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乐大酒店,乐向笛凝望着这五个闪烁着金光的大字内心感叹。要不是为了欧若诗,他是肯定不会踏进一步的!

  老头,我这可不是在向你妥协哦!他在心里默默念叨,好像这样他老爹就能听到似得。

  乐向笛本打算直接去欧若诗的房间和她见面,但一想自己是堂堂大男人,而且现在又到了自己家,怎么能和自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开的房间里见面呢?!考虑再三后他还是决定再沾一次老头的光,估计老头明天就会杀过来吧!

  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胖妞,我来啦!

  此刻,欧若诗手里拿着手机蜷坐在床上一直在等待,她的心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正常的心跳,相反只要她一想到乐向笛离她越来越近,她心跳就越来越快。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比如见到乐向笛要什么状态,继续不理他?还是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以上司对下属的平淡态度?

  可是乐向笛为了她都找过来了,还继续不理他是不是有点过分?如果对他态度以上司对下属的态度,他又会不会失望呢?

  啊~好纠结!

  这时,“铃铃铃铃铃......”电话声再一次想起来,打断了她的思路。

  乐向笛!欧若诗紧张的看着手机屏幕,心又加快了两拍。怎么办?来了吗?接了要说什么?说什么?说什么?

  哎!你倒是接啊!她敲了敲自己的头,鼓足了勇气接通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呼吸和说话声音:“欧若诗,在干吗?这么久才接电话?”

  “没,没有啊!”欧若诗赶紧否认。

  “快!快到顶层来!”乐向笛没有继续深问,只是催促她让她快点上去。

  可是,是顶层耶!欧若诗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顶层是钻石总统套房,据说里面除了有卧室,起居室,厨房,还有游泳池,电影院,桌球室等等娱乐场所。租住的客人完全可以把这个总统套房当做自己的家一样用来会客娱乐,因为酒店会给你配备厨师,管家,佣人和司机。还听说房间里什么东西都是金子做的,包括水龙头和马桶。另外,出入用的是专配的私人电梯。

  我听错了吗?真的是顶层?欧若诗根本不敢想。

  “去顶层干吗?”她小心的打探。

  那头的乐向笛已经等不及了,反而像是她的领导一样发话:“快点,别废话!给你一分钟时间!”

  “啪”一声,电话挂了。

  欧若诗还想说什么,但已经没有机会了。

  如果按她原来的脾气,如果换个人,她想自己是绝对不会去的,但只是如果。现实嘛,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乖乖的听话,真的只用了一分钟时间。直到私人电梯到达顶层,门打开时,她都还不敢相信是乐向笛叫她来顶层的。

  从电梯出来,正好面对总统套房房门。欧若诗站在门口,怔怔的盯着房门,久久不按门铃......“咔”,门打开。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右手,她甚至还没看清是谁,就被抓进去了。

  “啊!”事情太突然,欧若诗吓得惊叫了一声。

  “是我!”熟悉,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乐向笛将欧若诗“壁咚”在墙上,身体几乎贴上她的,他俯视着这个这两天让他牵肠挂肚的小女人。在他眼里,她还是那么美!那么诱人!她好香,这种香味似乎能勾起他的欲望。

  欧若诗抬头,对上了那双狭长,充满感情的眼睛......好柔情,好温暖,她像个雪人似乎要化了。心跳!心跳!

  “你......”她轻启朱唇才说了一个字就被这个男人吻住了。

  樱桃红般的小巧嘴唇和嘴唇微启露出的粉红桃花舌,这两样对乐向笛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所以他才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吻了下去......这......这太快了!不行!

  “唔......”欧若诗脸通红,双手顶着乐向笛的胸想推开,却被乐向笛以一只左手直接锁在了她自己的头顶之上。

  “唔......”双手被扣,欧若诗只好扭腰,用身体的力量来挣脱他。

  放开我,人家还没准备好呢!这是欧若诗的内心独白。

  臭女人,不乖!看来需要好好调教!这是乐向笛的心里独白。

  不管欧若诗的反抗,乐向笛又以右手环住她的腰,用力向自己的方向一顶,然后她就被牢牢的禁锢在他怀中,再也动不了了。

  “唔唔......”她左右摇晃自己的头,表达自己的抗议。

  每次吻都要这样偷袭吗?人家都没准备好!哼!

  难道她不喜欢这个吻?

  见她反抗的这么强烈,乐向笛有些小小的担心,只好暂时放开了她的唇,手却还是继续扣着她。

  “呼...呼...”欧若诗被吻得差点窒息,好不容易被放了,赶紧多呼吸几口空气。

  有这么夸张吗?乐向笛轻笑,给她时间让她多缓缓。

  “放开我~~”咦?好像被吻得太深,明明应该暴跳如雷冲他吼的,可是发出来的声音偏偏却软的像奶油,又甜又香!

  “我不放!”乐向笛霸道的拒绝。

  ea酷}匠:…网%首!u发2

  “你怎么知道是我?”欧若诗觉得奇怪。

  乐向笛指了指旁边的显示器,画面显示的是门口,原来乐向笛一会站在这守着她。

  “那个……”

  咦,能说话,看来缓好了!小妞,谁叫你嘴唇这么柔软,像棉花糖,我要再来一次!

  乐向笛低头又吻下去,好像在宣示她是他的!他要一直吻,吻到她妥协!

  “唔唔......”又来!

  哼哼,小女人还想反抗,这次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了!

  乐向笛在心里窃笑......这个吻更深,刚才还反抗的欧若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融进了这个吻里。

  身体的反应很直接,最不会骗人!乐向笛早已松开了她的手,改成双手环住她的腰。

  而她......嘘......她应该还没发现自己也环住了他的腰吧!嘻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