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向笛踏出电梯,走至房东家附近,便瞧见房东门口处站了两个黑衣保镖。

  不好!他心里暗叫一声,老头来的真快!还好,那两个保镖没瞧见他。容不得自己多想,乐向笛转身跑至电梯处,死命按了几下按键。电梯上来的真慢,多等一秒他都觉得是灾难。

  此时房东已经从屋里走到门口,毕恭毕敬,点头哈腰的为一位看上去不到六十的男人引路:“乐先生,这边请。鄙人为你上去开门。”

  乐向笛听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已经在靠近,还伴随着房东客套的奉承话。

  关键时刻,电梯上得这么慢!算了,不等了!

  他拖着包包,迅速推开旁边的小门,从楼梯间一路向停车场跑。边跑边在心里暗骂房东,平时对他们这些房客吆五喝六的,让他修理什么东西次次都推三阻四,没有一次是积极的。而今天……哼!今天算是让他见着了真真正正的小人面孔了。

  还好,乐向笛当过兵,跑10层楼梯也不算什么,就是箱子难弄了一些,如果没有箱子,他可以跑得更快一些。现在也还哈,差不多3分钟的光景,他已经把3个包包放在了后备箱,自己也很安全的坐在了驾驶座上,开车疾驰而去……

  而此时,房东已经打开了那个单间的房门,小心的伺候着说道:“乐先生,请进!”

  这位被叫做“乐先生”的男人,就是乐向笛的亲爹——乐天成。他开创的百乐集团,旗下涉及餐饮,娱乐,商场,甚至工业,制造等一系列项目。其中餐饮,娱乐,商场等项目都已经走在了国际顶端。

  他可是商界名人啊,这房东不巴结才怪!

  威叔跟在乐天成身后,其他八个保镖很有秩序的排在左右两边。

  乐天成默不作声,在环顾了房间之后,发现桌子上干干净净,什么东西也没有。心中已然知道儿子已经人去楼空了,但他还是点头示意威叔。

  威叔一下就明白了这老主子的用意,他立即打开柜子查看。柜子里也干干净净的,连只袜子都没有留。

  “看来,这小子又跑了。”这是乐天成来到这里说的第一句话。

  刚才不管房东怎么阿谀奉承,他都没有接他的话,全程都是由威叔转达自己的意思。

  “哎呀,怎么人都不见了!我真的不知道这情况啊!乐先生,您相信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可不敢欺骗您!”房东怕大老虎生气,会发威到自己头上,赶紧解释。

  其实在乐天成眼里,房东根本连只蚂蚁都不算!可怜他一点这种意识都没有,还叫嚣着惹得乐天成心烦。

  “别吵!”威叔喝止他,房东吓得赶紧停了口。

  “老爷,现在怎么做?”威叔问下一步行动。

  要不是为了儿子,他才不会到这种地方来呢!这里小的连他家的厕所都比不上,还站了这么多人,儿子又没逮到。

  乐天成脸上已经流露出不悦,这个地方让他觉得心太闷,他一秒都待不下去了,真不知道自己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宝贝儿子怎么能住的下去的。

  “继续找!不过,这次找到了不要惊动他,先回来报告给我!”乐天成一边发号施令,一边离开这个鸟笼子。排成两排的保镖见老板行动,也即刻行动起来,前后左右将他保护在中间。

  “是!”威叔跟在其后,点头回应。

  一行人渐渐远去。房东看着这阵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过了几分钟,他才跑到窗户口向下看。只见乐天成一行人已经上了车,一排炫酷的高档车启动起来,走得越来越远。直到车子消失,房东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没想到,自己的租客里竟然有一个商界皇太子!早知道就好好招呼,拍拍马屁了说不定还能捞些好处呢!

  只可惜,这皇太子招呼不打就走了。还好我聪明,叫他付了几千元押金,现在这押金白赚喽!嘿嘿!

  典型的小人物!

  欧若诗在家里整理了碗筷厨房,又跑到那个空置的房间细细查看了一遍。昨天晚上整理过,还是挺干净的。哦,对了。欧若诗想起来把柜子里放的零散的东西整理了一下,放进其他地方。然后用抹布将桌椅又擦了一遍,地板再擦一遍。嗯,这样就好了!

  做好了一切,欧若诗将自己扔进沙发里,静静的等待乐向笛。好期待哦!她几乎在幻想未来的日子是怎样的精彩了,还有吻,还有......色女!欧若诗拍拍脑袋,将那些自己脑补的不雅镜头全都拍掉。

  你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太饥渴了吗?

  不,不是!我不是色女!我只是不想继续做老处女!对,就是这样!

  欧若诗自己在心中自问自答,自言自语,发现自从认识乐向笛之后她就完全不是平时的自己了。好害羞啊!想着想着,一个人又捂住了脸,不能见人似得。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他回来了!欧若诗从沙发上弹跳起来,三两步打开门。

  果然是他,乐向笛的笑脸出现在眼前。

  “东西都整好了?”欧若诗淡定的多此一问掩饰内心的开心,并帮忙乐向笛拖行李。

  酷匠y“网*永-久免@#费_=看!小说6

  “嗯,都在了。”

  两人就说了这两句话就默不作声了,只是很默契的把东西拿到空房间整理起来。

  不一会就整理好了。

  欧若诗又多此一问:“没有行李要整理了吧?”

  “没有了!”乐向笛收好手里最后一件衣服,又找地方安置箱子。

  怎么这样了?完全和自己想的不一样!欧若诗有点小失望,退出了房间。从冰箱拿出一盒樱桃,洗干净之后放在茶几上。自己则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躺在床上。没多一会听见水声,估计乐向笛在洗澡了。

  乐向笛奔波了几个小时,身上出了一身汗。只想快点整理好东西,然后痛痛快快地洗个澡。根本没注意欧若诗就这么一会功夫,心情会有这么多的变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