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等乔一夕开口打招呼,眼尖的姚夏白便看到了款款走来的她。

  “一夕,哈哈哈!你都不知道外边现在都传成什么样了。行啊你,摇身一变就是乔氏的总裁了!”

  好歹也算是和乔一夕有了过命的交情,姚夏白待在这栋别墅里面竟然一点儿都不感到拘谨。甚至于还大步的走向乔一夕,好像兄弟一般想要狠狠的拍一拍她的肩膀。

  谁知道他的动作还没有完成,刚才还在门口站着的保镖竟然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面无表情的抓住了他的手。

  姚夏白顿时一阵恶寒,急忙的将自己的手给收了回来。

  “没事的。”乔一夕淡淡的跟面前的保镖说道。这才又看向姚夏白,眼中带着一丝歉意。

  “不好意思,是他们太过紧张了。”

  “放心吧,我明白,我明白的。”姚夏白乐呵的摇了摇头,并没有纠结于这件事情。

  上一次在摄影馆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姚夏白猜测乔一夕一定是遇到了危机到生命安全的大事,所以别墅才会如此防备。听说乔一夕这几天出门的时候,也都有保镖随时护卫着呢!

  这样的待遇,就算是L市数一数二的企业家都未必会有。

  “一夕,我们今天来其实是为了庆祝你成为了乔氏的总裁。这几天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我和夏白就只能来这里找你了。”

  这是司晨一脸温和的走到了姚夏白的身边向乔一夕说道。

  乔子衫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司晨的确十分的疯狂,甚至于还产生了自残和要对付乔子衫一家人的阴狠想法。

  可是在医生和朋友家人的帮助之下,司晨还是从乔子衫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事情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司晨自觉已经没有资格站在乔一夕的身边了。但是作为乔一夕的朋友,司晨却还是会无条件的站在乔一夕的身边。

  如今变得如此狼狈的他好像除了乔一夕已经找不到生活的意义了。

  看着司晨和姚夏白两人眼中的期待和欣喜,乔一夕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不过乔一夕倒是没有想到,这两个前来要为自己庆祝的男人,竟然还给自己准备了礼物。

  “你们这是做什么?”乔一夕无语的看着姚夏白和司晨,简直不知道应该说他们什么好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当上了乔氏的总裁要如何如何庆祝。不过看到姚夏白和司晨开心的模样,乔一夕心里面其实还是十分温暖的。

  “不过就是一个小礼物。上次你的车坏掉了,虽然错并非全在我这里,但是我觉得作为一名男士,还是应该尊重体贴一下女士。迟来的新车,还请乔总裁笑纳。”

  看着姚夏白咧开的嘴巴,乔一夕只能点头接受。这个混蛋,笑的那么开心做什么?牙白啊?不过话说来,姚夏白的牙齿的确挺白的,而且整个人看起来也十分的阳光。

  “一夕,你刚刚接手乔氏,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出来就是了。”一旁司晨也毫不客气的说道。

  还别说,乔一夕这几天正烦着关于乔氏的事情呢!

  当下,三人便坐在花园里面开始聊天起来。

  而此时回到欧洲,一直待在病房里面的封欧却一直冷着一张脸,眼睛里面全是冷漠。

  “你在L市躲了那么久,难道忘记了你哥哥的仇了吗?”

  “你当年就不应该活着。如果不是你的话,你哥哥就不会死了!”

  “……”

  一声声毫无感情的话语竟然是从封欧最亲的母亲嘴巴里说出来的。

  封欧麻木的躺在床上,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身受重伤回来之后,妈妈的第一句话不是关心自己的伤势如何,反而是在提醒自己这些年来自己必须背负的责任和负担。他必须要承担起奥斯顿家族的一切,包括哥哥的仇。

  哥哥!那是他最敬爱的哥哥,他难道不想为他报仇吗?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自己的亲情就随着哥哥的死去一起埋藏起来了。

  他要给哥哥报仇,要让尼尔森付出所有代价!封欧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在L市的所有的欢歌笑语好像都不曾存在过一样,此时回到欧洲的封欧更像是一具冷冰冰没有丝毫感情的尸体。

