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成在老母亲和威婶的劝慰下,渐渐理智起来,想到儿子变成这样,自己也有些责任,只好自己先妥协,放低了声音说道:“过来吃饭。”

  “是啊,你爸爸都叫你了!吃饭去!”乐奶奶转拉乐向笛。

  乐向笛不动。

  威婶又上前去,低声说:“一家人,别伤和气!去吧!”

  “奶奶,威婶,我真的吃不下!我要走了!”这个地方,他现在是一秒钟都不想多呆。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那个微胖的身影,只有他们两个在一起才叫家,所以他要赶紧离开这里。

  “走?走去哪?”乐奶奶焦急的问,大宝孙可才回来三天哪,这会儿功夫又要走,按照四年见一面的频率,那她有生之年还能见几面啊!

  “你敢!”乐天成刚刚平息一些怒火,这会子又全数发出来了,甚至比刚才火气更大:“你自己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死样!才回来你又要走!与其这样,你还不如不回来呢!”

  死样?乐向笛真想问问他,自己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儿子!

  “是啊!我就是这副死样!我也没想回来给你看!是你叫我回来的!你现在见不得我这幅样子,正好我也要走了!以后两不再相见!”乐向笛终于爆发,怒吼着叫道。

  “小笛!”乐奶奶斥责:“快跟你爸爸道歉,来!快点!”

  “我不道歉!我也没有什么好道歉的!”乐向笛猛地甩开奶奶的手。

  乐奶奶年纪大了,禁不起她这么一甩,直接要倒地上:“哎哟!”

  “老婆子!”

  “妈!”

  “老太太!”

  全场都下了一跳,谁也来不及去扶她。

  “奶奶!”千钧一发之刻,还是乐向笛扶住了她。

  “没事,没事!不用担心!”乐奶奶拍拍胸口,刚才真是一场虚惊啊!

  真气人!摔一跤多好!宋艳兰在心里惋惜这么好的机会。嘴上假情假意的说道:“哎呀,妈!没事吧?这么大年纪要是摔一跤,可不得摔出个啥毛病来!”

  这女人可真够毒的!既在儿子面前装了好人,又挑拨了他们父子俩的关系!乐奶奶不客气的回道:“我没事!我身体硬朗着呢!就算摔个十七,八次都不会有问题!你别在这挑拨离间!”

  “哎呀!妈~我这怎么是挑拨离间呢?我是关心你呀!天成~~你看妈把我说成什么样了?!我是那种人吗?”宋艳兰赶紧跟乐天成告状。老太婆心疼儿子,只要把他儿子牢牢抓在手里,在这个家她还怕啥。

  宋艳兰这一挑唆,还真管用!乐天成立即护着老婆,对自己的亲妈说:“妈!艳兰说的对!你年纪大了,经不起摔!她也是好心!”然后又指着乐向笛骂道:“都是你这个逆子!你奶奶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看我不打死你!”

  乐向笛恨宋艳兰,可是他更恨站在眼前被称为他爸爸的男人。就是他色迷心窍,才会加速自己妈妈的离世!自从妈妈走后,这个家就不再是家了。呵呵,还留在这干嘛呢?

  “奶奶,爷爷,威婶,我真的要走了!下次回来看你们!”乐向笛控制自己的情绪,勉强自己微笑和这三位他眼中尊敬的长辈道别。

  这个逆子,眼里真的没我这个父亲了!“畜生!你敢继续去找那个女人,我就让她一家都不好过!不相信你可以试试看!”乐天成气呼呼的威胁道。

  他的心一下吊到嗓子眼:“你说什么?”乐向笛转身质问:“你想把她怎么样?”

  乐天成见这招有效,倒也不急了,牵着自己的老母亲,做起大孝子:“妈,走,去吃饭吧!”

  “什么女人啊?天成。”乐奶奶一边顺着儿子走,一边问。

  “先吃饭!”乐天成和乐奶奶相继坐下。

  威婶见争吵平息下来,赶紧拉上乐向笛,说道:“小笛,快吃饭去!别闹了哈!”素不知战火才刚刚开启。

  乐向笛根本就听不下任何人的劝,此时他已经被怒火和愤恨完全包围。他站在厅外,走上前几步对着乐天成吼道:“我告诉你!你别想着对她和她家人有什么不利!如果你让我失去她,我就让你断子绝孙!”

  '更.I新最快上+酷"匠。网I&

  这么严重!除宋艳兰外全场一片震惊,乐天成更是完全被震怒。断子绝孙这话岂是乱说的!看来这逆子已完全被那个女人迷了心窍啊!

  威婶已经不敢插嘴了,生怕说错什么会挑起父子两更大的争端。

  “小笛,这话可不能胡说啊!”乐奶奶再次斥责。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孙子,帮哪头她也说不准,但断子绝孙这话她是绝对忌讳的。

  在场最悠闲的就是宋艳兰了,宋艳兰翘起二郎腿,毫不掩饰她脸上的欢喜。哎呀,真是一场好戏!

  乐爷爷一向不管自己儿子的事情,特别是儿子要教训儿子这事,他更不会管!可这会儿,老婆子跟他挤眉弄眼的,让他不得不说几句了。

  “好了,好了!你们父子两都少说两句吧!气头上的话谁都不能当真!”乐爷爷摆出大家长的风范,不过好像并不奏效。

  现场都陷入僵局,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乐向笛想通了,主动跟自己的爸爸好说好话。毕竟万一他这个万能老爸真的在后面做什么手脚,吃亏的是他的小胖妞。

  “爸!我请你不要伤害她,也不要伤害她的家人!”太软的话他说不出口,语气虽然还是有些硬,不过比刚才已经好很多了。

  乐奶奶,威婶她们都舒了口气。

  乐天成也稍微比刚才语气好点,但态度还是很明确:“以后不要再见她,我保证不伤害她和她家人!”

  这个条件,乐向笛根本不能接受,早知道这样,他刚才就不低声下气了。

  “对不起,我做不到!失陪了!”他懒得再讲下去,直接转身就走。

  背后传来乐天成冷酷的声音:“你以为你走得了吗?”

  乐向笛没有回头,停顿脚步像在思考什么,几秒后他继续坚定的迈起步伐。

  门一开,迎头而对的竟是威叔。

  “少爷!”威叔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

  乐向笛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屋里又传来一声命令:“把他绑起来,不许他踏出大门一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感谢梦2697宝贝儿,谢谢你一直支持我!飞菲真的很感激!前面因为私事比较忙,所以更得很慢,今天开始会尽量做到至少每天三更!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飞菲!如果觉得还可以,就帮忙推荐给身边的书友哦~飞菲需要大家的多多宣传!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