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 你是我女人

  乐向笛一边对她深吻,一边带领她慢慢移到卧室,接着两人重重的倒在大、床、上。

  此刻欧若诗已经晕眩了,两人的呼吸重而急促。

  乐向笛用脚蹬掉了她的鞋,手灵活的解、开她的衣衫......。

  “不要!”她害羞的推开他,双手环抱住自己的小山丘,蜷缩整个身体移动到床头,然后抓住被子,钻了进去。

  欧若诗对自己超级不自信,在他面前她不想完全曝光自己,所以用被子将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只是她根本不知道,钻进被子的这个动作对男士来说就是赤、裸、裸的邀请!

  乐向笛只花了几秒钟时间就除去了身上的障碍,“宝贝!”他进入被窝从后面环、住欧若诗,并在她耳边呢喃,热气轻、触在她的耳廓。

  欧若诗全身软绵绵的,很无力,就这样毫无抵抗的被紧紧拥入怀中,靠在背后坚实的胸、膛上。

  乐向笛把欧若诗翻过来朝向自己,他的吻似印章般一个一个落在欧若诗的脸庞上。

  欧若诗紧闭双眼,一动也不敢动,满脑子都是两个声音在对抗。

  羞耻派不停的告诉她:拒绝他!推开他!

  豪放派毫不在意的说:迎合他!拥抱他!

  更新最'd快rx上*酷匠o网

  羞耻派继续劝说:这样算什么呢?没名没分!你真的要把这么宝贵的那啥就这样贡献掉?

  豪放派反驳:什么宝贵的那啥?!都快奔三的人了,还是老、处、女一枚,说出去多丢人!

  羞耻派拿出妈妈的态度:妈妈说过,那啥在新婚之夜给自己的老公才是最幸福的!

  豪放派不以为然:哈哈!如果你不能保证未来老公也是第、一、次,那你为啥要傻傻的为他守、身?

  羞耻派无力的说:那不一样!女人应该要矜持!要洁身自好!

  豪放派已经懒得与她争了,只催眠道:看,他多帅啊!多温柔啊!要是错过了这一次,下次还有没有机会都不知道呢!别顾虑了!接受他!拥抱他!你还等什么?!你不是不想做老、处、女了吗?

  羞耻派还想说什么,已经被欧若诗自动屏蔽了。

  对,不做老、处、女!内心的独白给了她勇气,她忽然睁开了眼睛对上了乐向笛,眼里充满那种从未有过的欲、火。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帅,这么美的?细长的眼睛射出来的眼神简直勾人心魄!鼻子坚挺而精致!嘴巴的弧度永远上扬,带着一抹妖媚的邪笑!

  如果今天不抓住机会,后面就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了!想想有多少女人都在打这个男人的主意啊!

  嗯,不错,应该要抓住机会!就算不能天长地久,也要有个曾经拥有!

  乐向笛,从头到尾可都是你勾、搭我的!我只是顺便解决一下自己的私事而已!总之,我就不客气喽!

  欧若诗心血一涌,脑袋一热,猛得伸出双手搂上乐向笛的脖子,将自己的嘴唇递了上去。

  乐向笛先被这举动震惊了一下,然后就欣然接受了。环在她背后的手指轻轻一勾,罩、罩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摘了下来……

  两人躲在被窝里,欧若诗身上剩下的衣物被一件件丢出被窝。再看那原本清晰的两条身、躯,这时候已经变成了重叠的一条。

  一声輕呼,最后一道防线被冲破,欧若诗完成了28岁老女孩变成小女人的蜕变。

  虽然说这个世界上是不是那啥的观念已经没那么严重了,但当一个男人得到自己深爱的女人,并且这个女人从来就只拥有过这一个男人的时候,没有男人会不激动,会不兴奋!

  “宝贝!……你是我的宝贝……”乐向笛低喃,动作轻柔,不停的安抚。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一切才停止。可能是太过兴奋,又可能是用力太猛,乐向笛一直大口喘息着。

  反正对欧若诗来说时间很长了,她现在全身骨头像散了架似得,白皙的皮肤上到处是点点红。

  终于摆脱一直被人诟病的“老、处、女”这个名号了!欧若诗怔怔的盯着天花板上金黄色的复式大吊灯,心情各种复杂!

  没发生什么的时候,自己只是希望能“拥有一次”。现在一次已经拥有了,该离开的时候,她心里却在苛求想要天长地久!

  看来,人类都是贪心的,永远不知满足!

  不知不觉,一滴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滴在了紧紧贴着她脸的另一张脸上。

  乐向笛感受到冰凉的水滴,抬头却见欧若诗在流泪。

  “怎么了?”他兴奋还没过去,焦急又接踵而至:“你不喜欢我对你这样?”

  他一开口,欧若诗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更加滚滚而来。

  不应该啊!刚才不也主动了吗?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

  “别哭!”见她眼泪多了,乐向笛的心一下慌了,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

  他哪里懂女人噢!至少这一刻他不懂欧若诗!

  只要他越温柔,越善解人意,欧若诗就越希望能拥有。只要一想到很快就会变成原来一样,她就好难过!

  “别哭!别哭啊!”乐向笛把她搂在怀里,轻啄她脸庞,吻去泪滴:“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你是弄疼我了,不过心疼比过身体的疼!欧若诗在心里回答,却怎么也说不出口。难道和他说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恐怕会被他嘲笑吧!

  算了,什么也不说了!欧若诗用手擦了擦眼泪,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推开乐向笛。

  乐向笛被推到一边,没有做什么行动,只是静静的,好奇的看着欧若诗要做什么。

  而欧若诗用被子的一角包住自己,小心移动着到处找衣物。

  “你想去哪?”他一把抓住她,又拥入怀中,全身圈住她,不让她动弹,口气里略微带着点生气。

  “还能去哪?回到我该去的地方!”欧若诗也有点负气。

  什么叫该去的地方?就是那个老色狼开的房间吗?

  乐向笛火气加重,霸道的拒绝:“哪都不准去!你是我的女人!就该呆在我的地盘!”

  “我是你的女人!那你是我的男人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