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清凡很不开心,欧若诗看出来了,不过她无所谓,在道德方面她坚持一定要有自己的底线。

  这时,乐向笛也回来了,他感觉到了氛围不是很好。田清凡将凳子移回了原位,什么也不说。

  欧若诗也直接忽略刚才的事,问乐向笛:“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乐向笛坐到她身边,报告说:“我观察了一下这家门店,店里员工比正常的少了一半,刚才那课长出去后竟然安排了排面上的员工来打扫办公室,店里好像没有保洁员似得。”

  “怎么会这样?这是个大问题啊!”听到乐向笛这么说,田清凡也回忆到刚才在卖场里的确没见到多少员工。

  超市人员流动是常事,但一般都是有人走了,立马就有人进来。少这么多人是很有问题的,而且长时间少这么多人为什么门店没上报到总部去呢?

  欧若诗迅速在脑子里过一遍这家门店的员工情况,别的店都多多少少有缺少员工的现象,但这家好像没有缺人的现象啊!

  “等会儿我让高俊给我一份这家门店的员工名单,这个问题先不要透露,等我确认了一些事情再做打算!”欧若诗正色说道。

  不得不说她在工作上处理事务上是很有条理,也很有才干的。

  “嗯嗯,好。”乐向笛毫不介意把对她的佩服表露在脸上。只要看到她,他就会很自然的流露出微笑。他觉得,认真工作的女人最美!特别是他的女人!

  刚说完,正好袁冠生也回来了,他虚伪的笑着对田清凡说:“田总,您交代的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您这次的行程……”

  “欧经理,你怎么说?”尽管田清凡不高兴,但他还是把主动权交给欧若诗。

  欧若诗为他工作了这么多年,能力自然不用说,更重要的是他田清凡绝对百分之百相信欧若诗对舒适购的忠诚和尽心。这里另说句糙话:男人就是贱!越得不到的就越好!越得不到的就越想要!

  把这几者结合,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田清凡不可能冷落欧若诗。脚趾头?哈哈,又要去国家科学院了。

  “田总,稍后我和乐助理去附近的超市采价。您的话…还是去酒店休息休息吧,或者请袁店长带您四处走走。”跟田清凡相比,气势逼人的欧若诗好像才更像是领导一样。

  不待田清凡回复,她又安排袁冠生:“袁店长,麻烦你把附近几家大超市的名字和具体地址写在一张纸条上给我,稍后我就出发。”

  袁冠生贼精贼精的,他先看看田清凡的脸色,见田清凡没有反对,就赶紧答应:“好的,好的。”

  老板亲自来了,袁店长哪敢拖沓,很快就叫人写了一张纸条,递给欧若诗:“欧经理,写好了。”

  欧若诗没接,乐向笛把纸条接了过来。

  袁冠生敢怒不敢言,好歹店长在公司里的级别也是经理啊!欧若诗竟然这么不把他当回事,他能好受吗?

  但经理又分一二三,三级。袁冠生还只是一级,而欧若诗是最高的三级经理,按级别来说欧若诗高出他两等,工作上他还真不能抱怨欧若诗对他进行安排。

  废话也不多说了,欧若诗跟田清凡说一声:“田总,我们走了。”就带着乐向笛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们一走,袁冠生立即上前插刀:“田总,欧经理她……”没把老板您放眼里!

  田清凡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他赶紧把没说完的话吞进了肚子。

  出了办公区域,乐向笛全身舒坦,手很自然的去牵欧若诗:“总算就咱们两个单独相处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们顺便去哪逛逛吧?”

  欧若诗猛的拍掉他的手,严肃的说道:“工作的时候工作,别老想着玩!”

  这女人工作的时候真不能招惹,乐向笛抚了抚被打疼的手,应声:“知道啦!都听你的!”

  欧若诗本是做样子欺负欺负他的,见他抚手,又这么乖,好心疼,忙笑脸哄他:“今天的工作,是好好扮演情侣哟!”

  “什么扮演情侣?我们就是情侣啊!”乐向笛不满的说。

  “嗯,我说的不对!今天应该是尽情的享受二人时光,顺便完成工作!”欧若诗马上改口:“走,现在就去逛超市!”

  “啊?真的吗?”工作还能顺便完成?逛超市,也算约会的一种吧!

  “是啊!跟我走就行了!我慢慢告诉你……”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出发了……

  酷…匠网m首BM发?^

  出了自家门店,欧若诗就放开了,不仅允许乐向笛牵她手,还主动挽着他手臂。

  别觉得欧若诗身材不标准,他们就不配。事实证明她站在乐向笛身边一点都不突兀,还挺顺眼的。

  不过总是会有一些嫉妒的女人投来为乐向笛惋惜的眼神,还有一些可恶的会在背后窃窃私语。

  这个时候,欧若诗忽然想起某年某天自己上称称重的那次,同样在背后被人嘲笑,可至少那时候没有这个男人啊!

  她手一松,渐渐放开了乐向笛……她很在乎乐向笛得想法,说不自卑,那是假的!

  “不许逃避!”温柔的话语传递到她耳膜,欧若诗抬头,在阳光下,乐向笛的笑脸那么的灿烂,像一股暖流流入她心间。顿时,她像充完电的手机,又能量满满了!

  乐向笛向她伸出右手,再一次发出心的呼唤:“我爱你!”

  “我也爱你!”欧若诗在他的引导下,冲破自我的心里障碍,伸出右手,然后十指相扣。

  她双眸含着热泪,嘴角扬着笑容。感动,开心,已完全呈现在这张精致的脸上。

  乐向笛用右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花,“傻瓜…”他低喃,嘴唇直接附上她的……

  刚到6月,天朗晴空,在市中心的一角,有那么一对男女相互拥吻着,金色的阳光撒在他们身上,变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有的人惊呼,停下了脚步围观,有的人无趣,继续走自己的路。

  “咔擦”,人群中一个陌生人把这个镜头收录了起来……

  良久,乐向笛才放开欧若诗,他意犹未尽,开玩笑的说:“免费给别人看了好久,太吃亏了!不给他们看了,回去了我们关上门亲个够!”

  欧若诗面带双霞,低头娇羞的啐了他一口:“呸,不要脸!”

  “呵呵,走吧,”乐向笛牵起她的手,忽然问:“你喜欢我不要脸不?”

  “……”

  “喜欢吗?”两人已走远,声音却还在徘徊。

  “喜欢……吧!”哈哈,超级喜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