来,看到哭哭啼啼的老婆还以为小笛除了什么意外呢!当看到半躺在地上的乐向笛大口得喘气才放下心。

  “小笛,你怎么样?”威叔轻声细语的问道。

  威婶哭哭啼啼帮忙回答道:“小笛不能说话了,这可怎么办啊!”

  这时,乐天成姗姗来迟:“发生了什么事?动静闹得这么大?”

  乐向笛一见乐天成就怒不可竭,指着他要骂他,可怎么用力都只能发出“额,额”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感谢梦2697宝贝儿,新黎明宝贝儿,谢谢你们继续为飞菲解封,飞菲耐你们!其他宝贝儿,飞菲也是要感谢你们的,谢谢你们支持!如果可以,别忘记把飞菲的小说推荐给你身边的书友哟!谢谢!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