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若诗万万没想到,自己熬了半宿,顶着两个黑眼圈上班,没等来乐向笛,而是等到乐向笛被开除的通知。

  她不顾一切,要找田清凡理论。

  “田总。”没等秘书通报,也没有敲门,她就直接冲进了田清凡的办公室。

  田清凡不意外欧若诗会来找他,但他很意外欧若诗竟会为那个人丧失了理智,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了吗?

  “坐吧!”他看她的眼神很复杂,明知故问道:“什么事?”

  欧若诗在公司内部网上看到自己的助理被开除,还以为看错了,再三看了好几遍,才相信这个事实,但她第一反应是怀疑田清凡故意公报私仇,开掉乐向笛是另有目的的。因此,她的语气中带有质问:“田总,为什么我的助理被开掉了?为什么开掉他不问下我的意见?”她没有坐下,而是双手撑在豪华的大办公桌上,身体向田清凡逼近。可以说,气势一点都不输自己的老板。

  一般来说,部门经理可以决定自己部门里人员的去留,这算是小事一件,根本用不了大老班亲自操刀。欧若诗真不明白,乐向笛到底做错了什么,老板要如此对他!

  简单明了,单刀直入!呵呵,她还真的一点都不掩饰!

  “你先坐下!”田清凡脸上微微有些怒色,可以解读成他有些吃醋,自己喜欢的女人心里装的是别的男人,还为这个男人来质问自己,不生气才怪。

  欧若诗这才注意自己也有些失态,对待老板的抉择,首先应该以公事来确认,而不是带有私人情感。

  等她坐下,田清凡才淡淡的反问:“难道我没有资格开除自己的职员吗?”

  讲私心话,他不想告诉欧若诗,是有人叫他这么做的。和乐向笛比,自己年纪大,又没他帅,已经输了一大截了,可今天才知道自己连事业,背景也比不过人家,他可是百乐国际的当朝太子啊!

  欧若诗很是失望,从他说的这句话里,她认定了自己的想法,田清凡果然是故意的。因为自己明里暗里拒绝了他,所以他找机会开除乐向笛。

  /◎最M新章O,节}上a~酷I匠=`网

  “田总,为什么要开除我的员工?我觉得我有知情权,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欧若诗很生气,但她保持冷静,她看他有什么合理的说法。

  “小诗,我......”

  “对不起,田总。请叫我欧若诗或者欧经理!”欧若诗打断他。

  可能是自己表示的不够清楚,让他觉得自己还有机会靠近她。那么从现在开始,欧若诗决定彻底的,一点机会都不给他,包括称呼,不要再这么亲热。

  “请给我一个解释,田总。”

  看到她如此冷漠,田清凡再次感受了一把心碎得疼痛,“乐向笛从今天开始无期限的旷工,我当然要开除他!”

  无期限旷工?出现幻听了吗?欧若诗不相信。可是从昨晚乐向笛的手机关机后到现在就一直没开过机,这代表什么?一个大活人平白无故消失了?这不就是无期限吗?!

  “小笛在哪?出了什么事?”欧若诗猛地从座位上起立,跟刚进来一样,双手撑着办公桌,身体逼近田清凡,焦急得质问:“你知道她的下落,对不对?他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你说啊!......”

  田清凡从没见过她这样激动的样子,他确定欧若诗是真的爱上了乐向笛。看她爱得如此着迷,他真庆幸百乐国际当家人乐天成的决定,可也隐隐担心。

  “你告诉我!快告诉我!......”欧若诗还在不停的问他。

  “你冷静点!”田清凡走进欧若诗并按住她。

  “你快告诉我!快说啊!”各种各样不好的念头涌进她脑海,她根本不能冷静:“你告诉我,告诉我!快告诉我!”

  “你冷静,冷静!.冷静!......你和他是根本不可能的!”

  什么!他刚才又说什么?欧若诗终于冷静下来,她瞪大眼睛死盯着田清凡,不明原因的眼泪滑落了下来。

  她压抑了一个晚上了,她一直在想为什么好好一个人就这样失联了。每次无意识的一个念头就会闪出来:是不是他玩够了,所以就......不可能!

  “你太傻了!那个男人根本不爱你!”

  “胡说!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根本就不了解他!”欧若诗矢口否认,她告诉自己根本不是那样的!

  田清凡用力摇她,试图把她摇醒:“你醒醒吧!他不爱你!就是他亲自打电话给我说要辞职,因为他不敢跟你说,不敢面对你!所以我才叫他们出开除通知!你明白了吗?你明白了吗?”对不起了,小诗!原谅我骗你,但你们的确不可能一起的!原谅我!

  “你撒谎!小笛不是那样的人!你骗人!”欧若诗嘴上还是不承认,但不断滑落的眼泪已经表达了此刻她的心。

  为了让欧若诗死心,田清凡拿出手机翻出早上跟他通话的一个号码,递到她面前:“你自己看!这个号码是不是乐向笛的,你看通话日期和时间,我骗你了吗?”

  一串熟悉的号码,加上当天的日期和大清早的时间,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展示在欧若诗面前,每看到一个数字都像狠狠的抽她一记耳光,她感觉遍体鳞伤。

  “小诗,只有我待你才是真心的,难道这么久以来你还不懂吗?”田清凡趁此机会告白,一般女人伤心绝望的时候往往会把感情转移到第一个安慰她,关心她的男人身上。

  可是他想多了,欧若诗不是那样的女人!自己的伤自己疗,她不会转移给别人。

  “小诗,你就答应和我在一起吧!我会好好爱你的!”田清凡的手伸向欧若诗的后背。

  “走开!”已经满眼泪水的欧若诗一把推开田清凡,田清凡一个跄踉,倒在桌子上。

  这让田清凡很没面子,他不禁光起火来,愤怒的问道:“为什么?我这么爱你,你却一点也不在乎!偏偏要去爱一个不爱你的人!乐向笛他根本就不爱你!他也不配爱你!妳醒醒好吗?”

  “那你就配了吗?你比他更没资格!你爱我?你爱我却想让我做你的情人,小三!你就是这样爱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耐所有宝贝儿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