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田清凡!简直就是田污凡!满脑子都是淫秽污浊的思想。不仅对下属有非分之想,还背着老婆在外面胡搞八搞!总有一天被他老婆发现,然后把他给阉了!哼!

  以上是乐向笛此时此刻的内心独白,他现在愤愤不平,耐心已经到达了巅峰,只是为了那个女人,他隐忍隐忍……

  最后他隐忍不了了,终于开腔:“欧若诗!我希望这次回去之后,你能辞职!”

  欧若诗一双大眼睛瞪得更大了,嘴巴张成了“o”型,她真没想到乐向笛会这么说,而且表情如此严肃,语气如此郑重,一点都不是在开玩笑。

  见欧若诗愣在那不语,乐向笛有些生气,几步跨到床头,单膝跪在她一旁再度开腔:“欧若诗,我说话你听到没?”话语间,还抓起她一只手,使出两三分力气握了一下。

  一瞬间痛感袭来,“嘶,”欧若诗被握的生疼,赶紧抽出了手甩了甩,不满的说:“你有暴力倾向啊!看,把我这只手的四根手指头都握红了!”

  乐向笛拿起她的手一看,还真是红了!真不该这么鲁莽,他只是想加强自己的情感而已,谁知道才这么点力就把她手给捏成这样了!

  这肥嫩的小手手!捏在她手,痛在他心啊!他赶紧给她揉揉,一改刚才严肃的态度,讨好说:“宝贝儿,给你揉揉,对不起嘛!”

  欧若诗也没那么矫情,看他都那么诚恳的承认错误了,直接跳过这节意外,回应说:“你傻啊?我辞职,谁养我?你养我吗?”

  “对啊!我养你啊!”乐向笛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男人养女人很正常,更何况他的身份,背景养一百个欧若诗还不是小菜一碟!跟养猫一样!

  欧若诗很感动乐向笛能这么说,尽管他现在赚的不多,但她要的也不多,她要的只是乐向笛的一颗真心!这个,他已经给了,而她,也满足了。

  哪怕现在乐向笛赚不到一分钱,她也愿意养着他,这是欧若诗现在最真实的想法。

  不过嘛,客观事实还是要分析给他听的:“你一个月工资一万都没上,我还要还房贷,车贷,还要供我弟弟上大学,给我爸妈生活费,我不工作怎么够啊?”

  这些,乐向笛来之前,已经从高俊那了解过一个大概了。但亲耳听到当事人说和听别人的转述,感情还是不一样的,乐向笛即心疼又佩服。

  这个女人简直是万能的!一家老小都靠她,她竟然还能活的小有姿色。

  也难怪这个女人惹人爱了,自强不息的女人才是最美,最受别人的尊重的!

  小妞啊,你的辛苦时代就要过去了!

  所有女人知道了他的身份,都会尖叫,蹦跳,更有胜者会夸张到昏死过去!

  小胖妞,也会吧!乐向笛暗暗得意,脑中已经浮现出欧若诗昏死过去的画面。

  到时候,他就像王子亲吻白雪公子似得,给她深深一吻。之后,小胖妞从昏睡中缓缓醒来,深情的呼唤一声:王子......然后,两人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恩恩,就这样办!画面太美了,超级棒!

  乐向笛用食指轻轻勾起欧若诗的下巴,双眼迷离,眼神像有魔力似得一直勾引着她。她完全被乐向笛这种眼神吸引到了,也直勾勾的看着他。

  乐向笛动情的说:“欧若诗,你未来不需要再辛苦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惊讶!控制好情绪!其实,我跟你一样只是个普通人!希望你用平常心看待!答应我好吗?”

  欧若诗像被蛊惑了一样,听话的点点头。

  n酷v3匠k网e'唯)F一/正eX版,@U其他yM都是盗版

  “我其实是富二代,我爸爸有很多钱,我可以养你!真的!”乐向笛一口气说完,期待的看着欧若诗的反应。哈哈,尖叫啊,抱着我蹦跳啊!来吧~小胖妞!

  “我去!”欧若诗毫不留情地直接给了他一枕头,打得乐向笛眼冒金星:“你当我脑残还是你有妄想症?!你是富二代还用在外面租房子?你是富二代还用死几百咧,各种手段抢一个助理的工作?你是富二代,那你的土豪爸爸还不好吃好喝将你贡在家里?”

  “你相信我啊!”乐向笛被打趴在地上,又晕晕乎乎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说:“这个酒店都是我家的!......”

  简直越说越离谱了!“Stop!”欧若诗直接叫停他。她一直认为乐向笛整体各方面都还可以,只是孩子气一点,今天才发现他居然还会吹牛!

  “你不相信我!”乐向笛十分沮丧,但还想证明自己:“我给你看一个东西。”他从上到下摸自己的口袋,咦~钱包呢?包里有那张百乐钻石卡,他还指望这张卡能作为一个证据,可是摸来摸去都没找到。

  这小鬼,不像话!演戏还演得挺真,一直在找来找去,找什么呢!等回去之后,要好好教育教育他!欧若诗皱皱眉,不再理他,估计是太累才导致他精神暂时性的失常。

  她拿起手机,决定最后再打一次,再不接就睡觉了。

  “嘟~嘟~”电话响了几声,田清凡终于接了。

  “喂,小诗,是你吗?”电话那头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可能是就喝的太多,喉咙有些干吧。

  常年的交际应酬,早已练就了他千杯不醉的海量。只是今天,是因为喝到极限了吗?田清凡感觉自己全身都有些热,整张脸红的发亮,头微晕,有些难受。

  “是我,田总!您没事吧?”欧若诗听出他声音有些哑,忙慰问一下,毕竟是老板嘛。

  田清凡全身一僵,很快就恢复正常:“没事!喝酒喝多了,有些难受!”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听到这种关怀的声音了!哪怕是他的患难夫妻,也从来没有过。呵呵……真是讽刺!

  “没事就好!”忙了一天,又等了这么久,欧若诗一脸累容,只是凭着毅力继续支撑着说道:“田总,工作上有件事要向您报告。您现在方便吗?”

  “现在?!你一直打我电话,等到现在就是为了工作?”田清凡失望透顶!

  他手机一直调静音放在口袋里的,回到酒店才看到。本来他怀着无数联想,回拨的时候,欧若诗正好又打过来,没想到这么多的未接电话,这么长的等待,只是因为工作!她对自己永远只有工作!

  “嗯。”欧若诗回答。

  “很重要吗?”田清凡承认自己对自己的公司都没有欧若诗这么认真,尽心。

  “挺重要的!”欧若诗又回答。

  田清凡迟疑了两秒,然后淡淡得回道:“过来吧!”

  手机电话挂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感谢宝贝儿昔若的支持,连续解封两章,飞菲决定后续在文中让昔若客串一下,以表感谢!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飞菲!耐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