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二爷,说道好听是个少爷,说的不好听,就是连爹妈是谁都不知道的野种罢了?

  每次听到这些,乔一夕都是紧紧的拽着拳头,弱小的她就连反驳也十分的苍白。更别说要让向来阴损恶毒,牙尖嘴利的华彩怡退步了。

  可是她现在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反驳的乔一夕了。她再也不会允许这些混蛋随意的谩骂自己的家人。绝不!!

  看到乔一夕眼中的杀意,华彩怡吓了一跳。可是脸上的痛楚却清醒明白的告诉她,她被乔一夕给打了。被一个她从小就看不起,从小就鄙夷谩骂的小贱人给打了。

  华彩怡气愤的指着乔一夕叫道。“你敢打我?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打我?你……啊!!!”

  华彩怡话还没有说完,乔一夕便再一次扫了一个耳光过去。这一次的耳光响亮的连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禁了声。

  “一口一个贱人的,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这就是作为乔氏儿媳妇的标准吗?简直是给乔氏抹黑!”乔一夕冷冷的说着,又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这些年来你和乔宏兴的所作所为,我已经让人调查出来了,你用不着否认,否认也根本就来不及了,人证物证俱全,警察现在应该就在楼下等着,你还是自觉点自首吧!”

  “你这个贱人胡说什么?这都是你污蔑我的!别以为有封欧在你的身后当你的靠山,你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污蔑人了。我告诉你,现在我才是乔氏的法人代表。乔氏的一切都由我说的算!”

  华彩怡一点也没有迟住教训一般,仍旧是一口一个小贱人的叫着。甚至在后面说起自己已经是乔氏的法人代表,并且乔氏如今的掌舵人是自己的时候,华彩怡的脸上还扬着得意洋洋的笑容。那副模样,分明就是要乔一夕等着瞧。

  可是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心中却觉得好笑。此时的华彩怡简直就像是一个小丑一般,在众人的面前傻兮兮的表演着自认为完美的剧情。殊不知大家早就将这一切都给看的透彻明亮了。

  “你确定你是乔氏的法人代表吗?你有什么证据。”乔一夕似笑非笑的看着华彩怡,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活该如此的同情。

  而听到乔一夕的话,华彩怡却得意洋洋的拿出了手中的文件,还忍不住大声的说道。“看到了吗?这可是刚刚乔氏的总裁乔宏兴签署的法人转让协议。这份文件代表着什么,我想大家都很清楚吧!也就是说,现在,我不仅仅是乔氏的股东,而且还……”

  看着到了现在,华彩怡竟然还能如此得意洋洋,乔一夕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按道理来说,乔氏的法人代表本来就是乔宏兴,如今由他转让的确合情合理。但是你难道不知道乔宏兴涉嫌违法操作,犯了商业罪吗?你是他的老婆,你应该很明白才是,怎么还能如此天真的在我们开会撤销乔宏兴总裁之前签署了这份协议?”

  乔一夕虽然没有说的透彻,但是华彩怡也不是一个傻瓜,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乔一夕口中的言外之意。

  华彩怡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众人,看到他们眼中闪过的同情和鄙夷之后,再也受不了叫道。“这不是真的?这怎么可能?乔宏兴这个混蛋做了什么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替他擦屁股?”

  “这就要问问你自己了!乔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进行大清洗是必然了。所有做过坏事的人自己心知肚明,华彩怡,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至于你对这份协议的解释,你还是和警察好好的谈谈吧!”

  乔一夕冷淡的说着,眼光在周围的人群流连而过,吓得其中几个心里有鬼的人忍不住往后退缩。

  没有想到自己和乔宏兴当了二三十年的夫妻了,可是到头来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乔宏兴为了逃脱自己的罪责,竟然把她给牵扯了进来。华彩怡即使平日里再怎么擅长装模作样,可是此时的伤心绝望却是怎么都装不来的。

  “乔宏兴,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你这样对我,你不得好死!!!”华彩怡大声的喊着,却被赶来的警察给带走了。

