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了,欧若诗急急忙忙冲回家。今天不想加班的,因为想早点回家收拾东西,偏偏一忙又忙晕了,忘了下班时间。幸好高俊有心,自发在外面陪她加了会儿班,然后提醒她已经加了半小时的班,该下班了。这才没有误事!

  她本来还想着下班时跟乐向笛打声招呼,一来告诉他自己要去巡店的事。二来缓解一下这两天两人剑拔弩张的关系。

  一个人的时候她也反省了,是自己太冲动,不该不问青红皂白,劈头盖脸就骂他的。毕竟他是助理,可能真的有事呢!就算退一万步讲,即使他什么事也没有,就冲他是男人这一点也不好那样对他,应该要给他些面子的!

  不过因为下班晚了半小时,欧若诗走出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只看到高俊一人,别人都走了,包括乐向笛。

  应该是去给小猫庆生了,欧若诗心想。

  要不要打个电话跟他说一下?!

  算了!他现在正开心呢,几个美女围着他,何必打扰他的兴致!就算现在打电话过去,他也没心思听!看来,一切还是等巡店回来再说吧!

  虽然心中是那样想的,但是一路回家时欧若诗都在心里期盼希望回家后,就能看到乐向笛已经在家等着她了!然后他能再和以前一样腆着脸,厚着皮跟自己开玩笑!

  不过,这一期盼在进屋后就彻底粉碎了!

  果然不在!欧若诗失望的再次扫视了整个屋子,生怕自己看漏了哪里!

  结果当然依旧失望!

  没时间了,要抓紧!欧若诗跟以前一样从橱柜里拿出一盒方便面,然后从冰箱里找出根香肠,简简单单的吃了点。

  之后快速洗澡换衣服,再拿出好几套衣服扔在床上,一件件对着镜子照。经过了纠结,终于选定了要穿的五套衣服,快速塞进了箱子里。剩下的衣服已经来不及整理进衣柜了,就先扔在床上吧!

  OK!可以走了!

  哎呀,不行!欧若诗差点忘记洗漱用品,因为她不喜欢用酒店里的,所以只要出去住就要自己带。

  急急忙忙装了部分洗漱用品和化妆品,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没装?

  没有了。这时再看时间…嗯!现在打车去机场时间差不多!

  “铃铃铃铃铃…”悬着的心刚放下来,手机正好响了。

  一看,原来是高俊!

  “喂,欧总,你出发了吗?”

  “准备出发了!有什么事吗,高俊?”

  “奥!没什么!……欧总,……”

  “嗯?说啊!”

  “欧总,路上注意安全!还有,注意保护自己!”

  高俊关心的话语传来,欧若诗心中温暖:“好的!谢谢!”她想了一下,决定再交代他一件事:“高俊。”

  “欧总,你说。”

  “我巡店的事只通知了你,麻烦你跟乐向笛转告一下我这几天出差!告诉他部门的事让他也关心一点!你的事情太多,把我的事情分配他一部分,他有能力做的!”

  电话那头高俊沉默了一会儿,回道:“好的!我知道了。”……

  “铃铃铃铃铃…”刚挂断电话,手机才被塞进包包就又响了。

  谁啊?难道是乐向笛吗!

  欧若诗赶紧抓起手机,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是田总,她心情继续郁闷。

  “喂,田总您好!”

  “小诗,你准备好了吗?我已经打车到你楼下了!好了就快下来,我们一起去机场。”电话那头传来田清凡催促的声音。

  “奥!好了好了!我现在下来!”欧若诗没想到田清凡会亲自打车來接她,容不得自己考虑太多,屋子也没收拾就出发了。

  “小诗,这边!”田清凡远远的跟她招手,脸上笑的很灿烂。

  欧若诗拉着行李,闻声加快步伐。

  “來,我帮你!”田清凡亲热的帮她把行李放进后备箱。

  “谢谢田总!”

  好巧,乐向笛手里提着一大包东西从另外一辆计程车上面下来。

  正好看到田清凡打开计程车门,很绅士的请欧若诗坐进去。

  “欧若诗!”他眼睛发光,火的要杀人!

  “先生,找你钱。”计程车司机递过几张零钱。

  只见田清凡从另一边上了车,“啪”关上了车门,车子启动……乐向笛心一紧,还管什么零钱,撒腿就追过去:“欧若诗!别走!”

  欧若诗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像是乐向笛的声音,回头看…

  “小诗,这次辛苦你了,要你赶夜路。”好巧不巧的田清凡又冒出来说话。

  欧若诗立刻调转头看向田清凡,礼貌的笑着回答:“不辛苦!不辛苦!”

  田清凡开始了他得长篇大论,欧若诗心思还在刚才得声音上。

  是听错了吗还是真的是乐向笛?!她在心里一遍遍自问。

  乐向笛努力追车,远远的跟着车跑了一小段,只可惜车还是从他眼皮下远去了!

  “呃啊!”他恶狠狠的把手里的东西重重的砸在地上,东西洒落一地,原来是他们两个日常要吃的果蔬,零食……砸完不够泄愤又狠狠踹一脚,踹得远远的,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神情异常颓废!

  该死的女人!该死的老头!奸夫淫妇!他不知道在心里呐喊了多少遍。

  酷匠a网Rs唯一\2正t版,其/他都s是1)盗版G

  “先生,找您的零钱!”不明所以的计程车司机把车开到乐向笛面前,继续递钱给他。

  乐向笛抬头怨恨地看着这个计程车司机,看的他发毛。

  “先生!你,你没事吧!”

  刚刚就是司机!就是计程车司机把我的女人送走了!送进了别的男人的怀抱!我再快一点,快一点就好了!就能阻止她了!

  他懊恼,在心里自责,甚至把这一切都归类到“计程车司机”这个身份上。

  “你把欧若诗弄到哪去了?你把她找回来!找回来!”乐向笛不顾形象,红着眼对这个老实的司机吼叫。

  又是一个被爱所困的痴情人!

  司机直接把零钱扔在乐向笛面前,并抛來可以谅解且同情的眼神:可惜了这么帅的小伙子!之后便启动车子扬长而去了。

  “笨女人!傻女人!臭女人!”你就这么急着找男人吗?做小三也无所谓?

  “呃啊!”他又发出一声低吼,将钱捡起撕了个粉碎。

  自己喜欢的女人已经上了别的男人的车,钱还有什么用!

  欧若诗!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