  }更~新u-最快@%上,5酷)匠…网

  “我以奥斯顿家族的继承人发誓,我一定会为哥哥报仇,一定要手刃害死哥哥的所有凶手。”封欧麻木的说着从小到大说过无数遍的话,直到他的妈妈冷漠的转身离开。

  许久,封欧这才摸着胸口。似乎在感觉到心脏的跳动,而后嘴角才勾起一丝柔和的笑意。

  而此时在L市的乔一夕在和司晨,姚夏白两人进行了谈话之后,却觉得受益颇深,对如何处理乔氏的问题也有了大致的看法。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乔一夕还是询问封欧特意留下来指导自己的保镖之一。

  乔一夕的身边有四名保镖,身手了得不说,情商智商都十分厉害。有他们在身边辅佐,如果她还是没有办法成长起来的话,她自己都没有脸去见封欧了。

  乔一夕对商业上的事情可以说得上是一点即通,那种天赋无一不让人心生感叹。

  短短一天的时间,乔氏的所有蛀虫直接被拔了干净。可是当他们背后的大人物们纷纷出现为他们说情质问的时候,不过短短十多分钟的时间,那些大人物却都灰头土脸的回去了。

  乔氏一场大换血启动,可以说得上是人人自危。

  可是人人自危的同时,也代表着机遇的到来。许多人为了像新任的总裁证明自己的能力,无不卯足了劲的工作。

  本来还担心因为大肆裁员而到底公司里面怨声载道的乔一夕看到公司的人不仅没有闹起来,反而还焕发着一股欣欣向荣的气息。

  乔一夕再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容。

  封欧,你知道吗?我已经将乔氏给拿下了。相信我,在我的带领下,以后的乔氏一定会是铁板一块。封欧,你等我,等我来找你。

  每天,乔一夕除了处理乔氏的工作之外,还会凑空调查二十年前实验室那场大火的真相。

  经过搜查,乔一夕这才知道,如今还在乔氏待着的知情人士就之后一直以乔宏兴的心腹之称的黄祥易。

  黄祥易一直都是乔宏兴的忠实走狗。成为了乔氏的总裁之后,乔宏兴也没有忘记了这位肱股之臣,直接将他提到了财务部总经理的位置上。

  当然,这两个人狼狈为奸,利用乔氏可没少捞好处。特别是黄祥易,利用自己的身份暗中挪动乔氏的公款已经好几次了。可是奇怪的是,每次在紧要的关头总是有人帮他一把,将乔氏的漏洞给堵上。

  要知道,黄祥易这个男人这一年沾染上了赌博,可以说得上是花钱如流水。就算是乔氏财务部总经理的这个身份,也没有让他有所收敛,甚至于他的赌瘾越来越大,甚至连公司的人都有所耳闻的地步。

  这一次,因为调查乔宏兴的事情,黄祥易也免不了遭殃,被下了监狱。看着手中的名单,乔一夕在黄祥易的资料上划上一个大大的叉叉。这才看向了下一份名单。

  这份名单上面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但是从照片的成色来看,俨然是十多年前的照片了。可想而知,过了那么久,照片上的男人早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

  这名男子叫做邵鑫。当年在实验室里当一个门卫。二十年前因为实验室发生了大火,他虽然侥幸逃脱,但是却没有办法再在乔氏待下去。

  因为他本身对生物学的知识还算了解,辞去了乔氏的门卫职务之后,竟然去了一所普通的中学当了一名生物老师。十多年的时间,名声倒还算不错,也算是一名硕果累累的老师了。

  乔一夕将对方的资料放到另外一边,又开始看下一份资料。

  这份资料……

  也不知道是乔宏兴太过自信了还是其他,他竟然没有对当年在实验室工作过的工人进行大清洗。

  当然,也许私下进行过威逼利诱。或者说,当年的事情,这些人都是不知情的人,所以没有必要为他们花费心思。

  不管如何,乔一夕都决定要找出当年实验室大火的证据。

  如果这一切不是乔宏兴做的最好,如果真的是他做的,她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仔细的对着名单,乔一夕发现这里面竟然有几个是司盛跟自己提到过的名字。乔一夕当即在上边细细标注着什么。显然是准备要寻找他们了。

  谁知道第二天,乔一夕准备去找他们的时候,公司的门口却被许多的记者给围堵起来。

  见此,乔一夕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关于我就任乔氏总裁的事情,前两天不是已经开过新闻发布会了吗?为什么这些记者全都跑到公司门口来了?”

  在众多围堵记者的保安中,一个男人气喘吁吁的回答道。“乔总裁,这件事情好像和您就任乔氏总裁的事情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们好像是为了封欧先生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