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胆的猜测从欧若诗的脑海中浮出~怪怪!要是确认是真的,这可是一件刑事案件啊!

  “怎么了?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乐向笛见她好久不说话,也不知道她再想什么,忍不住问道。

  “我在想,我们可以下班了!”

  这句话就跟甘霖雨露般,让乐向笛萎靡的精神振作起来!

  不过,他有点不放心了。“真的?”不会再骗我了吧!被骗的滋味不好受啊!

  “真的!走吧!”欧若诗立即站起来收拾东西。

  乐向笛这才完全放心,喜笑颜开也帮着收拾起来。

  等到酒店时,已经快晚七点了,两人饿的饥肠辘辘。

  乐向笛坚持要叫roomservice,吃点有营养的东西。欧若诗秉持节省原则,非要吃超市买的零食。为此,二人又进行了一番激烈辩论。

  论着论着,欧若诗不敌乐向笛无赖功夫,又被压倒在床上……从口舌之争活生生演变成了肉搏之战。

  “啊!你太坏了!”欧若诗被压住动弹不了,面颊绯红,双手握拳,轻捶了几下乐向笛:“我都饿了!”

  “亲爱的!”乐向笛把她整个脸亲了一遍:“我也饿了,不过我更想先吃你!”

  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欧若诗已经完全被他的火热折服,任由他笨手笨脚的解她衣服。

  “等等!”欧若诗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叫停。

  乐向笛只觉得小腹热气涌动,直冲脑门,哪肯半路停止……

  “等等……等等啊……”欧若诗手脚并用,抵住他不让他再继续。

  啊~这磨人的小妖精!

  “还等什么?”他努力克制自己,没来硬的,火热的气息喷在欧若诗的耳根处。

  “呼!”欧若诗大力吐出一口气息,感觉自己全身有如火烧,欲火焚烧着她的理智。

  “用个套套吧!”她用定力支撑最后的理智。

  晕噢!乐向笛真想吐口老血。昨天都没用过,今天反倒想起这个来了!最关键的是根本就没准备啊!

  “你真的想要套套?”

  五星级酒店都是一般都是商务人士住的,所以房间里都不会准备套套,可能是因为让人觉得低俗吧!

  “嗯,你下去买吧!”欧若诗点点头。

  我去买?那多难为情啊!不去!还是叫礼宾部买吧。

  “你要哪种套套?”

  哪种套套?套套有很多种吗?欧若诗一头雾水。

  “你要平纹,螺纹,还是颗粒的?要水果香还是花香的?”

  欧若诗无语......乐向笛一边问,一边拿起电话拨打到客服部:“喂……请帮我安排……”

  “咔”电话被掐断,“嘟嘟嘟…”出现忙音,原来是欧若诗给按掉了。

  “你,你干吗?”欧若诗有些娇怒。

  酷匠%I网v永i久免:费^看/b小S说S

  “叫礼宾部买套套啊!”乐向笛露出狡黠的笑容,口气是完全的理所当然。

  “人家叫你下去买!你打客服电话,被别人知道多难为情啊?”欧若诗捋了捋自己微卷的秀发,显得格外风情。

  “傻妞!”乐向笛一把搂住她,继续吻上她的唇:“我们之间根本不需要那个!”

  “怀......怀孕了怎么办?”她被亲的喘不过气来。

  乐向笛强势的欺上她身,霸气又柔情的呢喃:“我是大王,你必须听我的!怀孕了就给我生个小大王!”

  羞羞羞......生个小大王!

  容不得她想太多,强烈的攻势袭来......“嗯~”欧若诗彻底沦陷。

  良久,一场销魂蚀骨的“大战”结束。两人大汗淋漓,互拥在一起。

  休息了一会儿,欧若诗拍拍紧紧抱着她的乐向笛说:“起来吧!”

  “怎么了?”乐向笛只是闭着眼睛,没有睡着。

  “整理一下,起来吃点东西呗!我都饿死了!”

  “不起来!我要你喂我!”乐向笛霸道的耍赖皮,搂她的手却又紧了紧。

  欧若诗也很希望能永远抱着他,时间静止。只是等会儿田清凡回来,她还有事要汇报呢!

  她只好又哄他,慢慢解释:“乖点!等田总回来了,我还有事要跟他汇报呢!”

  又是工作!一听到工作,乐向笛就头疼!他口气有些不好:“明天再汇报好了!急什么!”

  “我还想早点回去呢!明天汇报的话又要在这多呆一天!”

  这倒是真的!乐向笛早就不想在这继续呆了,只好同意:“好吧!不过,我要跟你一起。你懂得!”

  “知道了!不会忘记你的!跟屁虫!”欧若诗挣脱他的怀抱,溜进浴室去洗澡了!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田清凡还没有回酒店!乐向笛有些不耐烦了,焦躁的情绪不停的上涨。

  欧若诗反而稳若泰山,淡定的坐在床头等待,隔十分钟打个电话给田清凡,但一直没有回应。

  乐向笛从座椅上站起来,不耐烦的在房间来回踱步,终于忍不住开口:“不等了吧!”

  “我在等会儿,”欧若诗有些固执的说:“你困了的话就先去睡吧。”

  那哪成啊!田清凡本来就在打她的主意,再让她一个人半夜三更去见他......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乐向笛立即表态:“我不困,我陪你等!”

  这一等,等到了1点多。

  田清凡离开的时候是很生气的,袁冠生暗暗得意趁机会讨好他。吃了晚饭之后,就带他去酒吧消遣。包了一个包间,叫上四个小姐,两个人都左拥右抱,好不潇洒。

  这些小姐扭扭捏捏,穿着露骨,对金主是百般讨好,拼命灌酒。

  只可惜,田清凡不再是毛头小子,而是久经沙场的老练将军了。对于这种为钱出卖身体的女子,哪怕她身材再好,样貌再美,他都提不起半点兴趣,只能拿她们寻寻开心。

  唱歌唱了好久,田清凡耳朵在喧嚣的音乐声中麻痹。之后,袁冠生的意思是要带这4个小姐出台过夜。

  田清凡看着她们浓妆艳抹,袒胸露背,想到她们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了,就一阵恶心,拒绝了袁冠生的安排。最后,一个人拦了辆Taxi回酒店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飞菲有说道做到哦,今天百忙之中加更一章!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