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啊,我还想占你......这房子的便宜呢!

  乐向笛在心里哀嚎一声,只好也扔下碗筷,跑去安慰欧若诗。

  只见她睫毛弯弯,肤白若雪,胸口微微耸动……啊,好让人有欲望啊!乐向笛只觉得下腹紧了紧,一团火气上涌。要不,再亲一口吧,反正也亲了两次了,他心里无耻的想。

  突然,欧若诗感觉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袭来,逼迫她睁开眼睛。只见这个男人已蹲到沙发旁边,头低到与她脸只差5公分的距离,只要她动一动,两人就会碰上。欧若诗不敢动,而乐向笛依然柔光注视着她。

  此情此景,欧若诗脑海冒出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亲我吧!亲啊,亲啊!

  乐向笛盯着她看了会,真想亲下去。可是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在离开工作之后竟然可以这么无邪,根本不像快30岁的人。为了不让欧若诗觉得自己是个彻底的色狼,他还是隐忍了下来。

  “欧总,”乐向笛打破沉寂,浅笑了一下说道:“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想,想租你的房子住!”说出正事,他不敢再看那位的眼睛,赶紧坐到一边去,消散一下心中的冲动之火。

  没有被吻,欧若诗失望的坐起来,心中恼怒自己刚才竟然那么想,真是太丢脸了!

  不过既然他没有讽刺自己的意思,那也就没什么好生气的了,只是心中疑惑不解:“你为什么要租我的地方,你不是有地方住吗?”

  乐向笛见她不生气了,心也就放了下来,又露出嬉皮笑脸说道:“我租的地方到期了,房东不肯再租给我。我看你这不是还有一个房间吗?要不你租给我算了。”

  租给他?欧若诗脑中闪过一个声音:好啊好啊,租给他!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另一个声音说:不行啊!你一个黄花大闺女,和一个大男人同住传出去多丢人?

  支持派又说:现在什么年代了?再说人家只是租你的房间,又不是和你睡一张床,有什么好怕得!

  反对派说:那也不行!孤男寡女住在一起,要是发生点什么,吃亏的总是女的!

  支持派:哼,这年代还是处女才丢人呢!传出去没人夸你贞洁,只会笑你没人要!你想被人笑?还是抓住机会泡个小帅哥?

  反对派:这...这...我不想被人笑!

  支持派打败了反对派,狡黠的笑了笑:这就对了,还等什么!

  等什么!欧若诗此时满脑子都是: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被人嘲笑!老处女!老处女!我不要做老处女!

  “欧总,欧总...”乐向笛已经等了5分钟了,看欧若诗呆住了,不知道她想什么想这么出神。

  伸出手在欧若诗脸上掐了一把,简直能掐出水来。吃到痛的欧若诗“啊”了一声,惊醒过来。

  “你想什么呢?”乐向笛笑问。

  “没,没什么!”欧若诗做贼心虚,总不能跟他说:我想打你主意吧!

  “考虑的怎么样?房租你按正常市场价算我的好了,我也会遵守你的规矩,好不?”反正一定要拿下你……这里。

  呃,欧若诗没想过收他的房租。因为她有别的用心,那怎么好意思收人家房租呢?

  “那好吧!房租再说,你什么时候搬过来?”

  乐向笛差点跳起来,蹦三尺高。他兴奋的说:“当然是越快越好!我现在就去回去整理东西。”老头的动作可快了,他当然要赶紧行动,免得被老头当场抓包。

  虽然欧若诗怀着鬼胎,也很希望,很高兴他能早点住进来。不过,现在就搬是不是太快了。她还没准备好呢!

  哪里容得她想那么多。乐向笛饭都不用吃了,立即站起来行动:“欧总,你在家等我。我去去就回来。”语毕,人已经在门口穿鞋了,可见动作是有多快。

  欧若诗急忙站起来,追出去:“要不要我帮你?”

  门关上瞬间,传来一句:“不用了!”

  欧若诗转身背靠门,平静的脸上慢慢浮现笑容,然后浮夸的大笑起来:“啊哈哈哈...”想想有机会抛去“老处女”这个职称,真是睡着了也要笑醒啊!

  “叮咚,叮咚,”忽然门铃响了。

  是谁呢?欧若诗转身开门,夸张的笑容继续挂在脸上。门开。呃,笑容停止,没想到已经回去的乐向笛又去而复返了。

  此时此刻,一手搭在门框上,一手插在口袋里,低着头帅气的说道:“欧总,把你的车借我好吗?”原来刚才乐向笛太兴奋,急着跑出去,完全忘记自己是坐着欧若诗的车一起回来的。走到电梯门口才想起来,所以又回来问欧若诗借车拿钥匙。

  “奥!好!”欧若诗故作冷静,从桌上取来钥匙递给他,心中默念希望刚才的表情他没有看到。

  Z…酷匠%F网o唯◇;一E\正pJ版F,+其z他都是/盗版y

  接过车钥匙,门又关上。乐向笛回想刚才瞄到了欧若诗的表情,看她嘴巴咧那么大,看来也是欢迎自己的。想到这,他的心情就雀跃起来,身体也随着心情跳了起来。

  欧若诗在猫眼里看到乐向笛兴奋的一个大跳,差点又笑出来。还好自己及时克制自己,捂住了嘴巴。

  心情真好,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一直照到若诗的心里,今天的相亲阴霾一扫而空。她哼着小曲,轻步走进厨房,整理起冷锅残炙。一边收拾,一边手上动作加快。动作当然要快点喽,等会儿还要再看看那个房间还有什么需要整理的。

  而另一边也是心情大好的乐向笛一路也哼着歌,不知不觉就回到了自己租的单间里。这里是房主专门为了租房而弄的简装修,当然不如欧若诗自己精心设计装修的房子好了,乐向笛有种越看越不顺眼的感觉。

  衣服,鞋子,整理了3个大箱子。再看了看整个房间,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了,乐向笛就关上门去下面一层找房主,把钥匙还给人家之后,就彻底与这里告别了。

  欧若诗,等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