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出了袁冠生事件之后,田清凡就比较容易动怒。虽然他只是做做样子,可一看到他们诺诺唯唯,成不了气候的样子又不禁暴跳如雷:“枉你们个个大大小小都是领导,难道说除了欧经理和蒋经理之外,你们就都没有为公司储备过人才?!我看你们都不是来上班的,是来这养老的!”

  得嘞!两大巨头是没得罪,把大BOSS倒给得罪了,真是得不偿失,早知道就随便推荐几个人充数了。

  几个平时不受重视的经理,比如美工部,宣传部的大小张经理赶紧缩缩脖子,往座位后面退了退。省的老板不高兴拿他们开刀,他们还不想丢这个饭碗呢,虽然老板脾气不怎么好,可这里的工资高,待遇好啊!

  会议现场气氛不是太好,大家都正襟端坐,精神紧张,眼睛死死的盯着田清凡的脸色,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表情,猜度他心中的想法。只有欧若诗毫无压力,只见她右手支在桌上托着下巴,左手指尖轻快、灵敏的旋转着圆珠笔。

  如今的舒适购,被老蒋和老常自主划分为两派。为什么说是他俩自主划分的呢?因为欧若诗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们一计长短,重头到尾都是他们两自以为是的认为欧若诗是他们的“敌人”。

  一派当然就是以老蒋和老常为首,追随他们的以嫉妒欧若诗独得宠爱者居多。另外一派以欧若诗为首,只要是与老蒋、老常志不相同的都被划分在欧若诗这边。

  可以说在老蒋,老常眼里这两派势均力敌,并驾齐驱。而A区门店的店长人选也显得尤为重要,谁的人成功上位,谁的势力就能略压对方一指。

  *酷ec匠。/网√!唯Q一}r正Y。版/,/其'/他都是盗+q版#…

  与他俩不同,欧若诗的目的明确又单纯,于公帮公司推荐人才,于私给高俊一个晋升机会。

  “在坐各位,现在同意蒋经理推荐的龚琪为店长的请举手。不举手的视为同意欧经理推荐的高俊为店长。”田清凡早就在老蒋和欧若诗中间做了决定了,他这么说一来可以显得自己明主,二来他想看看都有哪些人是支持欧若诗的。

  话语一出,老蒋立即第一个举手,老常也做了做戏,半推半就的举了手。点了点人头,又是一半一半,谁也不多,谁也不少。

  “好,根据大家的选举结果,那我就正式宣布高俊委任为B市A区的门店店长。”

  田清凡语出惊人,老蒋本人和支持他的几个经理眼珠子都差点爆出来。怎么回事?明明一半一半,怎么叫根据大家的选举结果呢?老蒋老常赶紧在肚子里又把人头点了点,没错啊!一半一半啊!

  举手的几个人眼光不约而同的集中到老常身上,老常故作正经,伸手抹了抹嘴。即刻,那几个人默契的在下面小声议论起来,声音恰好能让大家听到。

  “不对啊!明明是一样多的!”

  “就是就是!”

  田清凡不动声色,任他们说个痛快。

  欧若诗神态自若,继续转着手上的笔,默默点圈数。

  此时老常又对老蒋挤了一下眉毛。

  老蒋受到示意,主动举起手,说道:“田总,我有问题要问。”开玩笑,这结果不就表示自己的势力比欧若诗矮了一指,绝对不行!

  “说。”

  老蒋“腾”一下站起来,椅子“吱嘎”发出一声噪音。

  欧若诗顿时抖了一下,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旋转了202圈的笔,就这么掉了下来。哎,真可惜!

  “各位同仁,想必大家也看到了,刚才明明票数一样。”老蒋挺了挺腰杆,转身对田清凡问道:“请问田总,票数一样,为什么说根据投票结果而选的高俊呢?”言下之意是老板你自己偏心,要选欧若诗推荐的人,还睁眼说瞎话说是大家投票的结果。这话里话外,质疑声明显。

  “哼!”田清凡冷哼一声,态度强硬的把话说破:“蒋经理是在质疑我向着欧经理了?”

  老蒋默不作声,一屁股坐回位置,态度已经给了他答案。你就是在向着她!

  老甲鱼!要不是家里的婆娘死命闹着要把他(老蒋是田清凡老婆的远房亲戚,什么辈分他们自己的弄不清楚!)弄进来,他还会有机会坐在着跟自己抬杠!整天拉帮结派,正事不做!

  “刚才我说的原话是‘在坐各位,现在同意蒋经理推荐的龚琪为店长的请举手。不举手的视为同意欧经理推荐的高俊为店长。’难道我不是在座的一位吗?我没举手就是投高俊一票!”田清凡心里窝着火,自己是老板,却还要看下属的脸面!

  看来老虎不发威,都当我是病猫!气死我了!

  “我想,有的人是不是把身份弄错了?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一下大家!在舒适购我才是老板,你们都是拿我发的工资过活,做你们该做的事就行了,别想在太岁头上动土!否则,不要我赶,你们自己滚!”田清凡若有所指的发了一通火。

  话音一落,刚才还觉得老蒋派头大的几个经理都恨不得像乌龟一样,把头缩进脖子里。是他们太天真,天真到以为有老蒋这个靠山,连老板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了。如果老板连老蒋都要办,那自己还不是更小菜一碟了!枪打出头鸟,还是能躲就躲躲吧!

  老蒋脸涨得通红,当众被羞辱,算自己倒霉!不过,别得意!我会找机会打给美芬的,你等着美芬替我撑腰!

  大家有些惊魂未定的看着田清凡,见此时的他似乎降了些火气,才稍稍安一些心。

  但是这时候的气氛已经降到冰点了,六月初夏,大家只觉得四周拔凉拔凉的,谁也不敢再轻易开口。

  “谢谢田总和在场各位同仁的支持,我代表高俊感谢大家了。”欧若诗放弃了她指尖的小游戏,终于开口,响亮悦耳的声音刺破了这个尴尬的氛围。

  瞬间大家好像觉得会议室里的气氛像冰裂开,暖阳照进来一样,不再寒冷了。

  田清凡语气温和起来,说道:“下个月初让高俊去工作岗位报到。时间紧迫,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去别的店实习了,如果有什么不了解的地方,就请欧经理指导指导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还是那句话,请大家继续多多支持奥!追书,签到,撸撸,飞菲一如既往的需要!再次感谢大家!么么么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