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4点,欧若诗和乐向笛终于逛完附近的几家超市,赶紧回自家门店。

  }更☆新最_快^上#l酷:匠‘K网¤B

  在每个超市都买了一些东西,全部装起来也有两大袋,还蛮重的。欧若诗想要分担,乐向笛不肯,很man的展示了一下肌肉,抢着拎起两大袋说:“你男人可不是吃素的!再者说,我能让自己的女人干体力活?”

  只要是女人,听了这些话都会高兴吧!至少欧若诗是的!

  两人回到办公区,内勤人员告诉他们,店长和老板一起出去了。

  这样最好!

  欧若诗打开袁冠生的电脑,先将今天采价搜集的数据制成表格,又登入公司系统,把自家的数据提出来黏贴到表格里,做了一个对比。

  她发现只要是他们采到的商品,大多数价格要高于其他超市,只有少数商品是与其他超市一致的。

  打个比方,一袋料酒,别家超市只卖到1元,他们超市却卖1.2元。

  对此,乐向笛并不觉得不妥,满不在乎的说:“嗨哎~不就多了两毛钱吗?谁会斤斤计较?”

  欧若诗却紧锁着眉头,直勾勾盯着数据,若有所思。

  “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吗?”乐向笛见很少见她皱眉,也不再轻言,小心翼翼的问她。

  欧若诗这才抬头看着他,跟他说:“你不知道,大多数顾客买东西也会对比价格,特别是买常用的商品。比如作料,食用油,牙膏,洗衣液,纸等等一些居家常用商品。一旦他们对比了几样发现价格都高于其他超市之后,那么在他们心里就会有所有商品都高于其他超市的定位,导致客流量就会被削减掉一部分,这也是销售额下降的一个原因。”

  乐向笛虽然好几年没过皇太子生活了,但他还是很好的诠释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的意思!毕竟几万元一夜他都没放在眼里,何况这2毛?

  经过欧若诗的解释,他理解,也认同了。只是还是不懂,“为什么我们的商品卖的贵?”他忍不住问。

  “嗒嗒嗒……”欧若诗熟练,快速的敲击鼠标,键盘,又从系统里调出商品入库时的收入价格,熟练程度一点都不输在门店上班的员工。

  一调出来她就惊呆了,这料酒的进货价格就1元呢,再看其他商品,进货价格都超高,根本没赚钱,这明显被坑了!

  “小笛,你打电话给高俊,让他现在就给我统计名单。你先去外面守着传真机,等他发过来就立马拿进来给我。记住,千万别经过他人的手,一定要你亲自经手!”欧若诗觉得现在一个头两个大了,这门店真的好多问题!

  “行,我现在就打!”乐向笛拔出手机,又顺口问了句:“这么神秘!事情很严重吗?”。

  “好像有点严重!为防节外生枝还是别让人知道吧!”欧若诗用手按摩自己的太阳穴用来缓解头疼。

  她管理人事部好几年,忙归忙,但整个管理已经形成了一套流水方案。而这边呢?一团乱麻,有很多问题还在慢慢浮出水面,等她一个个解决,整体事态就算不严重,也会很棘手。

  稍微按了几下,欧若诗又埋头苦干起来。

  乐向笛看她如此劳心劳力,很是心疼。怪只怪那个死老头,派谁不好非要派八竿子没关系,打不着的欧若诗!

  再深情的瞥了一眼电脑前的欧若诗,乐向笛不再多说废话。因为空出说话的时间,来多帮她做些事情才是最有意义的。所以第一步要做的是拨通高俊的电话......大概到5点的时候,田清凡和袁冠生一起回来了。正好,乐向笛去给欧若诗倒水,在店长办公室门口碰到了这两个人。看来袁冠生这大半天的时间,精力没白花,只看田清凡的笑脸神色就可以断定他已经把这位大老板哄好了。

  妈的!一对畜生!自己潇洒,把烂摊子丢给一个女人!

  乐向笛真想把杯子里的热水浇在他们头上,然后痛扁他们一顿!

  田清凡停下脚步,轻视的瞅了一眼乐向笛。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小子,大男人长得跟个妖精似得,特别是有他在,他想跟欧若诗发展点什么都不行!更重要的是,欧若诗看他的眼神完全不一样!

  对比欧若诗对自己和他的各方面,田清凡有一种怨恨生出。

  “那个谁!欧经理呢?”田清凡明知道他叫乐向笛,却故意称呼他为“那个谁”,想给他难堪。

  袁冠生跟在田后面,也嘲讽的笑了几下。

  呵呵,看来不给他们吃几拳头,他们以为本大少是好惹的!乐向笛嘴角向左边扬起,冷哼了一声,右手......“我在这,谁找我?”办公室里欧若诗的声音传了出来。

  从田清凡和袁冠生靠近办公区域的时候,她就听到他们两个人嘻嘻哈哈的笑声了。田清凡是老板,无论老板在工作上叫她做什么,她都不会有怨言。可是,他刚才是欺负她的下属和男朋友。于公于私,乐向笛是独立的个体,有独立的人格,谁也没有资格让他难堪。

  所以,她才故意那样问。

  大家想想,她能听不出田清凡的声音吗?

  乐向笛的右手没有表现的余地,他向田清凡挑眉,有些挑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挤开田清凡率先进去了。

  这小子!田清凡脸一阵青一阵白,心里想着找机会就开了你!

  “是田总!”乐向笛脸上写着大大的开心,对着欧若诗眨了下右眼,挑逗了一下。

  欧若诗表情上写着“我知道”,然后轻轻别了下头,意思是:别闹!你站旁边,让我来。

  “田总,你找我?”欧若诗站起身,装傻问随后进来的田清凡。

  田清凡没回答她,而是有些抱怨的反问:“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吗?”

  欧若诗也没想到田清凡会问的这么直白,瞬间愣了一下,很快露出她专门为交际而配的“工作笑容”说:“刚才一直在整理数据,头有些发昏,没听清楚。田总不会怪我吧?”

  田清凡绕到欧若诗身旁,看了一眼电脑桌面,密密麻麻的数据让他头皮发麻,他真庆幸这次带了欧若诗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乐Shi飞菲说:

感谢老倪f11a对我的大力支持!宝贝儿,耐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