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结束,又忙了一会,转眼4点了。

  酷n`匠`t网正√_版x首e发8》

  好饿!欧若诗揉揉肚子。中午的时候真不应该为了那几个小丫头说的话生气,都没怎么吃东西,现在饿的要命!真亏!

  “咚咚”,敲门声。

  “进来!”欧若诗捋了捋头发,端正坐好,抬头见进来的是她的冤家。

  乐向笛关门,反手将门锁上,另一只手提溜着一个袋子,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

  “干吗锁门?”欧若诗警觉的问道:“有什么重要的事非要锁门才能说啊?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该不会是什么凶器吧?”她边说边往转椅后面躲了躲。

  看她那副德行,乐向笛觉得好好笑,又起了戏弄她的心,油嘴滑舌的说:“是啊!这是凶器,我用它来撑死你!”边说边不客气的坐了下来,又小心翼翼的将袋子打开,拿出两个盒子。原来是一份炒饭和一份她最爱的糖醋排骨。

  “喏,给你吃,然后撑死你就是我最终的目的!”乐向笛不正经的说道。

  好香,欧若诗吞了口口水,来的真是时候!这小子真不错,高俊随口说一句糖醋排骨是她的最爱,他就记住了,也算是个有心的暖男。可是公司明确规定上班时间不能吃东西啊,他这是明目张胆与公司制度对着干!

  “我不吃!”她选择站在公司规章制度上,咽了口口水,宁愿挨饿:“你不会不知道公司明确规定上班时间不能吃东西吧。”

  “知道啊!”乐向笛点头“但是你中午没怎么吃东西,我怕你饿。反正已经买了,你好歹吃几口吧!”他这口气有点像在哄孩子,耐心又亲切。

  欧若诗心里暖暖的,内心又作着强烈的思想斗争。毕竟一边是五脏庙不停的抗议,一边是公司的规章制度不能违反。

  斗争了5秒钟,欧若诗还是摆了摆手,说道:“拿出去吧,真的不吃!”但心意已经领了。

  乐向笛露出一个大大的失望表情,但他还是不想放弃,继续说道:“吃吧,你不吃我就来硬的啦。不然,我喂你。”

  喂我!欧若诗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乐向笛才不管她什么表情,什么想法呢,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饭,作势就要喂她。

  “不行,不行!真的不能吃,这样违反规定的,我要以身作则。”欧若诗躲开,对他的行为却发不出火,两个人的口气和动作像是小情侣在打情骂俏。

  乐向笛脑瓜子一转,继续纠缠道:“你早就已经违反规章制度了,还拿什么腔?”

  “我什么时候违反了制度?”这人怎么反咬一口呢?好,我看你怎么胡说八道。

  “我问你,办公室里陈嘉,林欢她们偷偷吃零食和点心,这事你知道吗?”他问。

  “知道又怎样?”这事当然知道了,但她们毕竟是女生,年纪又不大,工作能力还行,只要她们不公开挑衅公司制度和她的权威,偷偷进行还是能原谅的,所以每次欧若诗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

  乐向笛说:“你既然知道,那为什么不对她们进行通告批评和罚款?你纵容下属违反公司制度,就等于你认同她们的这种行为。她们做就等于你当领导的做了,懂吗?既然都违反了,那也不多这一次了。吃吧!”他说的头头是道。

  话虽然有点拗口,但仔细想想还真的挺有道理的。乐向笛容不得欧若诗反驳,直接将饭塞进她嘴里。差点被呛的欧若诗刚想骂人,瞬间满嘴饭香充斥,拉扯着她每根神经,看来她真的是饿惨了,这只是最普通的炒饭而已啊。骂是骂不出来了,还是大口的嚼着米粒,吃着排骨吧。

  “怎么样?好吃吧!”乐向笛满足的看着她嚼起了炒饭,然后又舀了一勺,递过去说:“来,多吃点!”

  “我自己来!”欧若诗鼓着嘴巴,抢过勺子和炒饭,大口吃起来。还顾什么制度啊,祭五脏庙要紧。

  乐向笛喜滋滋的,看她吃的那么香,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看别人吃饭吃得香,自己也会饿。还真是的,乐向笛忽然也觉得好饿。“给我吃一口。”他张嘴,等欧若诗喂,丝毫没觉得这么做很奇怪。欧若诗很顺溜的喂他,饭进嘴的时候两个人才觉得这个动作太过亲密,暧昧。

  乐向笛自己脸皮厚无所谓,只是怕欧若诗尴尬的吃不下饭,于是选择出去:“你慢慢吃,我出去了。”

  欧若诗点点头同意,他继续呆着的话,自己是真的吃不下去了。

  正在这时,门又“咚咚”响了。两人吓一跳,对望了一眼,赶快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把炒饭和排骨藏在桌子底下。

  最后一口也来不及细嚼就吞了下去,胡乱的擦了擦嘴,端坐好。

  乐向笛开门,来人是高俊,手里捧着一盒糕点走了进来。

  “呃,小迪也在啊!”高俊有些意外。

  “恩,在和欧总聊些事情。”乐向笛随便找了个理由。

  “聊完了吗?”这句其实在说:请你出去一下。

  乐向笛点头:“恩,我出去了,你们聊。”走之前瞟了一眼高俊手里的东西,原来是慕斯蛋糕,花样做的很漂亮。乐向笛心里很不是滋味。

  碍事的一走,高俊立即把蛋糕献宝似得拿给欧若诗:“欧总,你中午饭没怎么吃,來吃点蛋糕吧!”

  欧若诗语结,怎么回事?以前虽然高俊对她挺好的,但也没有这么积极啊。现在怎么都怪怪的!

  “呃,谢谢!就放在这吧,我现在不饿,稍后再吃。”

  “嗯嗯,记得要吃噢。”高俊不忘叮嘱一声,才出了办公室。

  欧若诗拿出炒饭和排骨,与蛋糕并排在一起。看看这,瞧瞧那。很理所当然的把蛋糕放进抽屉,继续吃她的炒饭和排骨。

  突然有种错觉,这怎么像在选人啊?欧若诗愣了一秒,继续吃。

  心里自我安慰:什么选人!排骨是我的最爱,而且和炒饭一起都被我吃过了,当然继续吃这些了。对!就是这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