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这边,两个男人目光一致,都盯着欧若诗。欧若诗的手往左边,他们的目光就跟着移到左边。欧若诗的手往右边,他们的目光就跟着移到右边。

  哦,工作上的压力都没现在这么大!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欧若诗收回伸出去的手,哪一盘都没有动。

  要知道聪明的女人这时候是不会做任何选择的,因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较量通常会赌上尊严。傻女人才会在男人的尊严中做选择呢!很明显,欧若诗并不是傻女人!

  “服务员!”欧若诗招招手。

  乐向笛和高俊紧张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下一步会怎么做。心里都在呐喊:吃我的!吃我的!......

  该不会再来一盘吧!新来的小服务员直犯嘀咕。

  各人各个心思,他们的心思都比较沉重,只有欧若诗心里轻轻松松的在笑着说:嘿嘿,我两个都不得罪!

  “麻烦,这两盘打包!”......

  平、局!乐向笛和高俊心里默念。虽然有些小失望,不过也都庆幸自己没输。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他们大概已经相互弄死对方好几百次了吧!

  欧若诗眼睁睁看着那两个男人的眼神从自己身上移开,转而相互瞪视对方。他们用眼神继续火拼,互不相让。

  哎!真是应了那句话:哪里有男人,哪里就有战场!

  多次的经验告诉欧若诗不用管他们,自己吃自己的,看他们能怄气到什么时候。

  “哼!”此时,这两个男人又一起十分默契的冷哼一声,把头甩在一边,再也不看对方一眼。

  “欧总,今天下午两点,田总召开管理人员大会,通知已经在公司内部网页上发出了。”高俊转而跟欧若诗说话。

  “这么快!”欧若诗早就知道田清凡会就这次“冠生”事件,进行一次大的会议,只是没想到这么急。有可能是因为袁冠生下岗,那边门店急需要人接手才这么着急开会的吧,欧若诗心想。

  “对,刚才发出的,还真的挺急。”高俊有些担心的说:“欧总,这次事件主要涉及了采购部,稽查部以及我们人事部三大部门。而采购部和稽查部,关系一向亲热,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趁这次机会联合起来打击欧总你和我们人事部。”

  那是肯定的!欧若诗在心里回答。

  工作了十年。当面笑盈盈,背后插两刀的事情,她看到、经历到的也不再少数了。面对这些,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别无他法。

  )《酷`匠网永}久\免S@费¤8看5p小说z

  不过,单讲这次事件,人事部的确是有问题的。她作为领导没有管理好自己的下属,让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理应接受公司的处分,就算采购部和稽查部联合起来用这件事来打击她,所受到的任何处分她都不会有二话讲。

  “无所谓!这件事本来我就有责任,受到处分也是应该的,你不用担心!”欧若诗显得十分悠然自得,刀叉灵巧的划动,一块肥美的牛排又送进了那张甜美的小嘴。

  叫你献殷勤!乐向笛恶狠狠的用力切开牛排,好像他切得不是牛排,而是高俊一样。划的盘子“吱嘎吱嘎”直响,附近几桌人都看了过来。

  欧若诗讨厌这种被人关注的感觉,“注意形象!”她皱着眉头提醒乐向笛。

  “恩恩恩!”乐向笛狂点头,超级夸张的,甜美的笑着讨好欧若诗,像是在说:亲爱的,我很乖哦!你要一直爱我哟!

  娘炮!高俊不屑的暗骂了一句。

  最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以平局结尾。

  下午两点,欧若诗参加了田清凡亲自主持的领导大会。

  刚开始,田清凡将“冠生”事件重述了一下,然后做了一个总结,再根据情况把有过错的部门都批评了一次。

  比如,采购部的蒋经理因为采购环节操作有漏洞,监管也不严谨,被点名批评。稽查部的常经理,工作不到位,避重就轻。被批评为:小事说破天,大事没一件。财务部的李经理结算货款时,粗心大意,敷衍了事,根本没做好审核和把关的最后一道关卡。连培训部都被提出来骂了一顿,说培训不尽心,没尽力,导致员工懒散,没核心......

  正当大家共同认为人事部也该受到相同或更厉害的批评时,田清凡却戛然而止了,半个字都没提。反而在大会上说尽了欧若诗的好话,表扬她为公司办事尽心尽力,呕心沥血。还说这次事件全都是因为她才得以被发现,处理,解决。

  这是明显的偏袒吗?!欧若诗已经分不清田清凡是真心在表扬她还是故意害她,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讲了快一个小时没用的,田清凡才说出重点,意思是要快点在公司内部选拔一个有能力的分到B市A区门店做店长,问大家公司里有没有合适的人才。

  这可是个巩固实力的好机会啊!蒋、常两位经理私下相对点了点头,达成了共识。然后蒋经理率先站出来,提议说:“田总,我部门有一个人选,叫龚琪,已经来公司3年了。他兢兢业业,忠于职守,是个稳重踏实的人,可以委任重任。”

  常经理立马站起来,唱起了反票,明反暗褒说:“哎呀,不行啊!龚琪能力是有的,人也很正直!不过,他是我的外甥,让他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走了我的关系呢!不好不好!绝对不好!”

  “这又怎么了?举贤不避亲么!我就支持龚琪,要推荐当然就推荐人才了!我也是为了公司啊!总比从外面招不三不四的人好,对吧?谁知道那些不知根底的人会不会是下一个袁冠生呢!”蒋经理有板有眼,说的“肺腑之言”真的可以以假乱真了。

  两只老狐狸唱的双簧还真好看!欧若诗默默看着,不发表任何意见。

  “你怎么说?欧经理?”相对有别人,田清凡更希望听欧若诗的意见。

  好吧,既然问到我了,那我就说了。欧若诗没有假谦卑,也不需要和谁唱双簧,直入正题:“田总,我部门里的高俊很适合这个职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宝贝们,若是文里有任何问题,请大家提出来,飞菲会全力更正,争取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