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歪歪扭扭的斜在一边,胖子的裤子已褪到了小腿处,手指间夹着冒着青烟的香烟。

  刚脱了裤子,点了烟,本来应该要享受这人生中的两大乐事的。要不是这个熊孩子忽然冲进厕所,搞那么大的动静,他也不会吓一大跳被烟呛到咳嗽,话也说不清。再被误会需要救援,连厕所门也被踹了,最后自己就这么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啊!你个臭流氓!”胖子由惊悚转化成羞羞,脸涨得通红。第一反应就是扔掉烟,快速抓起裤子护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矮油!一个大男人声音这么刺耳!

  想到欧若诗也曾经骂过他流氓,不过她只让他觉得可爱。这个胖子嘛,乐向笛捂住耳朵皱眉......真的是噪音,而且画面让他想吐!

  酷m…匠%m网x唯一正版;,x其1…他都是盗"版Q{

  但自己也是有错的,等胖子冷静停止叫声后,他赶紧安抚加道歉:“对不起!不好意思啊!我什么都没看见......”才怪!

  “别过来!你出去!出去!......”胖子摆手,阻止乐向笛继续朝他过来。

  “好好好!别激动!我不过去!我出去!我出去!”乐向笛一边安抚一边向后面退。

  这场景,这画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干啥啥呢!具体情况请广大读者自己脑补吧,哈哈!

  “发生了什么事?”第三个声音闯进厕所。

  乐向笛抬头寻声过去。

  只见高俊挂着伤的脸摆出夸张的暧昧表情,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你们这是......是在搞......”他故意不把那个字说出来。

  “哎呀!没脸见人啦!呜呜呜呜......”胖子看到又多了一个人出现,羞愧交夹。一副哭闹,不能活的妇人样子和他的外型太不相配了!

  咦~太恶心了!真受不了!

  “闭嘴!”乐向笛和高俊难得这么一致,同时喊出口制止噪音继续。

  “你们…欺负人…啊…”胖子头一偏,翘个兰花指,低头轻声泣哭。

  “我…”乐向笛举起拳头,想海扁胖子一顿。不是他暴怒,实在是因为太受不了了!这胖子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你除了动手,就不会别的了对吗?”高俊嘲讽道,淡定的拿出手机对胖子现在的囧样从不同的角度拍了好几张照片。

  看得乐向笛目瞪口呆,“那你这又是在干吗?难道你有什么特殊癖好?”想到这,乐向笛就得意的笑了。好啊好啊,你有特殊爱好就不能抢我的小胖妞了!我双手双脚赞成你!

  幼稚!高俊没理他,反而直接靠近胖子,用听起来很平淡,实则是威胁的语气说道:“为了保障给公司不吸烟的同事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也为了阻断火灾隐患,避免火灾发生,公司明确规定吸烟只能在吸烟室!你跑到厕所吸烟,严重违反公司规定,我可以举报你。但我不是小人,看你样子又像是初犯,只要你不跟你舅舅乱打小报告,我就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否则,哼哼,你的照片就……你懂得!”

  “我不说!我不说!”胖子连连点头答应。

  好极了!高俊輕扬嘴角,转身离开,经过乐向笛时直接无视,当他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喂!刚才到底是什么意思嘛!你为什么拍他?为什么怕他打小报告?他是谁?后台很硬吗?”乐向笛压着火气,一路跟到休息室,对着高俊劈头盖脸的连问了几个问题。

  高俊装作没听到,自顾自倒水,找了个位置坐下,还哼了几句小调,就是不理他。

  “我耐心有限,你不要无视我了行不行?你不就气我揍了你几拳吗?我跟你道歉!再说你不是也打我了?!”乐向笛一屁股坐下从兜里掏出几个创口贴递给他:“诺,给你!”创可贴是他进厕所前去医务室(也叫资源科,跟个小仓库一样,笔啊,本子啊,工作服等等都在这里面领)拿的。

  ……刚才还疯了一样“咬”人,现在又正常了。高俊看他还算真诚的样子,就收起了无视他的面孔,转而正视他:“你干吗忽然这样?我好不习惯!”

  乐向笛硬是一把把创可贴塞进他手里:“叫你拿你就拿!难道还要我帮你贴啊!”

  “那到不用了!”高俊把玩着创可贴,各自退一步,脸也不僵着了,说道:“离胖子远点,他是采购部的人,但他舅舅是稽核部的主管常经理。这胖子别的本事没有,打小报告的本事却很大,公司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就立马和他舅舅说了。要是被稽核部抓到把柄,扣工资什么的就是小事,严重点就是开除!”

  乐向笛忽然想到今天打架的时候,这胖子好像也在人群中观看。

  “那你刚才拍照,让他闭嘴的事就是早上我们......”

  不等他说完,高俊点点头。

  “你怕被开除?”乐向笛怎么看高俊都不像是个孬种的男人。

  “怕啊!我现在工作已经有了方向,再努努力就有晋升的可能了。不过......”

  高俊没有继续说下去,乐向笛已经懂了,却还是问:“因为欧若诗?”问出来是因为想让高俊在他面前坦白。

  “对!我被开除大不了再找工作,重新开始!但我不想因为我的失误而影响欧总!”高俊承认并娓娓道来:“欧总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她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明明考上了重点大学却没有去念,把读书机会留给了她弟弟,自己18岁就早早的投入社会赚钱养家了。从一个超市小职员慢慢做起,陪着“舒适购”从三家门店发展到现有的一百多家,一步一步走了十年才走到今天的位置,她很不容易!现在她是全公司唯一一个可以拿分红的内勤经理,眼红的人太多了,都希望她能发生点什么,然后取而代之。我帮不了她什么,能做的就是不要增加她的负担,所以今天拍照的事即使不光明磊落,我也无所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