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总,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我需要跟你汇报。”欧若诗的语速不紧不慢,而田清凡的血液却在飞速的聚拢到他的大脑。

  还有问题?啊!头好重!他无力的用手支起脑袋,要不是身体好,估计这会子他已经躺医院🏥急救室了!

  田清凡声音很轻,很无力:“……说吧……”应该是被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吧!

  “经过我和乐助理一天的采价比对,我发现我们门店商品价格普遍高于别家超市。之后,我调出进货价格,发现供应商给门店的进货价比以往进货的价格高出很多,估计这里边会有一些猫腻!”说着,欧若诗又把采价单和一些收货单据拿给田清凡。

  一般超市都有自己固定进货单位,而这些进货单位也会同时给其他超市送货。要想商品卖的比其他超市便宜,就必须要让自己的进货价比其他超市便宜。舒适购是大主顾,同样的商品进货只会比其他超市便宜,而不会贵。而现在,自己的进货价却是别家的销售价,能没有猫腻吗?

  田清凡托着额头摆摆手,拒绝看这些数据。他光听到这些问题心里就已经够阴影了,如果再看的话恐怕他的心理阴影面积就别指望停止扩张了!

  欧若诗站起来,细心的给田清凡倒了杯热水并端给他:“田总,喝点水吧!”

  “谢谢,”田清凡接过水小抿了一口,然后就把杯子递还给了欧若诗。他努力想冷静,但怎么样也没办法平复心情,酒精的作用加上门店的问题让他头更加疼痛,看来这些事他现在是处理不了了!

  田清凡盯着欧若诗,他的眼神透露着虚弱,不过却很坚定,心中泛着各种各样复杂的情感。

  1D看正(版b章|节上酷$匠y网●.

  想到十年前欧若诗还是个小丫头,跟在他身边做一个小超市里的小员工。时间慢慢流逝,超市里的职员变来更去,只有她一直默默地做自己的工作,陪伴自己从几家小超市变成了国内超市龙头。无论当中多么艰辛,多么困难,她都没退缩过!关键时刻也永远是她能帮他一把!

  如今十年了,懵懂胖丫头已经变成了个性小女人。他发现自己对欧若诗的态度也在慢慢改变:从普通职员到得力助手,从得力助手到疼爱的小妹,从小妹又到现在......呵呵,田清凡苦涩的笑了一下。现在…现在他完全已经把她当成一个女人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

  虽然欧若诗对自己没有那种感情,不过他知道无论欧若诗喜欢不喜欢他,有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那就是对他和对公司的忠诚。所以再糟糕的情况下,他都无条件信任这个女人......

  “我头好痛!小诗,”一直以来田清凡只会在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如此亲昵的叫她,而现在他完全不顾现场有“第三者”,伸手抓住欧若诗的手。

  “田总。”欧若诗欣然接受了他这次的“亲密”接触,也不顾乐向笛投来的“杀人”眼神,把杯子放在茶几上空出手,然后鼓励的拍了拍田清凡的手背,给他一些力量,说:“您累了!要不您先休息吧!”

  毕竟共事十年了,田清凡的事,欧若诗一清二楚。当初田清凡创业很不容易,一开始挣的钱并不多,一方面要继续投资开分店,一方面要给他的老婆挥霍。后来好不容易上了规模,钱多了,他的老婆花钱就更肆无忌惮了,居然还在外面包养了小白脸,成天只顾问田清凡要钱,不管他赚钱是多么的累死累活。就像田清凡这次来出差,几天了,那个女人都没有打过一个问候电话。事业,家庭屡受挫折,田清凡心里苦闷,欧若诗完全能理解。

  “不,等会儿!你说说处理方案!”田清凡拒绝了。舒适购毕竟是他的心血,没有好的方案他根本不能好好休息。

  欧若诗松开他的手,回坐到位置上,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认为首先应该让稽查部的常经理和采购部的蒋经理搭明天早上第一班飞机过来。蒋经理与供货单位协商商品进价违规事宜。常经理在下午两点,早晚班员工交接时进行一次突击的核对点名。一旦发现问题就立即报警,暂停营业。然后开除所有涉事人员,重新招人,公司安排培训人员上门培训。务必让门店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有一个新面目,新气象!”

  “行!就按你说得先办吧!当中有问题再调节。”田清凡点头认可。

  敢于承担责任也是欧若诗的优点之一。

  所以这时,欧若诗歉意的说:“田总,我们人事部在这件事当中有一个巨大的推动作用。我很抱歉,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置!”

  田清凡想了想,又摆手道:“明天你先回去查一下‘人脸’扫描换成‘指纹’扫描的事,等查清楚再论处罚这些事吧!”

  看来他不蠢嘛!听了田清凡的话,靠在一旁的乐向笛立即对他改观了几分。原本他以为田清凡蠢的会直接把责任都丢在欧若诗身上呢!

  还好还好,不枉我的小胖妞在工作上为他尽心了这么多年!

  “好,”欧若诗心中舒了一口气,不是因为田清凡暂时不追究她,而是因为她终于可以回去了!这正是她等田清凡到半夜的最终目的。再说事情紧急,不能拖拉,回去还有的忙呢!

  “您呢?田总?”是一起回去吗?不过后半句欧若诗没问出来,她怕万一田清凡说一起回去,那乐向笛可不要作死!

  “我等总部的人来了再说。”田清凡撑在沙发上,勉强站起来:“就这样决定了!回去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刚说完,跄踉了一步,又倒在了沙发上。

  “啊!”欧若诗被吓一跳,失声叫了一下:“没事吧,田总?”

  乐向笛听到她的惊吓声立即睁眼,一看田清凡想站又站不起来的窘迫样,差点笑出来。

  “我扶你!”欧若诗上前。

  那可不行!乐向笛人未上声先出:“我来我来,你别动!你不能碰他!”然后走上前,一把把他架在肩上,半拉半拖的将他安置到了床上。

  有时候做老板也不一定幸福!欧若诗给田清凡盖好被子,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他已经睡着了。

  还是做个普通人幸福啊!

  “走吧!”欧若诗圈着乐向笛的手臂,两人微笑着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宝贝们,还是那句,飞菲需要你们的支持!请尽可能的追书,签到,还有推荐(撸一撸)!谢谢啦!么么么么么!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