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小姐,怎么不吃?你的最终目的不就是好吃懒做,找个男人骗吃骗喝,混日子等死吗?”方寻恶心兮兮的塞了一块牛排在嘴里,高高在上似得想羞辱人。

  “u酷$L匠网YM唯$9一正版Bu,其k他jl都X是*h盗版4

  欧若诗拿起橙汁决定浇那个猪头一头……“欧总!”乐向笛忽然出现在欧若诗面前:“你怎么来到这种餐厅?让我好找!你的车已经保养好了,车钥匙给你!”他将刚才拿到的车钥匙放在桌子上,好让对面那个恶心的男人看到上面的标志。

  xx车的标志,至少要两三百万那样子!方寻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欧若诗一看见乐向笛就像看到救星,再听他说话发现他真的是来救自己的,心里别提多开心了,握橙汁的手很自然的松掉了。

  她看了看那车钥匙,豪华车啊!这车哪来的啊?她心中疑惑了一下,当然不会表露出来,这个时候还是要先配合。

  “小迪!你来了!”欧若诗站起来,笑着对方寻介绍:“方先生,这位是我的助理。不好意思,唐突了!”

  “哦,没事。你好!”方寻站起来,手在身上擦了一把,递过去握手。

  乐向笛没伸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自顾自和欧若诗说话,使得方寻好尴尬。

  “欧总,我已经在百乐国际餐厅订好了海鲜大餐,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怎么来这里吃了?我们现在过去吧!”乐向笛说的是最高档的国际餐厅,势必要把她的派头甩起来。

  欧若诗总算可以笑得开怀了。不错,这小子到底是王小慧带出来的,她的助理关键时刻就是可以帮她,也算没选错人。

  “奥,我只是来见见这位朋友,没打算在这里吃饭!”欧若诗应承,假意抱歉的对方寻说道:“不好意思,方先生!我要先走了,这牛排你自己慢慢享用吧。”乐向笛配合的拿起她的包包和钥匙,二人一起走。

  “稍等,欧小姐。”方寻忍不住叫住她。

  欧若诗解了气,笑靥如花:“方大主任还有什么事?”

  “你刚才,刚才说的...三万...是怎么回事?”他声音小的跟蚂蚁一样。

  “哦,那个啊!我说的是月薪!”说完,转身就走。连“拜拜”都没有说,因为她根本就不想再见到这个人。简直是一个脑残嘛!

  留下的方寻懊恼的摊坐在位置上,又狠狠的吃了一口牛排。

  “老...”威叔看到乐向笛一个威胁的眼神,立即把“大”字吞进肚子,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小主子走了。这个女人是谁?老大干吗这么帮她?晚点调查一下,回去告诉老爷,嘿嘿。

  踏出餐厅,两个人走了一段路。沉默了一会的欧若诗感谢道:“谢谢你帮我解围!”

  刚才还挺严肃的乐向笛此时又恢复了一脸不正经:“就这样感谢我啊?”

  “那你要怎样感谢?只要我能做到!”欧若诗发现自己单独和乐向笛在一起时,心情会自然而然得好起来,而且现在也不讨厌他不正经的样子了,反而会觉得他挺可爱的。

  “请我吃海鲜大餐呗。”乐向笛开玩笑的说。

  “走!现在就去。”欧若诗心情很好,所以对他的要求格外大方。换做平时,她会考虑一下看看。

  乐向笛只是说说,没想到她这么大方。不过,他才不想去那个屁国际餐厅呢,那样不就是自投罗网吗!

  “算了,最近肠胃不好,不能吃海鲜。如果你有诚意的话,就亲自做给我吃吧!”他随便找了个借口。

  欧若诗脸微红,在光射下显得特别好看:“走吧!”她也不扭捏,算是答应了!

  “去哪?”乐向笛还没有开窍。

  “回家给你做!”欧若诗率先走在前面,满脸笑意。

  乐向笛愣了三秒,这才心领神会,笑盈盈的追了上去:“诶,欧总,等等我!”

  ……欧若诗带着乐向笛去就近的菜场买了菜,然后回家做。等到开吃的时候,已经一点了。

  “哇~哇~”每端上一个菜,乐向笛都夸张的叫一下。

  欧若诗一共做了三菜一汤,一个西葫芦炒肉丝,一个糖醋排骨,一个清炒苦菊外加一个西红柿蛋汤,都是家常菜,也是她比较拿手的。

  将饭盛好端给乐向笛,再盛自己的。这幅场景,真的好像小夫妻一般。

  乐向笛早就饿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真好吃!这种家常菜,这种氛围,他已经多少年没有感受过了,没想到今天还能感受到。

  哎,也不知道威叔那老家伙怎么找到自己住的地方的!估计家里那个老头很快就会找上门来,看来又要搬了。乐向笛心中有些乱,也不说话。

  “对了,你刚才拿出来的XX车钥匙,车是你的吗?”欧若诗不知道他此时内心有这么多想法,边吃边问。

  “呃,”乐向笛想了下,事情有点复杂,这个领导容易多心,还是决定先别说真相了:“不是!是一个朋友先放我这的。”

  欧若诗点点头,也没有继续盘问。哪里知道这个男人已经在打她房子的主意了。

  有两个房间,房子打扫的干净,设施又齐全。还能和这个女人朝夕相对,享受家的氛围,这个地方太棒了!乐向笛已经打定主意要住过来。

  “欧总,你一个人住会不会太寂寞啊?有没有想过找个人陪你一起住啊?至少能打发寂寞啊!”

  这话其实没问题,但听在欧若诗耳朵里就变成问题了。欧若诗以为乐向笛在讽刺她今天的相亲,脸立马拉下来了:“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急于找个男人安抚自己的寂寞吗?”

  刚才还好好的,一下拉下脸来打了乐向笛一个措手不及,也怪自己说话触碰到她今天的敏感了,忙解释:“我没有那个意思啊!我只是关心你!...”

  “你关心我,我们又不是很熟,你干吗对我这么好!分明是想讽刺我。”欧若诗扔下碗筷,跑到客厅躺在沙发上:“你请便吧!”说完,闭上眼睛假睡,也不管乐向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