  远远的还能听到华彩怡那歇斯底里的声音,众人越发的觉得冷汗直冒。

  “乔宏兴作为一个男人,连这点担当都没有。不过我想在做的各位应该不会跟乔宏兴一样吧?”华彩怡被带走,会议仍旧继续。

  眼看着投股份的人只剩下五六个,可是偏偏他们手里的股份却是最多的,加起来竟然隐约的可以影响整个战局。

  乔一夕笑着说道。“其实我也不是想要和你们为难。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想要把乔氏给发扬光大。当然,如果你们不愿意支持我,我也没有二话。只是我希望我掌管乔氏的这段时间,众位不要与我为难才是。”

  “哼!我们还没有投票呢!你怎么就能肯定乔氏总裁这个位置,你坐定了?”其中一个老顽固忍不住气呼呼的哼了一声说道。

  他承认这些年来乔氏的名声的确是越来越差了。这一切和乔宏兴脱不了干系,但是也和他们这些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关。

  说到底,他心里面还是有一个结,认为乔宏兴就算再烂,可是他好歹也是乔老爷子的亲生儿子,这乔一夕能比吗?

  看着眼前的老人,乔一夕真是不得不佩服他的固执。因为他的老顽固,这些年来,很多事情本来都可以往好的方面发展,可是却都被他给一一驳回。仗着是乔氏的老人,他已然成为了乔氏的蛀虫之一了。

  乔一夕这次是下了狠心要整顿乔氏,眼前的这位老人自然也在其中。乔氏需要的是高瞻远瞩的领导,而不是顽固不化的不知道变通的人。

  当即,乔一夕便将身边保镖递过来的文件打开说道。“这份是本来属于我的百分之十的股份。还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不用我说,我想大家应该知道这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是怎么来的吧?”

  看到这份文件,众人脸色一变。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份文件是怎么来的?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乔氏就召开了两次的股东大会,而上一次的股东大会上,赫然有人提出要收购乔氏,如果不是乔一夕在关键时刻站出来的话,乔氏早就已经不是乔家的了。

  此时看到眼前的文件,几个老人叹了口气,只能无奈的点头,承认了乔一夕担任乔氏下一任的总裁。

  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进行的如此的顺利,乔一夕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可是她也明白,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更R:新9最快‘上,酷O匠j网#W

  那些乔氏的股东是不可能那么简单就放手将乔氏交给自己的。

  整整三天的时间,乔一夕都在接收乔氏的所有资料。看着乔氏那些通过各种关系安插进来,却没有任何贡献的人员名单,乔一夕恨恨的皱起了眉头。

  直接将这些人都给一股脑儿的拔出,那些股东难免不会小题大作。可是如果不动这些人,那乔氏和以前又有什么区别?

  就在乔一夕万分烦躁的时候,却听到敲门声传来。

  “进来。”乔一夕淡淡的说着。

  只见菲利普恭敬的走了进来,看到乔一夕仍旧埋头在那堆的快有半个成人那么高的文件,菲利普忍不住劝说道。“乔小姐,你应该注意休息,要劳逸结合才是长久的工作办法啊!”

  “我知道的,菲利普,让你担心了。我只是想要尽快的将这些事情都给搞清楚。二十年前,关于乔氏成立的那个实验室的事情,公司里面还有几个老员工是清楚的。我只有彻底的掌控乔氏,才能从他们的口中套出话来。”

  乔一夕叹了一口气,颇为头疼的说道。“乔宏兴实在是太过奸诈了,竟然事先就意识到了不对,给躲起来了。乔宏兴一天不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我想那些人是不会说实话的!不管如何,二十年前的事情,我一定要调查个水落石出。”

  看到乔一夕眼中的坚定,菲利普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再怎么劝说都是没有用的。

  不过,他现在敲门进来可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菲利普当即恭敬的弯了弯腰说道。“乔小姐,外边有一个叫做姚夏白的年轻人说要找你。”

  “姚夏白?”乔一夕一愣,有些不明白,姚夏白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虽然如此,乔一夕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下去。”

  因为接管乔氏,调查二十年前实验室大火的真相,乔一夕辞去了国家地理杂志公司的总编职位。本来以为和姚夏白就再也没有了交集,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主动的来找自己。

  走下楼梯,乔一夕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姚夏白。让她无语的是,这姚夏白是什么时候和司晨搞到一块的。这两个人竟然一起到别墅找自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